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3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好像飘出了的身体,悬在半空之中,看着血泊中的自己,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然后他看到林静冲了过来,俯身将他抱在怀里,大声的哭喊着,泪水流了下来,和他头上的鲜血混在一起,瞬间便将路面染成了一片殷红。人越聚越多,他看见父亲和母亲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还没等挤进人群,母亲便跌倒在地,老人家似乎喊着什么,声嘶力竭、顿足捶胸。

  一阵风吹过,他感觉自己飘得更高了,路面上的人也越来越小,他低头俯视,整个城市几乎尽收眼底,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这个世界多美啊,他不禁发出一声慨叹……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抹夕阳正从窗户照射进来,将房间里的一切都染成了金色。他有一种梦境般的感觉,但这梦境在几秒钟之后便被剧烈的疼痛打得支离破碎,他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醒过来了。”一个护士说道。

  随即,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有爸爸、有妈妈,有魏霞,好像还有林静,随着这些面孔从模糊到逐渐清晰,疼痛也越发猛烈,令他的额头瞬间就渗出了一层汗珠儿。
  这是哪里?又发生了什么?他努力回忆着,却只能记得那辆疾驶而来的轿车,再以后发生了什么,则没有丝毫的印象。
  “都出去,都出去,病人现在还不能说话,看一眼就放心吧!”一个医生模样的男人大声说着。
  两天以后,当他从监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终于搞清楚发生的一切。
  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处于休克状态,当医生打开他的腹腔,发现里面已经满是鲜血,右肾被撞破了。没有办法,医生只能将它摘除了,在十多个小时手术之后,终于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他恢复的很快,三天之后就可以下地行走了,魏霞始终在他身边,并且改掉了没事就动手动脚的坏习惯,非但如此,现在连说话都加着十二分的小心,就像怕声音一大,将伤口震开似的。
  后来他才知道,肇事车是一辆黑出租,司机连驾驶证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保险了,出事之后便被交警大队抓了起来。他苏醒过来的第四天,肇事司机家属来了,一个瘦弱的女人带着个十岁上下的孩子,进了病房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床边,一边哭一边哀求着请原谅之类的话,这令他心里一酸,不禁想起了当年师傅带着他去找秦枫的场景。
  没有保险,收入微薄,一台破车也不值几个钱,别说什么后续治疗,就是目前的手术和住院费用便已经将近十五万了,那女人说,把家里所有的亲戚借遍了,将能卖的都卖了,也只能凑上十万块钱,剩下的实在拿不出来了。
  他看着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母子俩,不知道为啥,忽然感觉那孩子竟然有点像自己小时候,瘦小枯干,唯唯诺诺。在想起蹲了一个月看守所还挣了二十万,便苦笑了下,挥了挥手说,有多少算多少吧,实在没有就算了。
  母子俩好像没听清楚,直到他又重复了一遍,那女人连连磕头道谢,弄得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可真行,十万块钱就把自己的一个肾给卖了。”母子俩走后,魏霞嘟囔了一句。这已经是非常客气的了,换在之前,没准早就薅着他的耳朵开吼了。
  他还很虚弱,连着喘了几口气,这才缓缓说道:“这是修行。”
  此时此刻,他好像才真正理解了师傅当年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这句话,是的,酸甜苦辣、坑蒙拐骗、吃喝嫖赌,都是修行,修行并不一定拘泥于形式,只要心存善念,一切都是修行。
  林静和林浩川也经常过来,林静每次都默默的躲在爸爸的身后,低垂着头,默不作声,只是在临走的时候,才会看他几眼,那眼神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内容,有愧疚,有难过,还有其它无法解读的东西。
  半个月之后,他顺利出院了,那天,他望着湛蓝天空中漂浮的几朵白云,猛然记起车祸那天自己飘在空中的感觉,顿时吃了一惊,莫非那就是灵魂出窍吗?他想,看来魂魄之说,也并非全是封建迷信呀。
  “走吧,谢半仙。”魏霞轻轻挽过他的一只胳膊道。
  他不禁一愣:“咋成了半仙了呢?我又不会算命。”
  魏霞吃吃的笑了:“没了一个肾,不就成了半仙吗,还指望你这个月加把劲造个小神仙呢,谁知道,小神仙没弄出来,老神仙还少了点零件,也不知道以后中不中用了。”
  他苦笑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今天晚上晓梅请客,庆祝你顺利出院,怎么样,有兴趣吗,你要是没兴趣,我就回了她。”魏霞搀着他上了车,然后说道。
  “既然你都答应了,那就去吧,只是我也吃不下什么,只能坐坐。”他说。
  晚上六点,当他走进省城新落成的五星级酒店---万豪国际三楼宴会厅的时候,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偌大的宴会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常晓梅、秦枫、林浩川、林静、爸爸、妈妈、甚至还有郑钧和老周夫妻,一大帮人见他进来了,纷纷站了起来,不知是谁带的头,居然噼里啪啦的鼓起掌来。
  他有点受宠若惊,也不知道此刻啥样的举动才算得体,于是便只好笑着,一直到感觉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了,才把笑容收了起来。
  “小谢呀,你昏迷的时候,我去看了一次,后来因为工作忙,实在抽不出时间,这不,听说你出院了,今天我就做主了,把大家都召集来了,咱们共同庆祝你康复吧。”常晓梅永远是酒桌上的主角,她的话顿时引来一片喝彩之声。
  “今天谁先敬第一杯酒呢?”她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秦枫拉着林静站了起来,谢东这才发现,他们俩原来是紧挨着坐的,只是林静的脸上似乎少了往日的羞涩和甜蜜,多了几分冷漠和苦涩。

  两个人一起走到谢东身边,秦枫端起酒杯,郑重其事的说道:“东子,谢谢你救了静儿一命,要是没你那一推,恐怕小静就……”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下,然后才接着道:“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总之,我们俩口子敬你一杯。”
  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看了看林静。林静的笑容显得有些勉强,不过也举起了酒杯:“我现在不能喝酒,只能喝点饮料。”说完,她一仰脖,将饮料喝了个干干净净。
  谢东有点莫名其妙。
  首先他不清楚常晓梅为什么要将这么多彼此之间并无关联的人凑到一起,其次,他想不明白秦枫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林静回心转意。
  整个饭局,他都呆呆的坐在那里,偶尔喝一口面前的矿泉水。当然,很快他就发现,林静也极少动筷,不论秦枫如何殷勤的往她碗里夹菜,她看也不看一眼,只是冷冷的看着常晓梅的一举一动,眼神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东西。
  直到快结束时,常晓梅终于揭开了谜底。
  只见她将包房里的服务人员统统打发出去,然后关好了房门,这才神秘的笑着说道:“今天之所以将大家召集到一起,是有一件事情要和大伙商量一下。”她顿了下又接着道:“本来这件事情应该在正式场合谈的,但我想,先在私底下聊几句好像更方便。”
  见她终于扯到了正题,众人纷纷侧耳倾听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