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0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句话确实把谢母吓着了,情急之下,她一把扯住那男人的衣襟,然后回头对谢东喊道:“东子,你快过来呀,给人家赔礼道歉呀……”
  男人明显不想再纠缠下去,猛的挥了一下手……当然,他并没有想伤害老人的意思,可是谢母年逾七旬,身体又单薄瘦弱,如何扛得住这份力量?身子一晃,脚步踉跄着便朝后倒去。
  “妈!”谢东发出一声惊呼,将手里的擀面杖丢在一旁,一步冲上前去,拦腰抱住了母亲,定睛一看,只见老娘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浑身哆嗦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男人也愣了,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冒失,所幸没出什么意外,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言不发,推开门就朝外面走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就算是再没有脾气人,此刻恐怕也要小宇宙爆发了。
  一瞬间,愤怒让大脑一片空白,冲动将理智抛到了九霄云外!他怒吼一声,身形如箭一般射出,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男人的后背上,在拳头与皮肤接触的一刹那,他竟然感觉强大的真气化作一团蓝色的火焰冲出体外,狠狠地砸进了对方的身体。
  那一拳击中的位置是后背的“肩前穴”,位于肩胛骨的骨缝处,其实,此穴也是他刚刚选中的奇穴之一,由于位置稍深,所以第一针没扎在那里,该穴位于手三阳经和足太阳经的交汇之处,一旦受制,则半侧肢体僵直麻木,剧痛难忍,至少需要数日才能恢复。
  当然,这一拳之所以正中穴道,其主要原因是他常年从事按摩推拿,对穴位有一种职业性的敏感,其次,就是他也没有勇气照着对方的后脑勺上来一下。

  男人的一条腿已经迈出了门槛,忽然停了下来,他吃力的转过身子,两只眼睛充满恐惧和疑惑,几秒钟之后,突然噗通一声摔倒在了门口。他马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但还是站不稳,摇摇晃晃的伸手想去扶门框,可那条胳膊却好像不怎么听使唤,比划了几下,又一头栽倒在地。
  他试图再次站起来,可几次都没成功,最后坐在门口的处,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两只眼睛瞪得像小包子似的,直勾勾看着谢东,喉咙里呼噜呼噜的一个劲儿响个不停,好像要说什么话,却听不出个数。
  好半天,他终于说出了一句话,虽然还有些含糊,但基本能听清楚了。
  “你搞的什么鬼……”
  如果男人呲牙咧嘴疼得满地打滚的话,谢东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毕竟肩前穴的痛感很显著,拳头虽然比不上针刺的深度和精度,但自己的手劲儿很大,所以,绝对会疼上一阵的,可如今这番景象,他却压根没想到,看着男人好像半身不遂似的,他也有点懵了。
  “你……少装,别在这里耍无赖!谁捣鬼了,是你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憋了半天,他支吾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心里暗想,这就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男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巴,却没发出声音,只是皱着眉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站起来,挣扎了半天,却没有丝毫效果,最后抬起头,苦笑着道:“过来……扶我……一下。”
  谢东犹豫了一下,刚想走过去,可转念一想,万一这小子假装的,把我骗过去,然后再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呢?想到这里,不但没有往前走,反而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母亲身边。
  正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车门开关声,他循声望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路边,常晓梅下了车,正朝诊所这边走过来。

  还没等进门,她就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没敢往诊所里走,而是站在原地,朝屋里张望了下,看见谢东和谢母都在,这才低头又看了一眼瘫软在门口的男人,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不是北方医院的李钰老师吗?”她小声问道。
  男人也不回答,只是一直低着头,用一只手不停的在手机上打字,似乎在发信息。
  “我是常晓梅,你不认识我?”常晓梅又问道。
  男人依旧沉默不语,而是将脸扭向另外一边。
  没五分钟光景,一台丰田SUV打着双闪灯急驶而至,车刚一停稳,只见丁苗苗从车上跳了下来,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快步走了过来。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把坐在地上的男人搀扶起来,然后转身便朝外走去。
  常晓梅愣愣的看着两人的背影,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见丁苗苗和那个男人走了,谢东这才探头探脑的从诊所里走出来,尴尬的朝四外看热闹的邻居笑了笑,赶紧将常晓梅让进了屋。
  “常局长,你认识刚才的那个人?”关上了大门,他才试探着问道。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他是北方医院胸外科主任,叫李钰,是咱们市里外科的头把刀,留美博士,可是他为啥不认我呢。”常晓梅若皱着眉,低头沉思了片刻,这才对谢东道:“刚才是不是出了啥事了?”
  谢东连忙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包括丁苗苗对自己的种种质疑都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
  “这个女记者的事以后再说,我就想知道,刚刚李钰为什么走路跟脑血栓后遗症似的?难道你们打得很凶吗?”常晓梅还是有点不解的问道。
  “其实……我俩好像不算打架吧,顶多算是互相撕扯。”谢东挠了挠头道:“倒是最后这一拳,确实是我打的,应该是打在后背的穴位上了,但顶多就是疼一阵,也不应该这样呀。”

  这就有点奇怪了,一般而言,打架,头破血流很常见,但半身不遂就不好解释了,除非是在打斗中引发了脑血管的某些疾病。一想到这里,常晓梅顿时紧张起来了。
  她大致推算了下时间,两个人离开起码有十五分钟了,如果真是脑血管方面出了问题,以李钰的经验,一定会就近治疗的。于是,她拿出手机,给附近几家医院的急诊挨个挂了电话,得到的答复都是没见有类似的患者,最后索性把电话打到了北方医院,还是没发现李钰的行踪。
  怪了,路都走不了,不去医院能去哪里呢?她拿着手机陷入了沉思,半天也没说话。
  见常晓梅沉默不语,谢东也不敢打扰,只是搀扶着母亲去里屋躺下,又伺候着吃了点药,这才转出来,见她还是坐在那里发呆,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上次秦枫也中了自己一拳,位置虽然不一样,但效果似乎差不多,只是没有李钰这般半身不遂的表现。这可麻烦了,该不是又点穴了吧。
  想到这里,赶紧从里屋的行李中翻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看了几眼,顿时一切都明白了。
  在读那两本书的时候,他对一些感兴趣的内容做了摘录,其中绝大部分是“擒拿论”中关于点穴的部分,或许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吧,这些内容令他分外着迷,所以记得还挺全面的。按照笔记上摘录的内容,“肩前穴”受制就是半侧肢体麻痹,和李钰的情况完全相符,只是书中记载,类似“肩前穴”这种位置比较深的穴位,除非有极其深厚的内力,否则很难达到效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