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4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审判长核实身份之后,王远开始宣读了他的证词。
  证词的前半部分主要讲他与孙佐敏之间的关系,大致内容谢东已经知道了,但是后半部分,却是他第一次听说。原来王远他省城创业之初,孙佐敏曾经在雄州医院有过短暂的坐诊,其间二人谈到过关于常怀之的两部书,孙表示,这是他的传家之宝,自己没有儿子,按照祖训,将来死后要留给自己唯一的侄子,后来,孙在平原县开办大道堂中医按摩诊所,与某年某月在与其吃饭的过程中,孙还多次明确表示,将来诊所也要由侄子继承经营等等之类的话。同时,还出具了他与孙佐敏的多张合影照片,其中还包括一段在雄州医院给众多医生讲课的视频。

  这些证言无疑比书面证据更具说服力,在场的很多人都交头接耳,大家都替谢东捏了一把汗,甚至有人已经在心中判定,这场官司一定以谢东败诉告终了。
  短暂休息之后,进入了法庭辩论阶段,双方都没什么有亮点可言,只是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简单交锋便草草收场了。
  法庭里的气氛有些沉重,尽管常晓梅组织了这么多人来旁听,意在营造一种志在必得的氛围,而且研究院的领导和同事也都希望谢东在这场官司中取得胜利,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作为被告一方,除了自说自话,谢东基本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证据,而法庭偏偏就是个讲证据的地方,不论你说什么,没有证据便一切都是白扯。
  最后陈述开始了。
  孙可鑫的陈述非常简单,就是希望法院公平公正的判决,相信法律最后会给他一个公道等等。

  “下面请被告人进行最后陈述。”随着审判长的话音,大家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谢东,只见他缓缓的站起了身,环视了下四周,声音不高的说道:“在最后陈述之前,我先澄清一个事实。我爱人确实在开庭之前找过孙可鑫先生,但是并不是要他撤诉,而是想让他说明一些问题,比如,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
  话音刚落,原告的律师马上向审判长提出了抗议。
  “你非但不道歉,还故意混淆视听,说什么背后有人指使,我的当事人争取自己的权益,需要有人指使吗?”
  法庭接纳了律师的抗议,指出谢东只需就本案进行陈述即可。至于公丨安丨机关已经有明确处理意见的,无须解释和辩论。
  他微微笑了下:“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简单说几句。”说完,他从随身携带的包中取出两本线装书,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淡淡的道:“我跟师傅学医十五年,他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两本书,更没有提过他还有一个侄子,这些,我都是在他去世后才知晓的。这两本书就在这里,其实,根本不需要打官司,直接找我即可,现在就可以交出来。”
  这句话一出,别说旁听席,就连审判席上坐着几位法官也颇感意外,本来嘛,要是早如此,还打官司干嘛呀?于是审判长和两个审判员小声商量了一下,示意法警将谢东手中的书取过来,交到原告孙可鑫手中。
  孙可鑫接过书,却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他打开书看了看,茫然的瞅了一眼身边的代理律师,律师赶紧也凑过去,俩人把书翻过来掉过去研究了五分钟,最后还是有点蒙头转向。
  显然,他们无法确定这两本书就是诉讼目标,尽管封面上用毛病写着《奇穴论》和《鬼王十三针》的字样。
  审判长见状直接问道:“原告,你能确定这就是你叔父留下的家传医书吗?”

  孙可鑫和代理律师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代理律师说道:“这个我们暂时无法确定。需要找专业人士鉴别才能做出最后的判断。”
  话音刚落,谢东突然冷笑了一声。
  “审判长,请原谅我开了个玩笑。”他缓缓说道:“这两本书确实是我师傅留下来的,只不过一本是皇帝内经,一本是伤寒杂病论,只不过我换了个封面而已。”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审判长当即狠狠敲击了一下法槌。
  “被告人谢东,你这样做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是无理取闹,是藐视法庭的行为。”
  “我丝毫没有藐视法庭,更不敢跟法律开玩笑,我只是想告诉大家这样一个事实,这个人连最起码的医学常识都没有,我师傅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医书传给他?当然,他提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是家传的。而且在法律上,懂不懂医术,与是否有继承权没有必然的联系,这些我都无话可说。”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低着头沉思了片刻,才继续道:“师傅是修道之人,毕生隐于江湖,淡薄名利,专心修炼。我可以拿出证据证明我才是医术的传承人,但那样做,势必会打扰得道高人的清净修为,会让师傅的在天之灵感到不安。所以,我放弃了。况且,说来说去,谁也没真正见过传说中的两本传世之作,其实,大家都误会了,鬼王常怀之的医术向来都是口传心授,根本没有什么医书,你现在起诉,说我非法侵占遗产,按照我的本意,是不想来法庭上跟你辩论,我们俩对簿公堂,实在是永春真人的一种亵渎和冒犯,看着我们这两个不肖的后人在这里争来争去,都能把他老人家气活过来!可是没办法,我只是个世俗之人,不敢违背国家的法律,所以只能来了。现在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鬼王的医书就在我心里,我就是你的财产,如果法律允许,可以把我判归你所有。”

  旁听席顿时传出一阵笑声。庄严的法庭上顿时热闹起来,审判长不得不再次敲击法槌,才让场面平静下来。
  “被告人,你的最后陈述超出了本案审理范围,合议庭对你的陈述将不做考虑。”审判长用严厉的口气说道。
  “随便吧,权当我没说。”谢东平静的说道。
  “打着法律的旗号巧取豪夺,其实是想独霸传统医学的瑰宝,这是强盗行为!”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于是场面再次混乱起来,一百来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法庭顿时变成了菜市场般的热闹,审判长见状,心中自然清楚有人在暗中指挥,反正庭审已经结束,他也无意过多纠缠,索性大声宣布,庭审结束,待合议庭合议后另行宣判,休庭!
  待审判长一退庭,研究院的同事顿时围了上来,尤其是两个助手,更加是兴奋异常,一个劲儿张罗请师傅喝酒,而谢东却很平静,他推开众人,径直走到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孙可鑫面前,微笑着说道:“师傅给我留下一封信,叮嘱在他去世之后,让我多多照顾你,上个月我还特意跑了一趟望湖县,可惜没找到你。不过,他老人家给我托梦了,我倒是在梦里先见了你一面。”
  孙可鑫愣了一下,只是低着头。倒是代理律师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装神弄鬼,起身带着孙可鑫朝门外走去。
  “大哥,我看你印堂发黑,面色晦暗,估计身体也不太好,要是有病的话,尽管找我。”望着他的背影,谢东大声说道。
  “法院要是真把你判给他可咋办?”身旁的魏霞问了一句。

  谢东想了想道:“那没办法,就只能给他当专职保健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