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9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辉正色道:“陈汝宁被杀一案已经重新调查了,目前最高检和最高法都介入了此案,穆连恒的死也必须有人负责,我相信他们都会受到公正的惩罚,至于谭志海,你大可以放心,他的日子没多久了。”
  刘子光脑海里闪过了另外一些人的名字,但他终于还是没说,因为他不想让赵辉尴尬,复仇的事情还是指望自己比较靠谱。
  “好吧,我可以复职担任红星的总经理,不过我有个要求。”刘子光不再卖味了,大敌当前,还是尽快进入正题的好。
  “你说。”赵辉显然是有备而来,打开了小本子准备记录刘子光的价码。
  “我需要五千支自动步枪,一亿发子丨弹丨,装甲车、迫击炮、牵引式107毫米火箭炮和配套的卡车五十套,大口径机关枪和防空武器,以及一些直升机。”
  刘子光狮子大开口,赵辉苦笑着把本子合上了,说:“联合国决议我们是不能违反的,一枪一弹都不能进入西萨达摩亚,不过我有个办法能帮到你。”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一个金属盒子递过去:“有了这个,你就能凑成一套了。”
  刘子光打开金属盒子瞄了一眼,笑道:“他们怎么舍得让你把这个给我。”
  赵辉说:“这东西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处,对某些人来说却极其重要,这东西其实就是一张牌,不在于牌面大小,而在于打出去的时机,现在国际上有人趁机给我们上眼药,我们也不会让他们好受的。”

  刘子光收起了金属盒子,又说:“我还有一个要求,最近从晨光厂订购了一批东西,我希望海关方面能放行。”
  “你是说那批申请报关的气象火箭么,没问题,小事一桩,回头我安排一下,直接走空运到加蓬,你们去自提就行了。”赵辉显然对这件事早就掌握的清清楚楚。
  “不怕被人查么?”
  “呵呵,武器禁运只是联合国决议而已,没有人具体执行的,毕竟西萨达摩亚不是利比亚,除了澳大利亚和日本巴西等几个国家,没有多少人关心的,更不会有国家闲到派军舰来执行海上封锁,所以,这只是一个纸面上的文件,你明白么。”

  刘子光当然明白,要不然也不会提前半年就从东欧购买军火了,不过比起索普的手段来,他还是要逊色一筹,那些没有职业道德的波黑军火贩子,收了索普的黑钱就把刘子光的货给扣了,这笔帐自然也是要清算的。
  赵辉又说:“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老朋友马上就要来到西萨达摩亚了,至于是哪位老友,等你见到就明白了。”说完狡黠的一笑。
  会晤到此结束,赵辉还有其他的职责,那就是代表国家探望困在伍德庄园的中国籍工人们,这里大概聚集了三千名工人,分别属于中建总公司、华夏矿业集团、至诚海外建筑公司等单位。
  西萨达摩亚的内战导致饮水和供电的断绝,但好在伍德铁矿的基础建设已经初具规模,有自己的柴油发电站和净水站以及泵房等,就是食物和药品严重短缺,不过在香蕉园里总归不会饿死人。
  赵辉接见了中资公司的代表,向他们转达了祖国人民的亲切慰问和真诚祝福,也请他们体谅国家的难处,西萨达摩亚基础设施落后,滞留人员众多,一时间无法在第一时间全部撤离,但请大家放心,祖国一定尽力保证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在座的企业代表也纷纷表示,感谢祖国的关怀,工人们的情绪非常稳定,在伍德庄园也非常安全。
  正说着,远处却传来隆隆的炮声,赵辉脸色微变,代表们却神态自若,看样子早就习以为常了。
  赵辉没有在伍德庄园逗留,事情办完之后他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他走后,贝小帅忿忿不平的说:“光哥,你真答应和他们合作么?这帮货简直太无耻了,我要是你就和他们决裂,老死不相往来。”

  刘子光意味深长的说:“小贝,你还年轻啊,意气用事只能图一时痛快,成大事者必须学会隐忍。”
  贝小帅嚷道:“忍什么忍,忍到被人家判死刑,嫂子割腕自杀,大爷被放射性物质搞出脾脏肿大,还忍。”
  刘子光笑笑没说话,他只是再次打开那个金属盒子看了看,里面除了美钞几块美钞印刷版之外,还有一张手工抄写的纸,上面记录着一些名字和地址,那是赵辉附送自己的私人礼物。
  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郊外某小镇,这里是传统的中产阶级聚居区,治安良好,生活悠闲,住在这里的大多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白人以及少量的亚裔移民,很少能见到墨西哥小偷和黑人醉鬼。
  镇上新搬来一户中国家庭,一对老夫妻和一条狗,两人都不会说英语,见人只能点头微笑,看起来非常和善,他们家的房子很大,有游泳池和网球场,还有两辆奔驰车,似乎经济条件相当不错。
  老头喜欢早起散步,每天都要沿着房子后面的小河走上半个钟头,河水很清澈,清的能看见水里的鱼,岸边绿草如茵,很少有路人经过,幽静的沁人心脾。

  这天早上,老头吃完麦片粥和黄油面包,像往常那样换上纽巴伦的运动鞋和欧米茄运动款的手表出去散步,走在清晨的河边,青草上一颗颗露珠晶莹剔透,空气清新的能洗涤人的肺部,老头深深呼吸着空气,做陶醉状。
  忽然后面跑来一个白人男青年,套头衫,运动短裤,典型的晨练打扮,他很阳光的和老头打了个招呼:“hai.”
  老头慈祥的点点头,这个金发青年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小儿子,他也喜欢运动,是大学里的橄榄球运动员。
  那个白人青年停了下来,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tanzhihai?”
  老头的脸色当时就变了,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

  “你是哪个部门的?”他低声问道。
  白人青年笑笑,从腰间拿出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用蹩脚的汉语说道:“跪下。”
  老头没有逃跑,没有反抗,也没有呼救,他颓然坐到了地上,嘴里喃喃自语着谁也听不懂的话,一副末日来临的表情。
  白人青年走到他身后说道:“刘子光托我向你问好。”他的口音里带着一股淡淡的俄国味儿。
  说完他收起手枪,掏出一根钢丝绕在老头脖子上双手一用力,瞬间终结了一条生命,他翻过老头的尸体,解下手表和戒指,拿出皮夹子里的钞票,然后扬长而去。

  昔日威风八面的谭主任,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异国他乡,河水孱孱,野花烂漫,谭志海无神的眼睛望着天空。
  一小时后,尸体被邻居发现,镇上的治安官前来调查,却被赶来的州警和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接手了案子,并且很快给出一个结论,老头是被图财害命的流浪汉杀死的。
  日期:2018-12-1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