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状况下,张银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本想安安稳稳做完这一任主动去人大完事。谁知随着诸葛诚轰然倒台,各个工作组陡然加大复核复查力度,从市直部门到县领导班子都陷入惶惶不安之中。
  诸葛诚是本土派核心人物,按窦康等人原先计划准备接班进市领导班子的,况且慕达还是纪委书记,都保不住诸葛诚,其他虾兵蟹将可想而知。
  从乡镇到局机关再到县领导班子,升迁路上张银军自知四下打点了不少,但捞得更多,深究起来都是问题。
  换以前骂几句、挪个地方照样当领导,如今不行,吴郁明和方晟逮谁灭谁,就恨找不到机会,别说百万以上级,处级干部几十万都算大问题。
  “扶上墙的烂泥巴!”看到报告窦康真是恨铁不成钢。
  慕达叹息道:“这叫全身而退,防止连处级待遇都飞掉,类似情况在各层级都有反映,人心惶惶呐。”
  “砰!”
  向来以深沉老辣的窦康也怒了,一拳砸在桌上,骂道:“俩毛头小子,到底要把鄞峡搞成怎样?!”
  “可人家把经济指标搞上去了,前三季度与同期相比涨幅百分之六七十,还有很多数据已翻了番,省领导只看数据的。”慕达无奈道。
  “唯经济论害死人!”窦康咬牙切齿道,“家底子都耗光了,两人一提拔拍拍屁股走路,吃苦的还是鄞峡老百姓!”

  “鄞洲县那边咋办?张银军走了得有人顶上去,不然鄞洲水库和发电厂……”
  窦康缓缓点头,起身踱到窗前,道:“必须顶住!”
  鄞洲县处于鄞坪山北面,利用山地落差形成的水资源,七十年代修建了鄞洲水库和配套运营的发电厂,由于技术、设备、理念等问题,从建成起就亏损,亏了近二十年。本土派看到其中商机,注册皮包公司后以亏损严重财政无力承担为由将其私营化。
  之后本土派只使出一招就扭亏为盈,那就是提高上网电价!
  上网电价属于国家指令性计划,窦康等人纠集了一帮专家煞有介事进行论证,出具书面报告,然后向发改委申请,再下功夫疏通省电网公司相关负责人,三年内上网电价逐步上涨,本土派开始坐收渔利!

  单靠不时提高上网电价,发电厂给本土派带来巨大收益,因为除了人员费用、定期保养和更换配件,发电几乎没有成本,某种意义讲是本土派在鄞洲县的一座金矿。
  就这座金矿,最近落入方晟法眼,令本土派惊惧不安!
  半个月前方晟到鄞洲考察时来到水库转了一圈,又进发电厂看了看,说大好良机没能充分利用起来,比如可以进一步优化水库水质,兴建纯净水厂、水产基地,以及铺设管道向下游地区供水等等,全方位发展充沛的水资源。
  方晟这么一说,在场县领导也就这么一听,事后没人跟进,恍若方晟从没说过,县领导们从没听过似的。
  这就是典型的市领导讲话喊不到底的现象!
  遇到执行力强的地区,如方晟在江业、在红河都是令行禁止,每句话都有分管领导踏踏实实研究贯彻,基本做到有指示有推动有落实,基层工作才能根据领导思路高速运转起来。
  鄞洲县的情况是,县委书记陶濛是成槿芳派系一手培植,县长张银军周旋于本土派与成槿芳之间,其他县常委或立场模糊不清,或态度暧昧明哲保身,总之很少有人愿意做事,愿意承担责任。
  方晟发表意见时,现场有位水利局党组成员倒是深受启发,回去后组织手下认真调研论证,正儿八经向县委提交了综合开发鄞洲水库的方案。
  领导们看都没看束之高阁。
  之后这位党组成员——名叫葛华,设法打听县领导对方案的意见,每次答复都是“正在考虑之中”。
  身为官场中人,好歹也混到副科级,葛华这才悟出自己唐突了!光想着及时贯彻市长指示精神,却忘了县委领导们的意思。
  县官不如现管,越级拍马屁可不行!
  葛华识相地偃旗息鼓,窦康和慕达却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张银军急流勇退之后,以吴郁明和方晟的风格,以及对鄞峡正治生态的了解,绝对不可能从县领导班子、县直机关、乡镇一把手当中提拔,而是空降符合他俩正治理念的官员!

  如今的鄞洲可谓死水波澜下掩盖令人不安的骚动,大批中低层官员都觉得鄞峡的春天来了,跃跃欲势想通过开明开放的市领导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
  一个葛华被打压下去,还会冒出更多葛华,类似综合开发鄞洲水库的想法并非方晟首创,在鄞洲民间一直有非常高的呼声。
  慕达摊开笔记本,说:“我拟了四个都可以推荐为县长人选……”
  窦康轻轻一叹:“现在小范围研究人选根本不征求我这个副书记意见,经常是姓吴的、姓方的和房朝阳三人达成一致就过会。”
  “那就坚决抵制,其它议题可以让步,县长人选绝不放松!”慕达冷声道,“与其看着咱们的利益被一步步蚕食,不如摊开来搏杀!省委刚刚换掉老蒲,除非换届估计近期不可能再有大动作!”
  “照目前常委会格局非得联合成槿芳,国腾油化后院起火,郜更跃被华叶柳纠缠得火冒三丈,是到了给他俩敲敲警钟的时候了!”

  “既然找上她,人选问题就得有所让步。”
  “她答应合作就有得商量,我们加起来四票呢,照样是不可忽视的力量!”窦康道。
  一县不可一日无主。
  关于鄞洲县县长人选问题很快提交市常委会讨论,如窦康所说,吴郁明压根没征求他的意思,让房朝阳列了几个人初步看了下,再问了下方晟的看法就基本确定。
  介绍情况时房朝阳也直言不讳:“根据组织部提名,结合吴书记和方市长的意见,现有两名推荐人选……”
  一是发改委副主任徐小明,优点是懂经济、金融管理丰富、有乡镇和县一级管理经验;一是市招商局对外合作科科长郑进,副处级,调整前任市招商局副局长,参与机构调整后对外经济合作所有事务,视野开阔,大局观强,有优良的组织能力。
  说到这里房朝阳补充道:“从两位推荐人选可以看出,发展经济是当前乃至今后很长时期的工作重点,因此基层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负责同志不仅要懂经济,还要擅长抓经济,搞好民生民计才是主旋律。我就介绍到这里,下面听取各位常委的意见。”
  “那个徐小明懂什么经济啊?”话音未落成槿芳打响第一炮,“当镇长时搞垮七个乡镇企业;担任县教育局长时女秘书怀孕至今没查到正主儿;至于金融管理经验丰富,说白了不就是副县长分管合作基金会吗?这人不行!”
  常委们听了均脸无表情,却都心知肚明。
  去年国腾油化改制方案初稿就出自徐小明之手,今年重启改制工作,徐小明又应邀参与方案修订和完善,捅人家软刀子,成槿芳能不忌恨吗?
  慕达随后展开助攻:“关于郑进同志,近两年纪委收到不少举报信,揭露他利用对外联络特权吃里扒外、收取好处,以及生活作风腐化,与招商局多次女工作人员有不正常男女关系等等,个人认为,在问题未得到查证之前暂时不能讨论提拔事项。”
  日期:2019-01-14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