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2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怀着喜悦的心情,两个人一路上说笑着到了卫生局,连烦恼都被冲淡了许多。
  处理结果在意料之中,由于情节轻微,所以谢东只是被取消了助理执业医师的资格,并且象征性的罚款了事。尽管如此,他还是感觉有些失落,如果不是有魏霞怀孕的事顶着,没准脑袋又得耷拉上几天。

  办完了手续一出门,常晓梅迎面走了过来,和谢东点了点头,然后拉着魏霞便朝外走去,三个人出了办公大楼,直到上了魏霞的车,常晓梅才抱歉的道:“昨天的事你们俩也看到了,那个老刘盯得挺紧的,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所幸也不是啥大事,只能先这样吧。”说完,转身对谢东道:“助理执业医师的证很好办,改天我再给你办一个。”
  如果换在平时,谢东基本上对这位美女局长的话言听计从,说成当圣旨听也差不多,可今天却感觉怪怪的,心里总是莫名其妙的和秦枫联系到一起,甚至有种一切都是他们提前设计好的感觉。
  魏霞则还沉浸在怀孕的喜悦当中,只是事关重大,又没有得到医院的证实,所以强忍着没当众宣布,听常晓梅说罢,大大咧咧的一挥手道:“那都是小事,办不办的无所谓,大不了,就让他当我的私人医生呗。”说完,眼珠子略微转了下,像是无意之间的问了句:“昨天你咋那么晚才回电话,跑哪野去了?”
  常晓梅愣了下,并没有回答魏霞的问话,而是转向谢东道:“有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她声音低沉的说道:“关老昨天下午突然去世了。”
  谢东和魏霞不约而同的吃了一惊。
  “什么病去世的?”谢东突然感觉一阵心里发慌。

  “突发心梗。”常晓梅平静的道。
  谢东低着头沉默了片刻,试探着问:“以我这个身份,可以去送一下关老吗?”
  “当然可以。”常晓梅道,然后转向魏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关老和魏书记也认识,以前关系还不错呢。”
  魏霞也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却突然看见秦枫急急忙忙的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从表情上看很着急的样子。只见他径直上了车,一脚油门,汽车忽的一声便窜了出去。
  “这小子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魏霞像是在自言自语的道。

  东窗事发了呗,谢东在心里暗暗想道,一定是跑去跟林静解释了,没准他巧舌如簧,三句话两句话就把林静糊弄过去了。心里这样想,情不自禁的冷笑了一声。
  常晓梅注意到了这声冷笑,她有些诧异,但并没有说什么。
  由于在上班,常晓梅自然没什么时间,所以又说了几句便离开了。二人从卫生局出来,魏霞将车开得飞快,连续超了几辆车,搞得谢东都有点慌了,连忙问道:“去关老家不用这么着急。”
  “谁说我要去他家。”魏霞紧握着方向盘,全神贯注的驾驶着汽车。
  “我要去医院。”见前面堵车,她直接逆行而上,然后又强行变道,加塞挤回了车流中,过了路口之后,将车开进一家医院的停车场。
  “我肯定是怀孕了,我妈当年怀我的时候,就想吃猪蹄。”她拉着谢东,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刚刚突然也想吃猪蹄,非常想,一会等化验完了,咱俩就去买猪蹄好不。”
  “好,一会就去。”谢东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她的脚步。
  进了医院,挂号,交款,化验,等结果。整个过程,魏霞都在提各种各样的要求,几乎都与吃的有关,谢东不敢有丝毫马虎,就差找个本记录下来了。

  “阴性,没怀孕。”医生看了一眼化验单道。
  “啥,我没怀孕?”魏霞顿时傻了,呆呆的站在诊室里,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垂头丧气的出了医院,关上车门,魏霞的眼圈就红了。谢东有点莫名其妙,他无法理解一个将近四十岁女人对孕育生命的渴望,只是觉得魏霞的表现有点夸张。
  没怀上就再接着来呗,有枪有弹的,难道还犯愁这点事儿吗?
  “都怪你!”魏霞擦了一把泪水,抬手狠狠的拧了他一把。
  谢东疼得差点叫出声,连忙把身子往后挪了挪,跟魏霞保持好一定距离,这才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你没怀孕,咋能都怪我呢?”

  “废话,不怪你怪谁,谁让你枪法不好,我的靶心这么正,你乒乒乓乓的打了这么多下,居然一枪没打中。”魏霞说着,伸手又做拧人状。
  谢东彻底服了,实在是被这位大姐搞得晕头转向,连忙将身体缩成一团,急中生智的道:“好,好,都怪我,不过你先别着急呀,我有的是子丨弹丨,下个月瞄准点不就行了吗?”
  魏霞听罢一怔,随即破涕为笑。
  “这还差不多。”她瞪了一眼谢东:“那你就好好休整几天,偃旗息鼓,攒足了力气,咱们下个月再来。”
  他长出了一口气,忽然想起魏霞那些关于饮食方面的要求,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一会还没猪蹄不?”
  “买那东西干嘛,腻呼呼的,我最不爱吃了。”魏霞一边开车一边道。
  魏霞并不打算去祭拜关老,一方面公司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再则她也不想见丁苗苗,所以找了个提款机,取了五千块钱交给谢东,又叮嘱一番,便独自开车走了。

  本来以为关老这样身份地位的人物,去世之后丧事一定办得非常隆重,可当他赶到关老居住的小区时,却发现一切平静如常。虽然之前来过两次,可都是晚上坐车,根本辨不清方向,只记得是一排小楼,可如今却发现,小区里有好几排小楼,格局几乎一模一样,根本记不得哪里是关老的家。
  正打算找个人打听一下,忽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丁苗苗低着头快步走了过来,二人四目相对,都不禁微微一愣,丁苗苗的表情似乎还有些尴尬,白皙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红晕。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她略有些支吾。
  “听说关老仙逝了,我想来看看他老人家。可是……有点记不清楚位置了。”他抱歉的说道。

  丁苗苗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往前走,谢东见状,只好赶紧跟了上去。
  进了家门,他却不禁吃了一惊。
  普通老百姓去世,家中也会设有灵堂,孝子贤孙披麻戴孝,亲朋好友往来祭拜,香烟缭绕、悲声戚戚。可关老的家里却跟平常一样,只是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摆放了一张遗像,连供果香火都没有。
  见他站着发呆,迎出来的老周爱人道出了原委。
  关老生前立有遗嘱,死后丧事一律从简,不设灵堂,不搞遗体告别仪式,除了至亲之人,同事下属一律婉拒祭拜,这几天过来祭奠的,都是老人家的亲属子侄,细论起来,外人只有他一个。
  活了三十多岁,红白喜事当然没少参加,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一时不知道该咋办,只好在丁苗苗和老周爱人的引导下,朝着关老的遗像来了个三鞠躬,就算祭拜完了。

  行过了礼,犹豫再三,还是将那五千块钱拿了出来,结果不出意外的被拒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