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4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他讲了昨天的梦,魏霞有些诚惶诚恐,她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这位心肝半仙儿,甚至有些开始崇拜了。
  “我决定了,明天去中医研究院上班。”谢东说道。
  魏霞愣了下,心中暗道,去那地方卖傻力气干嘛?总在家里闲着是不好,可真要想工作的话,去自己公司当老板岂不更合适?有心说几句,可自己刚做了件蠢事,此刻,似乎也不适合发表什么意见,也就只好答应了。

  她并不知道,此时的谢东已经今非昔比,几个月的时间,他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尽管仍旧懦弱胆小,但胸怀之大,早就可以包容天下了。
  第二天,在常晓梅的亲自陪同下,他正式在中医研究院上班了。当然,由于没有医生资质,研究院无法安排他出诊,而只是在二楼给他腾出了一间房子做办公室,还特意配备了两个年轻医生做助手。
  这令他颇感意外,同时也有些茫然。课题研究?可是研究什么?奇穴治疗嘛,其实,真的就如师傅在信中所说,不过区区万言而已,数月便可烂熟于胸,有什么可研究的呢?全身奇穴不外乎一千来个,常用者不超过百个,至于穴位的计算方式,咋一听倒是有些玄妙,其实也不过是些口诀而已,只要死记硬背下来就一切OK了,就这些东西,几天就研究完了呀?
  那除了这些,还能研究啥呢?带着两个年轻医生练丹阳功?那岂不是乱弹琴,传出去的话,搞不好连常晓梅都得受牵连。上次卫生局的那个干部都说了,气功治病,本身就属于非法行医的客观要件之一,由此可以判定,官方对气功基本是持否定态度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于是,闲极无聊,他便每天给两个年轻助手推拿按摩,不料几天下来,这两孩子神清气爽、走路带风,其中一个更是夸张,说是头天夜里打了一宿麻将,第二天上班本来腰酸腿疼脖子硬,让谢老师这么一摆弄,浑身轻松得就好像骨头上面没长肉似的。这下可好,消息不胫而走,今天来一个,明天两个,几天以后,竟然发展到连职工带家属,每天好几十人在办公室外面排队候诊,忙的时候,甚至连院长和书记都要动用手中的权利,硬加塞才能够排得上号。两个助手更是如获至宝,整天缠着他要拜师学医。

  他也没啥怨言,反正从来都是干这行的,只不过换了服务对象而已,就这样白天在医院干,晚上回家还要伺候魏霞,一天下来,倒也忙得不可开交。
  时间飞快,转眼便已经到了开庭的日子,这天早晨,他还特意打扮了下,穿上了魏霞新买的一件中式对襟的外套,罩着镜子端详了半天,除了模样还是獐头鼠目,身上似乎真有了点师傅的仙气。
  上午十点,当他和魏霞走进路南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的时候,不由得吓了一跳。
  法庭的旁听席上已经坐满了人,黑压压的,足有百十来号,再定睛一看,几乎全是自己在中医研究院的同事,更令他惊讶的是,连一向忙得不可开交的常晓梅居然也在旁听席上正襟危坐,见他进来,还微微点了点头。
  这都是谁通知的呀?正纳闷间,只见院长站了起来,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随后旁听席上忽然爆发出一片掌声。
  “师傅,我们坚决支持你,相信法律一定是公平的!”两个助手大声喊道。
  他心里一热,忽然有些感触,这有组织和没组织,差别真是太大了呀!
  原告孙可鑫和代理律师也走进法庭,他抬眼望去,孙可鑫果然和他梦到的一模一样,只是那一脸横肉似乎有些松弛,显然最近几天也没怎么休息好。
  不大一会,负责维持法庭纪律的法警和书记员走了进来,一见有这么多旁听者,不禁也有点紧张了。一般来说,除非是那些社会影响很大案件,在公开审理阶段才会有众多的旁听,普通民事案件,顶多也就是两三个亲友而已。

  虽然旁听需要提前申请,在开庭之前就已经知道人数众多,可走进法庭猛一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工作人员还是紧张得够呛,生怕闹出事端。
  在宣读了法庭纪律和查验了原被告双方和代理律师的身份之后,书记员高声宣布:全体人员起立,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大门一开,三个身穿法袍的合议庭员走进法庭。
  几分钟之后,随着审判长敲击法槌,庭审正式开始。法庭调查刚刚开始,孙可鑫的代理律师便站了起来,只见他手里那着厚厚一摞卷宗,义正言辞的说道:“尊敬的审判长,请允许我向法庭出示一下我市公丨安丨机关的审讯笔录和处理结果,因为是在我的当事人向法庭提交证据之后发生的事情,所以只能当庭提交。”
  “被告人指使其妻魏霞,纠集多名社会闲散人员,采用色诱的卑鄙手段将我的当事人诱骗到一家快捷酒店,然后非法拘禁、殴打数小时之久,逼迫我的当事人撤诉,幸亏公丨安丨机关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被告人的这种无耻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希望法庭在审判时予以考虑。”律师说完,正打算把材料递给法警,旁听席上的魏霞突然跳了起来。
  “这件事是我干的,和谢东无关……”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审判长严厉的制止了。
  “未经允许,不得在法庭上发言,我警告你,如果再扰乱法庭秩序的话,我就把你驱逐出法庭!”
  在这种庄严肃穆的场所,就是再骄横的人也会有所收敛,面对着法警威严的目光,魏霞小声嘟囔了一句,赶紧坐回到座位上。
  法庭调查焦点,主要集中在原告所提供的证据方面,其实,孙可鑫能提供的证据也不多,主要是孙氏族谱和大量的照片,证明他与孙佐敏之间的血缘关系,同时还有一份中原某地有关部门的证明,证明中明确提到,孙氏家族在当地世代行医,孙佐敏有兄弟二人,均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病故等等,总之一句话,就是孙可鑫是孙氏家族唯一合法传承人,有权利继承一切物质与非物质的遗产。
  谢东听得很认真,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次庭审,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师傅的这些身世,他想,不论官司输赢,日后都该将师傅送回故里安葬,让老人家和亲人永远团聚。
  “被告方对以上书面证据是否有疑问?”法官面无表情的问道。
  “没有疑问。”还没等王律师说话,谢东便抢先答道,说完,这才想起自己还有律师,于是赶紧笑着问道:“您说是吗?”
  王律师没有回答,而是面向审判长道:“证据本事没有问题,只是我认为这些证据与原告的主张并没有必然联系。”
  法官未置可否,只是翻看了下被告提供的答辩状,然后接着道:“被告方没有提供书面证据,下面请原告方证人到庭作证。”

  还有证人!?谢东和王律师的心中都是一惊,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望去,只见在法警的指引下,王远健步走进了法庭。
  他进入证人席,先是朝审判长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看向谢东,二人四目相对,他不禁有点诧异,本来做好了被怒目而视的准备,不料竟然发现,谢东的眼神异常淡然,就跟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