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10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现在不一样了啊,现在我是一个曾经为德高望重老干部治过病的名医,一个卫生局局长都认可的科技人才,这身份的大夫,总不得有一个固定的收费标准呀,他在心里琢磨着,该多少钱合适呢……
  见他不出声,那汉子有些沉不住气了,走过来低声说道:“谢老师,我知道您是专门给高级领导看病的,您看这样行不,只要病治好了,我……”
  他赶紧打断了那汉子的话。
  “你可不要乱讲话啊,谁说我是专门给高级领导治病的?要是专门给高级领导治病的话,你们能找到我吗?”
  “那是,那是。”汉子满脸赔笑,不住的抱拳作揖。
  他的脑子还是有点乱,伸着脖子朝门外看了看,又回头疑惑地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那人压低声音道:“昨天您给关书记治病的时候,报社跟来的那个记者,是我一铁哥们,回家就给我挂电话了,说你简直是活神仙!”
  原来如此!正所谓口口相传,昨天来了十来号人,谁还没有个三亲两故的呢?再加上关老爷子那显赫的身份,根本就不用做广告,消息一定跟插了翅膀似得,眨眼就传出去了。
  如果这样的话,今天这几十号人岂不又是活广告!十传百,百传千,过不了多久,搞不好老子真就名满天下了。想到这里,心里就跟三伏天吃了冰块似的,就剩下一个字了-----美!
  可是,给关老爷子治病是免费的,现在可不能再免费了,那到底该收多少呢?
  “谢老师,是不是我爸爸这腿……”见谢东始终沉吟不语,那汉子倒是有点急了。、
  他这才回过神儿来,一时也来不及细琢磨,简单看了下病情,便随口说道:“问题不大,一两个疗程就差不多了,一个疗程四次,每次200块钱。不过我这里不能医保报销,怎么样?”
  这个价码并不是临时决定的,之前在平原县,师傅每次治疗的收费标准基本就在100-200之间,他已经采用的是上限了。然而,慌乱之中他却忽略了一点,当时师傅的身份是一个赤脚医生出身的江湖郎中,而他现在是为高级首长治病的谢神医。
  一盘凉拌土豆丝,在街边的小吃部只能买10块钱,放到五星级酒店,那至少得要五十大元,土豆还是那个土豆,做法没准也大同小异,可身价却相差悬殊了。
  “一次二百,四次八百?两个疗程一千六?”患者儿子瞪大了眼睛,像小学生做算术题似的把价格又重复了一遍。
  坏了!看这个架势,价格好像是定少了,早知道这样,一次再加五十块钱,一个疗程凑个整数好了。他在心里嘀咕道,可转念一想,那不成了一次二百五了嘛,这数目也太缺心眼了呀,直接要三百不就完了……
  “恩……是这样的,我刚刚说的只是个大概的估计,具体情况还需要视病情而定。”他赶紧把话往回拉了一下。
  “谢老师,没想到您这么大的本事,却收费如此低,真是医德高尚啊!”患者儿子有些激动的打断了他的话茬:“我爸的腿要是好了,我一定给您送块匾,写上四个大字,仁心仁术、大爱无疆!”
  去你个腿儿吧,这***是八个字,他在心里嘟囔道,完了,看来真是要少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多也好,少也罢,就只能按照这个标准来了,好在外面还有几十号人候着,第一个就算是要少了,从其他人身上慢慢再往回找呗,毕竟病情不一样,用师傅的话说,耗费的功力也不一样呀。
  心里这么想着,手上可没闲着,检查一番之后便拿出针来,按照穴位开始针灸。
  膝关节滑膜炎这类的疾病主要是关节滑膜的无菌性炎症造成的,一般有关节腔里有积液。西医的主要手段是抽出积液然后消炎,严重的也可以进行手术治疗,但年龄大身体不好的患者,对手术的耐受力有限,所以对老年病患而言,一旦患病,就意味着漫长的治疗过程。
  而中医认为,此类疾病均属于风寒湿邪入侵关节所致,通过一些针灸等物理手段,促进血液循环,保持经络畅通,也可以达到治愈的效果。
  即便不看过常怀之的书,他对这类疾病的治疗也是有些手段的,现在更加是如虎添翼,不到半个小时,五根针一拔出,患者原来两条连弯曲都无法做到的腿,顿时见了效果,虽然还不能下地,但起码自如了许多,于是,全家人喜笑颜开,连连竖起大拇指赞道:神医,简直是神医啊!
  “神医可不敢当,但是两个疗程下来,保证让你站起来,要是再巩固几个疗程的话,就算不能踢球,踢个毽啥的没问题。”他一边擦着手,一边随口说道。心里却想,既然你嫌便宜,那我就给你再加上点,反正我这玩意也没什么本钱,费一膀子力气而已。
  “真的呀,那简直太好了。”患者听罢,更加喜形于色。
  虽然说话的声音不高,但门外候诊的人还是听个真切,顿时又引起一阵骚乱,若不是谢宝山全力维持秩序,众人差点一拥而进。

  “下一个!”他略微喘了口气,便朝门外喊道。
  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本就是至善至上的功德,成就感不言而喻。对于一直浑浑噩噩混日子的谢东而言,每治愈一个病患,不仅是有成就感的问题,同时也意味着对奇穴理论的进一步认证,而随着认证的深入,奇穴理论所带来的效益会越来越丰厚。
  这帮人还没出去,第二个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进来了。
  在询问病情的同时,他往门外瞥了一眼,不由得暗中吃了一惊,就这么大会功夫,门外的人似乎有多了不少。队尾已经拐了好几个弯了。
  这个有点麻烦了……按照这个架势,就是看到后半夜也看不完呀,他不禁有点发愁了。

  正挠头之际,魏霞的电话进来了。
  “我马上就到,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她口气焦急地问。
  他略微迟疑了下,跟患者及其家属打了个招呼,拿着手机进到了里屋,然后关上门小声说道:“你不用着急,这边啥事都没有。”
  日期:2018-12-11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