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9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霞本来就是刀子豆腐心的人,两句软话就扛不住了,见秦枫说得如此恳切,把手一摆道:“算了,你以后少欺负他就行了,如今你是领导干部,得罩着点你姐夫才对嘛。”说完,看了谢东一眼,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谢东也尴尬的笑了下。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他起身上厕所,回来的时候,饭局已经临近尾声,秦枫和林静出去去结账了,魏霞正和母亲张罗着打包,两个老头也不喝了,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面红耳赤的说着什么,他忽然感觉有些无聊,便打个招呼,独自朝门外走去。
  刚出了包饭,却见秦枫和林静迎面走了过来,林静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秦枫的臂弯之中,好像低声说着什么,秦枫一边侧耳倾听,一边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林静立刻浅浅的笑了,猛一抬头,发现他正在对面,脸顿时红得像秋天的苹果,赶紧从秦枫的臂弯中挣脱出来,羞涩的低下了头。秦枫则面不改色,和他打了个招呼,两个人便继续朝包房里走去。
  擦肩而过,谢东忍不住回头望去,却发现林静的头又靠在那宽大的肩膀上,秦枫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修长的手指缓缓向下滑去……
  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猛然间想起了一句诗: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唉,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由于诊所只有一张床,谢东自然不能回去住了。老两口也心照不宣,根本就没让儿子上车,只是笑呵呵的叮嘱早点休息,弄得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们俩去哪?”见秦枫的车走远了,他低声问了一句。
  “当然是回家呀。”魏霞很自然的道,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暧昧的笑了下,凑过来低声说道:“咋了,想玩浪漫呀,要不,咱俩去宾馆?”
  本来就有点尴尬,被魏霞这一逗,他脸都有点红了,所幸黑灯瞎火的也看不出来,缓了一阵才愣愣地道:“回家?你在这里还有家呀?”
  “废话,狡兔三窟嘛。”魏霞说着,启动了汽车。
  “我可告诉你呀,将来有了出息,跟我可不许狡兔三窟。”魏霞一边开车,一边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
  如果以数量论的话,魏霞绝对不止狡兔三窟了,她在很多大城市都置有房产,在省城更是拥有一套黄金地段的独栋别墅。
  半小时之后,车子驶入了别墅区,一栋栋小楼藏在高大的围墙后面,一派深宅大院的景象,只看了几眼,谢东便不由得慨叹自己的卑微,在这样一个以金钱衡量人生价值的时代,浑浑噩噩的三十多年,简直不如这院中的一条狗活得更有意义。
  拐了两个弯,车子在一个大门前停了下来,魏霞拿出遥控器,轻轻按了下,铜制大门缓缓打开,看得他张大了嘴巴,半天也没合拢。
  “到家了。”魏霞说了一句,开门下了车。
  这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尽管是在夜里,但仍可以感觉到浓浓的绿意,穿过一条爬满青藤的小路,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家。
  “这房子不错吧,现在多少钱也买不到了。”魏霞打开灯,有点惆怅的说道:“本来是合计让我爸在这儿养老的,可惜他没这个福气了。”
  谢东哦了一声,环顾四周,到处都是精美的家具和摆设,真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两眼不够用的感觉。
  “以后这儿就是我们家了,等水厂建起来,我的工作重心也要往省城这边倾斜,正好就和你了。”魏霞说着,扭头看了一眼傻站在原地的他,不禁微微一笑。

  “咋了,不适应呀。”她凑过来轻声道:“没关系,慢慢就适应了。”
  谢东没有说话,心里还是有些茫然。
  这是真的吗?不论魏霞怎么解释,可他总是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这房、这车、这院子、就连那自动的铜制大门,怎么可能跟自己扯上关系呢?
  “魏姐……”

  他刚一张口,就被魏霞打断了。
  “不许这么叫了?”魏霞温柔地贴了过来,身上淡淡的幽香令他一阵眩晕。“以后喊我老婆吧。”
  老婆……多温馨多美好的一个词呀,他想,可是,不论从什么角度看,都不可能是他称呼魏霞这样女人的。
  “别傻站着了,先去洗澡吧。”魏霞毕竟是过来人,自然少了些矜持,说罢,也不管谢东想什么,三下两下就把他推进了卫生间。然后在外面侧着耳朵听了阵,直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这才这才抿嘴一笑,悄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谢东正闭着眼睛洗头,忽然感觉一团绵软贴在了后背上,连忙睁开了眼睛。
  魏霞两只柔嫩的胳膊紧紧的搂着他的腰,身体随着滚落的水珠轻微地颤抖着,滚烫的舌尖轻轻舔着他的耳唇,口中发出令人心醉的呢喃……
  他被这种美妙的感觉融化了,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蒸腾的水汽充满了整个浴室,连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了。
  “一会儿给我按摩吧。”魏霞在身后轻声说道。
  “那你也得让我先洗澡啊……”他轻声说道,然后缓缓地转过身,紧紧将魏霞拥在怀中。
  这是他的人生第一次,刚刚开始,便草草收场了。
  在最后那一瞬间,整个浴室中突然弥漫一股浓郁的酒香,好像淋在身上的是陈年的佳酿一般。

  魏霞本是吃吃的笑着,突然闻到了酒味,连忙抬起头四下看了看,然后吃惊地道:“这味道就是青云观老酒独有的香味,真是奇怪了,怎么会……”说着,她瞧了眼光溜溜的谢东,把他的全身闻了一遍。
  “到底是哪来的酒香呢?”她愣愣地道。
  谢东也闻到了。只不过此时此刻,他还沉浸在刚刚澎湃之中,感觉身体似乎正在酝酿一股强大的力量,激荡的真气沿着任督二脉循环往复的游走,泥丸宫中的内丹更是异常活跃,丹华万丈、冲天而起!
  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突然感觉两只手掌有些异样,低头一看,掌心之中竟然升腾出两团的火焰,蓝色的火苗在手指间萦绕盘旋,更加神奇的是,蓬头中流出的水落在上面,火焰居然没有熄灭。

  “天啊,你的手!”魏霞几乎是跳起来的,连连后退了几步,差点把浴屏撞倒了,她指着谢东喊道:“水还浇不灭!”
  手掌中的丹火明显比下午的还要旺,谢东试探着将手掌放在水流最密集的地方,只见细密的水珠穿火而过,淡蓝的火苗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反而跳动得更加厉害了。
  屏气凝神,稍加引导,感觉内丹缓缓下行,手掌中的火焰这才一点点自行熄灭了。
  见火灭了,魏霞赶紧走了过来,抓住他的手仔仔细细的研究了半天,瞪大了眼睛问道:“对了,下午那个女记者非要脱你裤子,是不是就因为这个?”
  “应该是吧。”谢东抹了一把脸上飞溅的水珠:“她可能认为我玩了些把戏。”
  “那这火……到底是咋回事?”魏霞还是不懂。
  “说实话,我也说不太清楚,师傅教我丹阳功的时候,并没有说丹火可以练到手上,要么是他故意没跟我说,要么是他也不知道。”谢东无奈的道。
  魏霞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天,猛地扑上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使劲亲了好几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