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这些年见到的一些颠覆认知的事情》
第193节

作者: 山那头有个道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断电话,蔡姐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她一个客户买走‘平安蛊’后,觉得没啥效果,要求退款,蔡姐很惊讶:“那你就同意了?这样还怎么赚钱。”
  我喝了口水,说:“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可诚信一旦没了,想再找就难了。”
  蔡姐佩服的伸出了大拇指。
  回到家里,我给陈小莲打去电话,她依旧很热情,而我却很生气,质问她‘平安蛊’为什么没有效果?
  陈小莲也很奇怪,说:“这不可能啊,高人兴的东西怎么会出差错?要不这样,我让高人兴去趟大陆,如果真是‘平安蛊’没有效果,那高人兴可以免费帮事主解决问题,至于杨老板你怎么给事主报价,那我就不管了,但你看我也不容易,好歹…”
  我哼了声:“好歹给你点是不?陈小莲,你觉得事主都是傻子吗?从我这里买了个邪术,屁用没有,还会花钱找我请高人?”
  陈小莲连忙说:“杨老板别生气,别生气啊,大不了…大不了我让高人兴免费去一趟,但…但车费你的给报销了吧…”
  我彻底无语,告诉她事主还不一定继续找我呢,回头再说。
  等了有四五天,杜小姐打来电话,却不是退货,而是很开心的告诉我:“杨老板,我朋友真没说错,你手里的邪术,太灵了!”
  我又惊又喜:“那个叫小童的阴灵被赶走了?”
  杜小姐说:“那倒不是。”
  我很奇怪,那是什么?杜小姐说,昨天她表姐夜里不知道是梦游还是怎么的,出门拦了辆出租车,结果半路上和一辆飞速行驶的后八轮碰头了,出租车被撞出去七八米,车子严重变形,司机当时就不行了,而表姐坐的那个位置,更加危险,脑袋和一条腿都被卡着半天,本以为拉到医院不死也得截止,可奇怪的是,表姐非但没啥内伤,就连腿也没有啥事,医生们都说是奇迹。
  结果她表姐只是擦破了些皮,今天就出院了。
  杜小姐很高兴:“杨老板,这是不是那个‘平安蛊’保佑了我表姐?”
  我连忙说是,杜小姐表示香港邪术真神奇,她也打算买一个,至于那个‘平安蛊’她也不打算退了,相信过几天,就会起到作用的。
  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杜小姐打来电话:“杨老板,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表姐…我表姐她竟然答应去相亲了!”
  我很开心,细问之下,杜小姐告诉我,她老姨和老姨夫两人,为了让表姐早日走出阴影,成天念叨着帮她相亲,每次都被表姐拒绝,今天上午,老姨在帮表姐换装屎尿的塑料袋子时,又提了这么一口,表姐竟然破天荒的同意了,老姨很开心,和老姨夫商量了下,觉得老朋友家一个男孩子挺不错,就给人家打了电话,约定明天上午,在某家酒店见面呢。
  我连忙祝贺,杜小姐说这次多亏了我的‘平安蛊’改天她也要买几个,自己佩戴,我说行,没问题。
  第二天中午,我去给事主送‘邪术’回来,又接到了杜小姐的电话,只是这一次她的语气,变的无比气愤,近乎疯狂的喊着:“你这个骗子!骗子!我表姐,我表姐出事了!就因为你的什么‘平安蛊’她…她出事了…”
  我很惊讶,问她,你表姐不是已经去相亲了吗?
  杜小姐生气的告诉我,今天上午,老姨夫老朋友的儿子,如约赶到那家酒店,和表姐见面,开始聊得很好,可服务员端上来碗热汤时,表姐脸色忽然变了,说着什么‘让你搭讪小姬’拿起来那碗热汤就往人家男方身上浇,好在那个男的练过,慌忙侧身躲避,即便这样,他左臂也被轻微烫伤,结果老姨夫的老朋友十分生气,和他绝交不说,还报了警。
  老姨夫无奈之下,只好对警方说女儿精神有些不正常,而经过调查后也确实如此,虽然不用因故意伤人,负刑事责任,但把姬小姐压到了精神病院,限制行动是在所难免的。
  老姨夫和老姨俩人泪流满面,可姬小姐却时哭时笑,一会儿用陌生的口气说:“小姬我不是故意的。”一会儿又说:“没事小童,我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我好嘛,我喜欢你,这辈子都是你的人,谁也夺不走。”

  我惊愕之余,又感到十分好奇,这个‘平安蛊’制作加持上,都很特殊,可为什么没有一点效果?安慰了几句杜小姐,我拨通了陈小莲的电话,刚一声,她就接了起来。
  我把姬小姐的情况向她说了下,当然,叙述过程中,我装的很生气,陈小莲听完后,有些迷惑:“这…杨老板,实在是抱歉,但高人兴的东西,很少会出问题,我建议还是让他去趟大陆,要真是邪术问题,高人兴不收取任何费用,但如果不是,那事主就得承担施法费了,你问问事主吧。”
  因为杜小姐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我,所以我也没想黑她太多钱,就把陈小莲的原话告诉了她。
  杜小姐哼了声:“杨老板,问题在不在‘平安蛊’上,还不是你一句话?高人来了假惺惺念几句咒语,你再告诉我邪术没问题,那我就得乖乖给你交钱了呗?”

  我让她放心,高人兴去的话,一定能解决问题,至于那个‘平安蛊’有没有问题,到时候也会一并证明给她看。
  杜小姐想了下,说:“杨老板,要不是我朋友向我介绍的你,我绝不会信你第二次,希望别让我失望。”
  我给陈小莲打去电话,让她和高人兴尽快来趟大陆。
  陈小莲说:“去大陆倒是可以,但杨老板,你看这路费要不要…”

  我彻底无语,心想怎么身边净是些这种人?连忙说报销,她很开心,称下午就订机票。
  第二天中午,陈小莲和高人兴就到了大陆,高人兴四十来岁,弯腰驼背,右眼深深凹了进去,明显是没了眼珠,给人种神秘又恐怖的感觉。
  陈小莲见到我后,又是一阵道歉:“杨老板真是抱歉,早知道卖给事主‘古战邪术’了。”
  我联系了杜小姐,问她姬小姐所在的精神病院,她问我在哪儿?我说机场,她让我在这里等着,亲自开车来接。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一辆洁白色的国产车停在机场门口,从上面下来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我有种预感这就是杜小姐,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刚放到耳旁,我的手机就响了,她摘下墨镜,惊讶的看着我,说:“你就是杨老板啊,没想到这么帅气。”
  我们几个坐在杜小姐车上,她发动引擎,边开边说:“杨老板,我老姨和老姨夫都是无神论者,对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向来不信,我好说歹说,他们才同意让你带高人去看下表姐,如果问题真不在‘邪术’上,他们会想办法付款,但如果那‘邪术’没啥效果,还希望杨老板遵守诺言,免费善后,毕竟他们也不容易。”
  通过后视镜我看到陈小莲满脸沮丧的坐在后面,连声叹气,我对杜小姐点点头:“当然。”
  来到本市的一家精神病院,杜小姐让我们在门口等一下,没多久,一对中年男女,满脸焦急的跑了过来,杜小姐连忙打招呼,我这才知道他俩就是姬小姐的父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