《我是按摩师》
第16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番话说得他哑口无言,他简直无法想象,常晓梅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张力维是个商人,他做了错了,最多就是赔钱,而你不同,你做错了选择,代价是非常大的。”秦岭的口气缓和了下来,有点语重心长的道:“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关心张力维和常晓梅之间那些破事,至于那个谢东,就更不要提了,随着他们折腾呗,你就踏踏实实去黄岭县干上一阵,然后剩下的事由我来处理。”
  话说到这里,几乎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知道,只要还想在体制内混下去,就只有服从哥哥的安排,所幸大哥也承诺会处理之后的事,也就是说,在黄岭不会呆很长时间,自己还是会回来的。
  只是有一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凭啥常晓梅一个电话,大哥就只能照办呢?莫非她抓住了大哥的什么把柄?
  “哥,不管常晓梅怎么说,可咱俩毕竟是亲兄弟,而且现在是在家里,你就告诉我,为啥就一定得听她的意见?难道你就不能反对吗?这一点你要不说明白,我还是想不通,就算是法院判死刑,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啊。”他还是有点不甘心的道。

  话刚一出口,正巧嫂子推门进来喊他俩吃饭,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谁被判死刑了?”
  秦岭挥挥手将老婆打发了出去,然后无奈的笑着道:“你看到了吗?在家里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有些话,别说在家里,就是做梦都不能说。”
  “有这么严重吗?说得跟潜伏里的台词似的。”他有些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
  秦岭把一根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不稳重,政治上不成熟,所以容易被人利用,像张力维那样老奸巨猾的人,他想动的,绝对不是常晓梅一个人的蛋糕。”
  秦枫沉默了,良久,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道,难道在谢东这件事上,不是我在主导一切,而是被张力维利用了?

  谢东这几天非常忙,几乎忙得不可开交。即将要来的都是北京上海的中医专家,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常局长说了,有好几位在全国都是颇有名望的,要想班门弄斧,就必须拿出点看家本事。所幸的是,他现在对奇穴治疗的理解和应用与几个月前相比,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虽然可准备的时间不多,倒也足够了。
  转眼时间已到,当天上午,在常晓梅的陪同下,五位专家兴致勃勃的抵达了中医研究院,一行人到了会议室,落座之后,常晓梅便开始一一介绍。
  五个人的名头一个比一个大,谢东也没太记清楚,总之都是什么全国、著名、教授、学者、大师之类的字眼,听得他连连咂舌。
  “这位就是奇穴治疗的唯一传承人谢东同志。”最后,常晓梅指着谢东介绍道。他赶紧站起身,规规矩矩的朝五个须发皆白的老专家鞠了个躬。
  会议正式开始了,按议程,先由省中医药大学的相关人士对奇穴治疗和常怀之做了简要的介绍,然后是常晓梅讲了下挖掘整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最后,就是谢东的时间了。
  他站了起来,不由自主感觉有些紧张,刚说了一句各位领导,居然发现声音都略微有点颤抖。
  “我们的小谢有点紧张。”常晓梅在下面说了一句,大家都笑了,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我确实有点紧张。”他笑着说道:“从来没在这么正式的场合讲过话。”说完,他掏出准备好的讲稿,还没等张口,突然被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打断了。
  “小伙子,我们大老远过来,不是来听讲座的,这样吧,咱们来个直截了当怎么样?你也不用讲,就给我们几个老家伙露上一手,让咱们看看奇穴治疗到底神奇在哪里吧。”
  这个要求其实并不过分,几个人都是中医方面的专家学者,跟他们讲来讲去的,实在是效果一般,想打动这些人,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绝活亮出来。
  他看了一眼台下的常晓梅,只见她微微点了下头,于是便笑着说道:“有一件事,我事先声明下啊,我不具备执业医师资质,所以,不能为大家治病,只能在我自己身上给诸位老师做一个简单的演示。”

  说罢,他打开针包,将老九针取了出来,依次从中挑选了四根最小的,然后平静的道:“各位老师,我不是科班出身,只能按照针法演示一下,至于这种针法将来如何应用临床,就得靠你们开发整理了。”
  “你先介绍一下吧,要演示什么针法?”老者笑呵呵的道。
  “常真人传下的鬼王十三针中,其中有一套龟息养针法,非常神奇,通过针刺特定的奇穴,能够达到控制脉搏和呼吸,让人体处于一种假死状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
  这句话一出,立刻在全场引发了一阵骚动,连几个专家也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开玩笑吧,天下真有这样的事?控制心跳和呼吸,该不会出啥意外吧,几个人赶紧凑在一起商量了下,然后又转过来征求常晓梅的意见,不料常晓梅却显得胸有成竹,连声保证绝对不会出任何意外,让大家放心观摩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可为了安全起见,在专家的建议下,还是将急救人员和设备准备都叫了过来,一切就绪之后,众人都表情严肃的看着谢东,搞得他反倒有点不自然了。

  “没事的,大家放心。”说完,他便开始在自己身上用针了。与在看守所那次不同,他这次选取的穴位全都集中在腋下,片刻之后,四个金针入体,他朝大家微笑了下,然后便缓缓躺在了事先准备好的急救床上。
  大家纷纷围拢到床边,其中一位专家熟练的抓过他手腕,开始号起脉来。过了大概十分钟,号脉的专家手一抖,谢东的手臂软绵绵的垂了下来。众人顿时大惊失色,纷纷伸手探鼻息、摸颈动脉,忙活了好一阵,额头上全都冒出了一层汗珠儿。
  尽管亲眼见过类似的场面,但常晓梅还是有点紧张,她吸了一口气,朝救护人员做了个手势,早就目瞪口呆的医护人员这才反应过来,呼啦一下拥上前来,又是心电监护,又是氧气的,一股脑都挂在了谢东身上。
  仪器是不撒谎的。一经连通,马上显示出了结果,心跳、血压、呼吸,基本都处在一个非常低的范围值内,低到完全可以用死亡这个字眼来形容谢东目前的状态。
  咋办?众人都傻眼了,需要抢救吗?几个专家和中医研究院的领导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常晓梅。

  常晓梅还算镇定。其实,她事先和谢东沟通的时候,反复强调过,不论做啥样的演示,一定要保证绝对的安全,不过,在谢东提交的方案里,并没有这项内容。也许是这小子故意卖弄吧,上来便整了这么一出,虽然有点措手不及,但总还不至于乱了手脚。
  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她对自己道,看了一眼心电监视仪上的数值,虽然非常弱,但起码都还有,这就说明是受控制的。
  “大家不要着急,以前我曾经亲眼见识过这种情况,不会出意外的。”她低声说道:“不需要抢救,一切都是他的主动控制状态,我们还是观察一下再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