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10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笑了:“五个小时前,你们的国务卿亲自下令终止行动,可是你依然铤而走险,要在全世界观众面前炸掉体育场,难道不服从命令成了中情局的保留节目,上校,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现在已经被列为失控人员,没人会为你的死报复的。”
  米勒上校不说话了,正像刘子光所说的那样,西萨达摩亚发生的事情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国务卿阁下审时度势,命令中情局停止一切行动,但自己因为收了索普的好处,于是决定搞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把在场所有歌手、政要都炸死,以图引起更大的混乱,但不幸的是他失败了。
  “给我们的上校预备好睡袋了么?”刘子光一招手,立刻有人抬上来一个大麻袋,他们七手八脚的把米勒上校塞了进去,然后往麻袋里铲了很多的石灰,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
  “既然加入cia,我想您早就有了被神秘失踪的心理准备了,上校,不送了。”刘子光拍拍米勒的脸颊,转身出去了。

  可怜的米勒上校被抬上了一条渔船,连夜开到海上,麻袋被人一脚踹进了海里,星空下的几内亚湾很快恢复了平静,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西萨达摩亚的大选在联合国的监督下再次举行,这次的竞争者分别是来自美国的自由民主党主席阿方索.佩雷斯和本土的前首相马丁.欧巴马还有风头最劲的黑马,来自中国的保王党主席刘子光阁下。
  有人提出质疑,说刘子光不是西萨达摩亚人,按照法律不能参加竞选,但这个质疑很快被驳斥的体无完肤,刘子光已经注销了中国国籍,现在不但是西萨达摩亚的合法公民,还是西国最大的慈善机构的管理者,国王的教父,圣胡安的保卫者,击败库巴叛军的英雄,如果他不配参加竞选,那就没有拥有资格。
  刘子光的竞选纲领很简单,他承诺当选后给全国每个少年儿童一台平板电脑,每个家庭一台液晶电视,每个成年男女一个工作机会,而且月薪不低于八百美元
  反观他的竞争对手,佩雷斯除了会叫嚷几句民主自由之外,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硬货了,他本来就是米勒上校花钱雇来的傀儡,上校失踪以后没人给他提供支援,失败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至于马丁,更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他的主要作用就是牵制佩雷斯,保证刘子光当选。
  保王党的竞选杀手锏是一个电视短片,身戴镣铐的刘子光在电视上向媒体宣布,将自己所有的财产捐献给西萨达摩亚人民,下面的文字说明,这是首相候选人在遭遇冤案时做出的抉择,他本可以用财产换来自由,但却义无反顾的献给了非洲人民,这样无私、伟大、崇高的人,选择他做西萨达摩亚的首相,是人民的幸运。

  此招一出,无人能敌。民意调查显示,保王党的得票率预计领先对手50个百分点,必胜无疑。
  西萨达摩亚全国人口不超过五十万,由于非洲国家的死亡率和生育率都很高,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占了多数,有选举权的成年男女不超过二十万人,一天之内就能投票完毕。
  所有的选票都是联合国监督下印制的,投票点由维和丨警丨察保护,所有选民在投票之后手上都会涂上特殊的油彩,防止舞弊发生。
  选举在三天内进行完毕,刘子光以有效票数的89%高票毫无悬念的当选。
  一个华裔当选非洲国家的首相,这么具有轰动效应的新闻竟然被xwlb选择性的无视了,不过有关部门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所有关于刘子光被判死刑的网页全部一夜之间消失,江东省高院重新审理了此案,经过警方的补充侦查和检方的重新取证,确定穆连恒才是杀害陈汝宁的真凶。
  几天后,一纸判决撤销通知书用挂号信送到了江北市至诚小区一栋楼房,家里没人,防盗门上积满灰尘,邮递员蹲下身子,试图将信塞进门底。
  对门的房门开了,一个趿拉着拖鞋的布裙少女歪着头看着邮递员:“叔叔,你在干什么?”

  头发花白的邮递员叹口气说:“法院的通知书来晚了啊,这家的孩子怕是已经执行死刑了,你是邻居吧,帮着收一下可以么?”
  温雪接过信封,签了字,目送邮递员离开,此时已是盛夏时节,知了在树上鸣叫,屋里老式电风扇在桌子上摇着脑袋,老温坐在桌前不熟练的操控着一台苹果电脑。
  “爸,我想去非洲。”温雪坚定的说。
  老温现在的身份和以往大有不同了,从西萨达摩亚回来之后,晨光厂就收到了雪片一般的订单,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纷纷要求订购他们的巡航导弹和无人侦察机,厂里整天忙的热火朝天,陆天明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任命老温为晨光厂的总工程师。

  来自新加坡的风投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转手就把股份卖给了国家兵器工业集团,晨光厂从一个二线城市的频临破产企业一跃成为国务院直属的军工企业,先前一直被人阻挠的红钢收购计划也得以实行,陆天明的宏伟构想终于成为现实,那就是成立一个跨行业的江北重工集团。
  重组计划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不过没老温什么事,他身体不好,厂里那些琐事不用他操心,厂里为了照顾他,分拨了一辆专车供他使用,车只是普通的帕萨特,但对老温来说已经很好了,趁女儿放暑假回家,父女俩经常开着汽车去郊外练习。
  刘子光还活着的事情,是老温从非洲回来后,去北京探望女儿的时候告诉她的,那时候温雪还在住院,整个人郁郁寡欢,瘦的吓人,西医说这是受到强烈刺激导致的心理创伤,需要心理医生的辅导,中医也说这是心病,需要心药来医,老温在问了陆谨和韩冰后,找了个机会悄悄告诉女儿,其实刘子光还活着。
  温雪听了爸爸的话后半信半疑,上网翻墙看了那场和平音乐会后才豁然开朗,厌食症也没了,心情也好多了,一场大病消失于无形。
  父女俩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谁也没有透露,但这封来自法院的信却让温雪再也无法沉默了。
  “我要告诉那些邻居,叔叔不是杀人犯,他还活着。”温雪扬着信说道。

  老温扶了扶眼镜,笑眯眯的说:“你刘叔不是个俗人,难道会在乎这些人怎么看他呢,你想去非洲报喜,爸爸可以理解,不过非洲那么远,你又没有护照,还是别去了吧。”
  温雪撅嘴道:“谁说我没有护照,去年就办好了,西萨达摩亚又不需要签证,直接买张飞机票就去了。”
  “西萨达摩亚那么远,飞机票要上万块,爸爸可没钱啊。”老温一摊手道。
  这下温雪犯难了,上万块钱自己可拿不出,就算能借到,还有回来的票款呢,这可是不好解决的事情。
  日期:2018-12-1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