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1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苗苗本来打算等叫醒李钰之后再让他离开,可身体里的激情久久不能消退,生怕自己再出糗,也只能作罢。目送谢东出了门,赶紧起身冲进卫生间,用凉水洗了几把脸,这才感觉内心稍稍平静了些。
  回到客厅,身子一歪便倒在了沙发上。

  该死,我到底是怎么了!她默默的想道,怎么会想这种事呢?而且还控制不住自己……此刻,她还没意识到被整了一把,只是顺着谢东的话往下琢磨,岂不知,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就算想到明天也是枉然。
  自己刚刚绝对处于清醒状态,而且谢东除了按摩也绝对没做任何事,可那如潮水般奔腾而至的快感是从何而来的呢?真是怪了!正合计着,忽然听到楼上似乎有声音,她赶紧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然后用手在脸上搓了几把,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快步朝楼上走去。
  可是,当她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却好像一盆冷水兜头而下,浑身猛打了一个激灵。
  李钰正坐在床边,闷头抽着香烟。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不知为啥,她竟然有些慌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有一阵了。”李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是你把我吵醒的,我们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没听你那么大事的叫过。”

  “我……”丁苗苗一时语塞,好半天才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钰站起了身,一言不发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丁苗苗有点懵了,她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想了半天,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误会了……其实,我……”
  “不用再说了。”李钰打断了他:“我并没有资格约束你什么,你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身体做主。”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丁苗苗眼泪都快下来了,她走过去一把抱住李钰的腰,哭着道:“你推开门就能看到的,我确实什么都没做。”
  李钰缓缓掰开了她的手,苦笑了下,然后拿起自己的包,径直朝门口走去,走了几步,他又站住了,转过身轻声说道:“我从来没有偷窥别人**的习惯,话又说回来,也没有看的必要,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干什么。”

  丁苗苗百口莫辩,只是站在原地,心中既悔又恨,张了几下嘴,却发现似乎一切解释显得苍白无力,情急之下,只剩下默默流泪的份了。
  “谢谢你为我解除病痛,咱俩从此两不相欠了,你好自为之吧。”临出门的时候,李钰淡淡的说。
  房间里只剩下了丁苗苗一个人,刚刚发生的一切令她感觉有些眩晕,身子摇晃了几下,无力的坐在了大床上。这是真的吗?不会是在做梦吧,她狠狠咬了下嘴唇。
  是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尽管有些荒唐,可绝对是真实的。该死!会不会是那个谢东故意给我下的套呢?一想到这里,她猛的站了起来。
  可是,将刚才的事反复推敲了几遍,却发现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一切都是在自己的意愿下完成的,压根没有上当受骗的可能。
  此时此刻,她已经冷静下来了。李钰的误会可以找机会再解释,就算真的解释不清了,那就只能说是天意如此吧,总之自己问心无愧。而谢东身上所蕴含的神秘价值却令她兴奋异常,必须趁热打铁,解开这个江湖医生的所有秘密,不论是真是假,都是足以轰动全国的特大新闻。
  想到这里,她一跃而起,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痕,冲进卫生间,简单梳洗了下,正打算出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苗苗,你在哪里,赶紧来北方医院。”表姐的声音显得非常焦急。
  她心里猛的一紧,连忙问道:“去北方医院干什么?”
  “老爷子恐怕不行了,你赶紧来吧。”
  她的脑袋顿时轰的一声,姨夫怎么会快不行了呢?前天不是还优哉游哉的在庭院里散步吗?天啊!倒霉事咋都凑一块了呀!她恨恨的想道。
  急三火四的赶到了北方医院的高干病房,远远就看见一大帮人聚集在门外,还没等走近,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突然从病房里传了出来……

  关老去世了,死于急性心梗。从发病到去世,老人没说一个字,始终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据表姐后来说,她本来搀扶着父亲在院子里散步晒太阳,却突然发现父亲的脸色有点异常,连忙问怎么回事,老人只是说胸口有些发闷,于是赶紧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还没等保姆将药取来,便陷入了昏迷……
  丁苗苗没有哭,只是默默地站在姨夫的遗体前,良久,她俯下身,在老人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她父亲早亡,从小就生活在关老身边,二人感情至深,实与父女无异,尽管她早已事业有成,可当这棵遮风挡云的大树悄然倒下之时,还是感到一阵茫然和无助。
  同样是女人,但与表姐的泣不成声相比,她表达感情的方式相对内敛,默默的擦了一把眼泪,转身缓步离开了病房。她不忍再看老人那慈祥的面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让自己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干诊大楼非常宽敞,由于住院的患者不多,所以几乎没什么人,她出了病房,强忍着泪水转到楼梯的拐角处,便再也无法控制情绪,无声的抽泣起来。
  “我个人认为关老的意外死亡绝对与这小子有关。”

  突然,一个男人的说话声从楼上传了过来,显然,这个人正躲在上面打电话,并不知道她在下面。
  由于提到了姨夫,她立刻止住了抽泣,警觉的侧耳倾听起来。只听那男人又道:“关老上个月才做的体检,是我亲自带人上门去的,老爷子的心脏没什么问题,怎么会突然心梗呢?”
  是啊,姨夫的身体确实不错,除了两条腿之外,真就没听说心脏有啥问题,她想,这个人是谁呢?怎么会知道如此详细!正合计着,只听那男人道:“故意不至于,他也没那个胆量,但是,装神弄鬼的弄几根破针,没准有什么副作用呢?我觉得吧……”再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是耳语级别,压根就听不清楚了。
  日期:2018-12-12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