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1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谢医生吧?”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口气似乎有些犹豫。
  “是我,您是……”一听不是常晓梅,他马上自如了许多,料定是患者的电话,于是换了一副腔调答道。
  “谢医生你好,我是……我是……我……”女人支吾了好几句也没说清楚自己的身份,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别着急,有啥事慢慢说。”

  “我是……我是丁苗苗。”女人的声音细得跟蚊子叫差不多,饶是全神贯注的,可大街上车来车往的噪音很大,还是没听清楚。
  “麻烦你大点声,我听不清楚。”他道。
  电话的那一端突然没了声音,他喂了两声,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信号不好,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显示,移动信号处于满格状态。这么搞的,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又将电话放在耳边,刚说了一句喂,听筒里忽然传来了女人的说话声。
  “我是丁苗苗。”虽然声音仍旧不高,但是这次却听清楚了。
  他顿时紧张起来,别是昨天那家伙真出了啥问题,要是那样可就遭了!毕竟点穴不是闹着玩的,
  “是丁记者呀,您有什么事吗?”他尽量平静的说道,心里却七上八下。
  丁苗苗还是有些支吾,吭哧了一阵也没说出几句话来,这令他倍感诧异,有心想直截了当的问,刚一张嘴却又改了主意。我挑明了问,岂不等于承认昨天点了那家伙的穴吗?这个丁记者神头鬼脑的,一肚子都是心眼儿,万一要在电话里给我录音了,不成了不打自招嘛!既然你不说明白话,那我就接着装糊涂呗。
  “丁记者啊,我这边有点忙,要是没什么大事,那咱们就改天再聊吧。”他应付了一句,便想挂断电话了事。

  丁苗苗一听,连说别挂别挂,又沉默了一阵儿,最后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似的道:“谢医生,我这儿有一个患者,想让你给看看,不知道你能过来一下吗?”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丁苗苗所说的患者,十有**就是那个李钰。
  “患者……”他略微思忖了下道:“那你就带他去我诊所吧,我马上就回去。”
  尽管彼此闹得很不愉快,但丁苗苗求诊,冲关书记的面子肯定是要接待的,诊所毕竟是自己的地盘,就算有啥变故也好应付,他心里琢磨道。

  丁苗苗又没动静儿了,沉默了好一阵才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这个患者昨天和你见过面的,你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他现在半侧肢体动不了,我一个人又搬动不了他,而且……”说到这里,她略微停顿了下,几乎是从牙缝里又挤出了一句话:“而且,我也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所以,还是麻烦你过来一趟吧。”
  如此商量和哀求的口气,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口中说出来,确实令他感觉非常意外,更重要的是,丁苗苗只字不提昨天的冲突,而是用误会这个词一带而过,这就等于是在乞和了。
  小样,你也有求我的时候,现在咋不牛了呢!
  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没敢说出来。到底去还是不去呢?从前师傅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行走江湖,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要好得多,借着给那家伙解穴,没准和这个丁记者之间的误会就解开了,何况她是关老的至亲,结交这样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绝对不是坏事。可是……可这会不会是个圈套呢?来省城这段日子,凭白无故的吃了一场糊涂官司,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这有钱有势的人做起事儿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他可真是怕了。

  谢东这头一不出声,丁苗苗那边却有些沉不住气了。
  昨天那个中年男人正是北方医院的李钰,而她与这位全省外科头把刀之间,恰恰是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两人是在关老一次住院治疗期间相识的。
  李钰在一次术前查房时偶遇了陪护的丁苗苗,马上便被这个高傲的女人所吸引,而丁苗苗也仰慕李钰的博学与睿智,二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这位李教授年逾四旬,当然是有家室的,两人虽然互有好感,但一开始只是相交泛泛,可是随着日子的推移,渐渐便脱离了正常的轨道,终于在一个大醉的夜晚,半推半就之间冲破了道德的底线。

  丁苗苗身边的追求者当然不乏其人,按常理她应该不屑于充当第三者的角色,可偏偏这位丁大小姐才学过人、事业有成,同龄男性几乎只能仰视,所以挑来挑去,最后却给自己挑了这样一个见不得光的角色。
  前天,两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丁苗苗便与李钰聊起了谢东的事,由于是和医学有关,所以李钰非常感兴趣,在反复观看了摄像资料后,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个又冒烟又着火的家伙,充其量是个会变戏法的骗子而已。
  其实,李钰之所以如此的肯定,也是有一定原因的,在西方的主流医学界,对中医以及经络学说是并不承认的,而在欧美留学多年的他,自然深受影响。加之听说心上人又受了谢东的奚落,自然义愤填膺,于是当即表示,要去会一会这个装神弄鬼的骗子,凭自己的火眼金睛,一定要当场揭穿骗局不可。丁苗苗开始并不同意,因为揭露骗术这类工作并不适合一个外科医生去做,但李钰始终坚持,非要替她出这口气不可,最后也就只好同意了。

  本以为李钰会从医生的专业角度发现一些问题,可万万没想到居然闹了一个半身不遂。离开诊所之后,李钰通过熟人找了一家私立医院做了一个全身CT扫描,结果所有器官全部正常,这可有点傻眼。
  作为医生,各项检查指标他都看得明白,可半侧肢体麻木和肩膀的不适又切实存在,这到底是咋回事啊?莫非这个谢东会什么邪术不成?可那都是伪科学呀!
  丁苗苗建议去大医院继续检查和治疗,但被李钰否决了。CT片子明摆着,上什么医院都是一样。何况以他在省内医学界的身份和地位,去任何一家医院都会立刻引起大家的注意,这当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可万一有好事者稍加挖掘和联想,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如今这网络时代,用不了半天时间,他与丁苗苗那点事恐怕就大白天下了。自己无所谓,最多就是点风流韵事而已,但丁苗苗就不同了,怎么说也是个没结婚的大姑娘,一旦传扬开来,影响太大了。基于这些顾虑,所以他坚决不同意去医院治疗,而是决定先在这家私人诊所观察一天再说。毕竟自己就是经验丰富的医生,即便有什么异常还是可以把握的。

  强忍着难受观察了一晚上,却越观察心里越没底了。
  肩膀的不适感丝毫没有减轻,半侧肢体的麻木也愈发严重,虽然再没有其他症状,可这些足以让李教授浑身冒冷汗的了。
  按照现代医学的理论,大脑是控制人体的司令部,肢体麻木偏瘫,一定是大脑的血管和神经出了问题,而目前十多个小时过去了,症状没有任何缓解,一旦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那可就麻烦了。于是赶紧又来了一个全身检查,可所有影像和化验结果都与昨天一样,一切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