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54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年轻人每人手持一条双节棍,三下五除二,没用半分钟的功夫,十来个人便被打得抱头鼠窜,剩下几个实在跑不了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秦枫就坐在不远处的汽车里,亲眼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他扭头看了看脸色铁青的丁老四,用异常不满的口气道:“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这就是你所说的没问题?”
  丁老四脸上的横肉不停的颤抖,显然也气得够呛,被秦枫这么一说,伸手从后排座位上拽过一个旅行包,拉开拉链,从里面取出一支锯短了枪管的猎丨枪丨,哗啦一声推上子丨弹丨,然后开门便要下车。一条腿刚迈出去,却被秦枫硬生生扯了回来。

  “别***给我惹事了。”他恨恨的说了一句:“开车,走。”
  商务车立刻启动,像一头黑色的怪兽,眨眼便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打架吃了点亏,他并没有太在意,反正被打的也不是自己,顶多是以后再找个机会打回来就是了,可是,另外一个问题却让他心里有个大疙瘩。
  看来,谢东这小子要成气候了,处处有贵人相助啊,以后再弄个什么科研项目负责人,更加得瑟没边儿了,按常晓梅的设想,一旦奇穴治疗的开发挖掘能取得突破的话,没准还能申请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呢!真要是如此,那这小子就不是咸鱼翻身的问题了,简直成了跳过龙门的鲤鱼!
  娘个狗篮子!他在心里骂道,分明是条泥坑中的烂泥鳅,咋就成了跳过龙门的鲤鱼了呢?就那副尖嘴猴腮的形象,真要让他成了气候,岂不是给全省人民丢脸吗!他越想越生气,最后把这场伏击战的惨败全都记在了谢东头上。
  本来嘛,这小子也在现场,跟那个什么搏击教练搂脖子抱腰的,没准这个时候正在眉飞色舞的吹牛逼呢!

  不行,绝对不行,只有我才是秩序的制定者,我才是真正的精英人士,像谢东那样的垃圾,只配在泥坑里继续做泥鳅。
  想到这里,他猛的对司机说道:“靠边停车。”
  司机赶紧一脚刹车,将车停到了路边,他看了一眼丁老四,冷冷地道:“我要跟张哥说点事,你们俩都回避一下。”
  丁老四当然不敢多问什么,连忙和司机下了车,走得远远的,生怕多听到一句。
  拿出手机的一瞬间,他还是有些犹豫,只要这个电话打出去,常晓梅全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但是,如果不动她,那谢东就会在这个女人的庇护和关照下,越来越不好对付,这是他更加无法容忍的。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如果常晓梅不倒,将始终是自己政治生涯中的一个巨大阴影,无论将来如何发展,都很难摆脱这个阴影的控制和影响。
  与其尾大不掉,不如现在当机立断了,他默默的想道。总不能一辈子受一个女人的压制,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想要当好人,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成功学大师不是经常讲嘛,想要站得高,不仅要打败身边的竞争对手,更重要的是必须将爬在你前面的人拽下来。
  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拨通了张力维的电话。
  听他讲完,张力维很平静的道:“你能确定明天她还拎那个包吗?”
  这个……在他的记忆中,常晓梅很少更换手包,尤其是目前拎的这个,好像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换的,这个包不是很扎眼,所以一直在用。明天上午她去市里开会,更不可能换其他的包了。”略微想了下,他又接着道:“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下午应该去北方医院搞调研,这倒是的好机会,毕竟医院里乱哄哄的,比较方便你的人做手脚。”
  “好吧,如果明天她还拎那个包的话,你发信息告诉我下。”张力维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他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忧伤。打开车窗,深秋寒冷的北风顿时涌进来,在车厢里盘旋呼啸,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或许明天常晓梅的时代就要结束了,在不久的将来,取而代之的则是我的时代,他默默的想道……
  按照常局长的指示,如果脖子上的印记还没有彻底消除的话,第二天是可以不用上班的。所以,他特意穿了一件高领衫。
  当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往常晓梅房间看了一眼,门开着,显然人已经到了。没多大一会,常晓梅快步走了出来,在路过他门口的时候特意拐了进来
  “不是告诉你不用来上班了吗?”她道,随即发现了高领衫,随即微微一笑,用一种欣赏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微微点点头。

  “不错,挺精神的。”她道,然后转身朝门外走去。
  随着常晓梅走出门去,他的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还是那个包,鼓鼓囊囊的样子,估计信封仍在夹层中。
  他拿起手机,略微斟酌了片刻,给张力维发了一个信息,信息只有两个字:没换。
  整整一天,秦枫都坐立不安,到了下午,更是焦躁到了极点。眼看就要下班了,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几乎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抓起来一看,居然是常晓梅的来电。
  一瞬间,他也不清楚自己内心到底是遗憾还是庆幸,总之复杂的难以用语言来表述。
  “小枫啊。”常晓梅用这个称呼时,一般有两种情况,其一是身边没什么人,再有就是心情比较好,显然,今天是二者兼而有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路南法院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目前他们内部对谢东案的分歧很大,一部分人认为原告所说的两本书事实不清,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其真实存在,所以决定暂不宣判,让原告再提供有力证据。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吧?”

  又是这个傻逼,他在心里恨恨的骂道,分明就是在钻空子,居然还让他得逞了,法院这帮人也是笨蛋,有什么可争论的,直接让法警把这小子一拘,不出三天,乖乖就把书给送上来了。对待这帮社会渣滓,讲什么人权和法制,就得来硬的!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随声附和道:“确实是个好消息,那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
  常晓梅有些得意的道:“我已经跟北京和上海的几个中医研究机构沟通过了,他们对奇穴治疗这套东西也挺感兴趣的,打算跟我们联合搞一个科研课题,等条件成熟了,再正式申报科研项目。法院这一拖,正好给我们提供了操作的时间,我想了,这件事就由你负责,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搞起来。”
  由我负责!堂堂卫生局局长助理给一个高中毕业的江湖骗子搞后勤,将来出了成果,功劳还要记在你的头上?简直是笑话。他不由得在心底发出一阵冷笑。
  “我听你的。”他淡淡的道:“对了,你还在北方医院吗?”

  “是啊,刚刚才散会,正准备回去呢,咱们一会见面在详谈吧。”常晓梅说罢挂断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