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3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青云观酿酒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朝末年,当年张天师的后人在青云观修行,临走之时留下了酿酒的古法配方。与佛教徒四处化缘不同,道教一般主张身体力行,所谓苦修。所以道观一般有些地产,当年东北地广人稀,青云观又处在深山之中,并没遭到兵乱之扰,于是道士们将多余的粮食收集在一起,再按照配方中的要求,从山中采来各种药材混合在一起开始酿酒,本来只是为了换些钱财满足日常开销,不料酒一出锅,清香四溢、甘醇无比,大家畅饮之余,便给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天师酒。

  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天师酒的名号越来越大,到了清朝的时候,居然成了御用的贡酒,老百姓根本就喝不到了。后来,道士们又在后山发现了一个天然而成的溶洞,于是便将大量酿好的美酒封存其中,每封存一批,便由观中主持道长诵经半月加持功力,如此循环往复,到了解放前,洞中的美酒已经百年有余了。
  解放后,酿酒活动便停止了,溶洞也被荒草掩盖,随着年长道士的仙去,逐渐也就无人知晓了。
  “此酒存放百年有余,又有历代真人功力加持,吸天地之精华,寻常人饮用不过是强身健体而已,如果是修道之人喝了,则对功力大有裨益,只是我万万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功效。”玄真道长说罢,也不禁连连称奇。
  原来如此,谢东这才搞清楚自己功力突飞猛进的原因,不由得心头大喜,又与道长攀谈多时,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正要起身告辞,手机却响了起来。
  “你跑哪里去了,咋不在家好好歇着?”魏霞在电话里略有不满的问道。

  他赶紧报告了自己的位置,魏霞一听他在青云观,也连忙换了口气,小声说道:“那就赶紧回来吧,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谢东应了一声,起身朝玄真道长深深一揖道:“不知道道长明天是否清闲,弟子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请教您。”
  “我本修道之人,只求清净无为,每天都有时间,欢迎你随时前来,坐而论道,不亦快哉!”玄真微笑着说道。
  他再次一揖倒地,这才出了精舍,仰头望去,银杏树已经被夕阳染成了一片火红。身后传来玄真道长那清脆悠扬的声音。
  “一住行窝几十年,蓬头长目走如癫。海棠亭下重阳子,莲叶舟中太乙仙。无物可离躯壳外,有人能悟来生前,出门一笑无拘碍,云在西湖月在天。”
  从这天开始,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每天都去青云观,听玄真道长讲解道医之术,甚至有几天魏霞忙的时候,他索性就住在观中,白天听道长讲解经文,晚上便盘膝打坐,修炼丹阳。
  在此期间,常晓梅来过多次电话,催他回省城,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都被他以身体不适拒绝了,就连林静和秦枫的婚礼,他也只是托父母捎去了礼金,自己并没有出席。

  为此,魏霞还颇有些不解,为了这丫头,你连肾都摘了一个,可现在结婚这样的大喜事,咋又不去了呢?他只是淡淡的笑了下,正是因为这个,我才不去的。
  “我可不想让林静永远背负着一个沉重的包袱,既然已经过去了,最好忘记这件事吧。”
  魏霞听得张口结舌,愣愣的看了他半天,喃喃的说道:“以后不能让你再跟这帮老道混在一起了,听你说话这股劲儿,咋感觉现在要成仙似的,这要是有一天,你突然就长出翅膀,扑棱棱就飞了,那我可就赔大了。”
  “放心吧,我长不出翅膀,就算真长了翅膀,也飞不出你的手心。”他笑着说道。
  玩笑归玩笑,可水厂那边一忙起来,魏霞根本就顾不上他,他也乐得清闲,每天照旧去观中闲坐,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在玄真道长的指点下,他对奇穴治疗有了更加全面的理解,同时各种针法也融会贯通、今非昔比,更加重要的是,手术后孱弱的体力得到迅速的恢复,丹田之中重新燃起了熊熊之火,丹华四射,整个人神采奕奕,甚至比动手术之前还要透着精神。
  玄真道长修炼了一辈子内功,从来没见过像谢东这样体质的人,常人几年才能达到的境界,他几天便基本练成,不由得慨叹孙道兄真是火眼金睛,这种天生慧根之人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啊。索性倾囊相授,不论是医术、点穴还是道家的心法,几乎一股脑都教给了他,一老一少每天在精舍之中盘膝论道,从早到晚足不出户,倒也逍遥快活。

  转眼已到金秋十月,天高云淡,风清气爽。魏霞这边的工作也基本告一段落,两个人一商量,便决定去云山市转一转,不过,他对于开诊所行医之事已经看得很淡了,倒是师傅信中的嘱托始终是心里一个牵挂。这也是师傅唯一求自己的事,正好现在也有这份能力,当然责无旁贷了。
  说走就走,他去青云观与玄真道长辞别之后,简单收拾了下行李,第二天便开车出发了。
  一路上秋色怡人,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两个人有说有笑,半天的车程甚至都没感觉怎么疲劳便到了云山。
  云山市是邻省的第二大城市,地处沿海,经济发达,一进市区,只见街道路面整洁宽敞,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一派繁华的景象,果然比省城还要热闹几分。
  “咋样,我就说这是个好地方吗,上个世纪的时候,人称北方香港,比咱们省城强多了。”魏霞一边开车一边道:“将来你在这里打开市场,一样风生水起。”
  显然,她还是很看好这里,殊不知此时的谢东已然换了心境。
  二人在市内休息一晚,第二天便驱车前往望湖县大梨树村,在导航的指引下,没费什么劲便达到了目的地。进了村子,随便找了个人打听孙家的地址,不料村民一听孙可鑫三个字,顿时面露惊愕之色,这倒令他感觉有点诧异。
  “他家就住在村东头,你一直往前开,路边房子最破的就是。”村民说完,掉头便走,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见人走远了,魏霞这才笑着说道:“看来,孙师傅这个侄子人缘不咋样啊,搞不好是村子里的二流子,偷鸡摸狗的啥坏事都干,搞得四邻不安。”
  谢东也皱了下眉头,但既然大老远的赶过来了,总要见上一面,反正是为了完成师傅的嘱托,至于此人的品行咋样,也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事了。
  车子往前走了一段,眼看已经到了村庄尽头,他似乎也没发现哪家的房子最破,倒是魏霞指着一处道:“该不会是这家吧。”
  谢东举目望去,这地方与其说是房子,倒不如叫窝棚更合适些,由于年久失修,连山墙都有些歪了,房顶的瓦片也没了大半,所有窗户上一块玻璃也没有,院子里的蒿草足有一人多高,院墙也坍塌殆尽,只剩下两扇大门摇摇晃晃的站着,显得有点滑稽。
  “不能吧,这应该是谁家废弃的房子,根本也不是住家呀。”他看了一眼道。
  魏霞将车停好,下了车四处看了半天,最后无奈的道:“你瞧瞧,要不是这家,这附近哪有最破的房子呀。”
  这句话说得倒是不错,附近基本都是新盖的房子,甚至还有两栋二层小楼。

  两人正发懵,只见从胡同里走出一位老者,便赶紧走过去问道:“大爷,我打听一下,孙可鑫家住哪儿?”
  那老者一愣,随即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番,又看了看那辆宝马车,才很小心的问:“你们俩是不是也被骗了?”
  被骗了?二人有点糊涂,还没等反应过来,老者指着那片窝棚说道:“你看,那就是他家,自打前年他出事之后,家里的东西就都被债主搬空了,现在就变成这个模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