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2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这份心意就行了,礼金一概不收,这也是老爷子生前早就立下的规矩。”老周爱人红着眼圈道:“其实,那天您要是在就好了,没准爸爸就不会……”
  说到这里,她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丁苗苗也转过身去,偷偷擦了把眼泪。
  谢东有些感动。前市委宣传部部长,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干部,枪林弹雨、爬冰卧雪,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身后事却如此的简单从容,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和关老相比,现在这些当官的境界实在是不值一提啊,要是所有的政府官员都像关老一样,那这个社会该是何等的气象!
  “爸爸跟我一起散步时还谈到了您。”老周爱人止住了哭泣,郑重其事的道:“他说作为传统医学的传承人,应该摒弃身上那些江湖习气,如果有机会的话,争取进正规的医疗机构深造,将传统医术和现代科学技术充分结合,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
  一番话听得他感慨万千。可惜的是,现在自己连行医资格都没有了,枉费老人家的一片挂念,真是惭愧之至啊。
  “他还说什么了?”谢东问。
  老周爱人叹了一口气:“其实他说了挺多的,只是我现在脑子很乱,一时也想不起来,等过些日子静下来,咱们找个机会再聊吧,总之爸爸对你的评价很高。”
  谢东的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悲怆,转身凝视着老人的遗像,只觉得迷茫之中似乎又有了一线希望。他站起身,再次走到遗像前,默默的伫立很久,这才起身告辞。
  出了关老的家,刚走了几步,忽然听后面有人喊道:“等一下。”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只见丁苗苗跟了出来。她低着头走上前来,用非常低的声音说道:“我有话要跟你说。说罢,快步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谢东不知道啥事,也不方便多问什么,只好紧跟而去,拐过一个弯,丁苗苗在一处假山前停了下来,先是往四周看了看,这才小心翼翼的道:“卫生局有个秦主任,你认识吗?”

  他听罢一愣,不知丁苗苗为何突然提到秦枫,顿时警觉起来。
  “是叫秦枫吧?”
  “具体叫什么,我没详细问,挺年轻的,长相很英俊。”
  这说的一定是秦枫,他越发紧张起来,真是怪了,咋不论跟谁打交道都有这个家伙搅合呢?

  丁苗苗犹豫了片刻,似乎在斟酌什么,最后才压低了声音道:“本来我不该和你说这些,因为我也没时间去调查了解,基本上属于道听途说,权当给你提个醒儿吧。”
  谢东点了点头,隐约感觉有点不妙,看丁苗苗的语气神态,应该不是啥好事情,再说,只要秦枫参合进来,就算是好事恐怕也变成坏事了。
  “他好像对你的治疗有一些质疑,而且认为我姨夫的去世,跟你的治疗不当有关,并且……”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低着头仿佛在思考该如何往下说。
  “并且什么?”他不安的追问道。

  “并且他不是一个人,我听到他在打电话,电话里的人应该和他持相同看法。”丁苗苗说完,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当然,这都是我听到的,至于具体情况就不清楚了。”
  谢东的头瞬间就大了,这顶帽子确实不小,凭他的身板,不压趴下也够呛。给关老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干部看病,治疗不当可不仅是医疗事故那么简单,搞不好这辈子就交代了。
  至于与秦枫持相同意见的人,他竟然第一个想到常晓梅,还有那个咄咄逼人的刘副局长,不论是谁,都是大权在握,随便动动手指,也许就能决定自己的命运走向。再联想到刚和王远解除合作关系,诊所便接到所谓群众举报这件事,他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虽然暂时还无法理清其中的关系,但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事情绝对不那么简单,或许取消行医资格只是个前奏,更大的暴风雨还在后面等着呢!
  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呢?莫非真是这两本书惹的祸吗?难怪师傅终生讳莫如深,看来自己太过招摇了!

  丁苗苗似乎没注意到他在想什么,只是低着头又接着说道:“其实,我也对你有怀疑,就是现在,我还是无法做出一个科学理性的判断,但是……”说到这里,她略微有些支吾,隔了一会才又说道:“但是那天的按摩,让我感觉你不是坏人,起码不是个骗子,所以我才把这些话告诉了你。”
  谢东抬头看了丁苗苗一眼,这个高傲冷漠的女人脸上竟然有一丝娇羞的模样,不由得心中暗自苦笑。
  鬼王的医术当真可以改变一个人,哪怕是丁苗苗这样始终嗤之以鼻的反对者。也难怪这么多人觊觎他老人家留下的两部绝世之作了。可悲的是,自己竟然毫无办法,只能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跳下去,然后看着那些挖坑的人冷笑着往坑里填土。
  就在此时,手机突然响了,他木然的接了起来,电话里随即传来母亲急切的声音。
  “东子,你快回来一趟,静儿不知道咋了,问啥也不说,就是一个劲儿的哭,怎么劝都不听。”
  好的,我这就回去。挂断电话,他不由得长叹一声,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人活着真是不容易啊。
  和丁苗苗简单道别,走出几步之后,回头又望了望关老居住的小楼,不禁默默想道,但愿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保佑我平安无事吧。
  眼看还有一个月就要结婚了,居然发现自己心爱的男人半夜三更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林静几乎一夜未眠,躲在房间里把自己哭成一个泪人。
  她感到绝望,对人生绝望,对事业绝望,对家庭绝望,对一切都绝望。她无法理解秦枫的这种行为,因为在她的心目中,爱情只有甜蜜和承诺,根本就没有欺骗这两个字。
  她告诉自己,不能和这样的男人结婚,一个男人如果在感情上欺骗过你一次,那就会有第二次乃至第三次,杜绝这种欺骗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离开他,不给他再次欺骗的机会。
  可是……

  可是结婚的日期早就通知了下去,婚车婚纱酒店甚至连蜜月旅行的机票都订好了,这一切可怎么办呢?钱也许不是问题,但脸面何在?毕竟这是人生的第一次啊!
  还有父亲,她不知道该怎样和父亲说解释,由于母亲早故,父亲对她疼爱有加,几乎视为掌上明珠,为了宝贝女儿的婚礼风风光光,老爷子忙前忙后的没少张罗,老人为官多年,警界门生故吏众多,一辈子不曾收过礼的他,竟然破天荒的挨个打电话通知,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此时此刻告诉他秦枫行为不轨,非把老爸气死不可。。
  那怎么办?她彻夜不眠,可除了哭,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
  不想去上班了,甚至连请假的心思都没有,生怕同事听出自己声音上的异样。于是她躲在房间里,生平第一次旷工了。
  直到父亲出去遛弯,她才爬了起来,在卫生间里照了下镜子,发现这一夜之间,自己宛若换了一个人,枯萎低迷,晦暗无光。
  她想找个贴心人说说心里话,可想了一圈,实在没有值得信赖的人,最后,突然想到了谢东的妈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