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34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道却摆了摆手:“孙道兄与我相交多年,是无话不谈的道友,他曾在我面前多次提及你,对你有很深的期望,他仙游之前还曾在我这里小住月余,其间还给你留了一封信,临行之时再三嘱咐我,如果他故去之后,三年之内你若前来,便交给你,若三年之内你不来,就将此信烧掉了事。”
  谢东听得目瞪口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师傅对自己有很深的期望?怎么可能,既然有那么深的期望,为何不将那两本医书传授给我?居然还留下一封书信,还有三年之约,这不是在做梦吧!

  老道似乎看出了谢东的疑惑,他捋着稀疏的银须感慨道:“孙道兄是得道之人,可能已经算定自己大限将至,所以才安排了这些后事,真是悲哉痛哉!”
  尽管对师傅的人品和医术有了新认识,但谢东还是感觉有些迷茫,只是呆呆的看着老道,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所说的一切,毕竟,这番话听着有点玄。
  “那我现在可以看看那封信吗?”他试探着问道,不禁有些急不可耐。
  “当然。”老道的回答很简单。
  二人出了配殿,径直朝后殿而去,穿过了中间一重院落,推开后殿沉重的大门,一股荫凉之气扑面而来,抬眼望去,一棵巨大的银杏树耸立在院子正中,虬枝旁逸,犹如擎天巨伞,枝繁叶茂,将整个后殿笼罩其中,阳光透过树叶投射在地面上,呈现出一片斑驳的光影,微风拂过,满地的光影随风摇曳,变化无穷、气象万千。
  谢东不禁有些痴了,被这如梦如幻的画面所震撼,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这株巨树出神。
  “此树已逾千年之龄,阅尽人间百态,看破世事变迁,可谓神仙之树。”老道说着,手指着树下的一个蒲团道:“孙道兄每次到观中,都要在此静坐修行数日,参悟心法,修身养性。”
  见他仍旧是一副痴痴的样子,老道微微笑了下,迈步朝一间精舍走去,谢东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精舍之内陈设非常简单,收拾的一尘不染,炕桌上的香炉中袅袅升起一股青烟,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淡淡的幽香。
  道人示意谢东坐下,然后从柜子中取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这就是孙道兄的亲笔信,今天我交给你,也算了却道兄的心愿了。”老道说完,自顾自的盘膝而坐,双眉微闭,不再说话了。

  谢东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双手接过信封,未曾打开便已经泪流满面,好半天才收住心神,将信取了出来,那苍劲稚拙的笔迹,确是师傅的亲笔所书。他擦了一把夺眶而出的泪水,认真的看了下去。
  东儿见字如面。
  当你读此信时,为师已经仙游多日了。时光如梭,岁月荏苒,你我师徒二人已相交十五载了,而今我大限将至,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
  我修道多年,早已看淡生死,所挂念者,唯你一人尔。遥想当年,你若继续学业,或许今日早已功成名就、荣誉等身,而你却弃学从医,甘愿尝江湖之苦,实乃命中注定,天数使然。
  祖宗先民或先悟道而行医,或先行医而悟道,总之医道同源、不可分割。你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可惜心浮气躁,总想急功近利,故此十五年下来,只学得了一些皮毛之术,并无任何成就。
  医者,仁心仁术,父母之心。道者,修身养性,清静无为,二者相辅相成,自古道家多名医,生死人、肉白骨,功德无量。道为本,术为末,而你心存杂念,本末倒置,焉能得以大成?
  我有家传医书两卷,乃永春真人常怀之所著,其中医术之高,冠绝当代,本欲传授于你,可惜你空有道貌,并无道心,令我左右为难,百思莫解。

  无道之术,世间擅者何止万千,不在乎多你一人。纵然鬼王神术,也不过区区万言而已,数月之内便可烂熟于胸,可是,这样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医者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便是我未将鬼王医术传授与你的原因。
  行医必先修道,参悟道法自然,方能融会贯通,丹阳之功乃修道必经之路,既能养心,又可炼神,内丹既成,纵使寻常医术,在你手中也有起死回生之效。
  两卷医术藏于关帝神像之后,我去之后,你若有心,定会发现此秘密,研习之余若有难解之处,当会想起为师常年修行之所,玄真道长法力深厚,精通医道,又是我多年故交,如有不明之处,尽可请教。
  我本一介布衣,与世无争,清心寡欲,半生隐于江湖,只有这两卷医书乃医学之瑰宝,望你认真参悟,造福苍生。
  大道堂经营多年,所入颇丰,除你我日常开销之外,皆捐赠道观,用作弘扬道法之用,盖有百万之多,其中也有你的一份功德,常真人有知,当会保佑你建功立业的。
  另,我有一侄,家住云山市望湖县大梨树村,名为孙可鑫,生性愚钝,生活潦倒,如果不是我时常接济,恐怕更无着落,望你代为照顾吧。

  我大限将至,去日无多,你无须悲伤,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天下之大,任你纵横,日后若有成就,莫忘悟道修身,善莫大焉。
  下面是落款和年月日
  读罢此信,谢东不由得热泪盈眶,泣不成声,良久,一直在旁打坐的玄真道长忽然朗声说道:“孙道兄法力无边,早已沟通天地、纵横阴阳,此去仙游,不过是舍弃了肉身躯壳而已,你悲从何来,又何悲之有?”
  一席话犹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令谢东的心中顿时一片光明。是的,人生在世,无非追逐名利而已,既然师傅淡薄名利,说明他早已悟透了人生的真谛,生与死对他而言不过是两种不同的存在方式罢了,又何必哭天抢地呢?
  想到这里,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赶紧再次拜倒在玄真道长的脚下,连磕了几个响头之后才道:“弟子谢东,愿终生听从道长的教诲。”
  玄真道长手捻着银须,微笑着道:“道法无边,何谈教诲,我们共同参悟罢了。”说罢伸手相搀,两个人重新面对面坐好,他凝视谢东良久,忽然皱了下眉头。
  “你明明内丹大成,可为何面色晦暗,真气涣散呢?莫非受了严重的内伤?”

  此言一出,谢东大惊失色,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赶紧将自己最近的经历详细讲了一遍,玄真道长听罢,沉吟片刻道:“这便对了,只不过内丹移宫,没有十多年的苦修是做不到的,你刚刚成丹,怎么能如此轻而易举呢?”
  谢东挠了挠头,这也是困扰他多日的一个问题了,那次在给关老治病的时候,突然发现内丹冲到了泥丸宫,当然还把他吓了一跳。不过今天突然听玄真道长问起,猛然想起自己曾经喝过观中窖藏多年的老酒,便试探着将酒的事也说了出来。
  不料玄真听罢,突然朗声大笑起来,连说了几声无量观!他有点莫名其妙,只好呆呆的等着道长往下说。
  “你和魏女士居然是夫妻,这可真是机缘巧合,怪不得孙道兄如此看重你,真是天数如此,天数如此啊!”
  谢东听得更加糊涂,于是连忙追问道:“弟子笨拙,还请道长详细说说。”
  玄真道长笑罢,这才将其中的道理娓娓道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