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9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场面缓和下来了,关老连忙把丁苗苗叫了过来,先看了看她手腕上的伤势,然后对谢东道:“刚才我也没看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怎么伤得这么重?”

  谢东也搞不太清楚,只好硬着头皮凑过来,正打算看上两眼,不料丁苗苗却将身子一转,淡淡的道:“一点外伤不碍事,一会我自己去医院处置下就可以。”
  他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尴尬的笑了下,又退了回去。
  魏霞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如今见丁苗苗的手腕肿得跟小馒头似的,不由得也皱了下眉头,正想说几句客气话安慰一下,不料丁苗苗突然转回身,仍旧冷冷的对谢东说道:“谢医生,不是我胡搅蛮缠,是我确实对你刚刚说做的一切心存质疑,这个不算过分吧?”
  谢东想了下,只好点头道:“确实不算过分。”
  “那就好。”丁苗苗说罢,指着人群当中的一位男士继续道:“这位是都市晚报老年板块的主编王老师,他和我一样,今天也是抱着极大兴趣来的,不知道你能否详细解释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切呢?烟雾从何而来,酒味又是怎么回事,还是有手上的火苗,这些都是报道的重点呀!”

  这番话表面上已经很客气了,但是在谢东听来,绕来绕去还是怀疑两个字,他有些无奈,并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有些事他自己也没彻底搞清楚,于是只好苦笑了下,喃喃地说道:“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今天是给关老治病,哪有那么多时间呀。如果你真感兴趣,我们可以再约个时间详谈,今天就到这里了吧。”
  还是赶紧结束吧,他想,这么一吵一闹,诊所里里外外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万一要是那句话说错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等一切安顿下来再做打算吧。
  听谢东这么说,丁苗苗不由得在心里阵阵冷笑,在她看来,面前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换个时间详谈?那岂不是给了他耍手段的机会!不过,这小子确实有两下子,刚才上衣都脱了,身上确实什么都没有,手上也没有白磷的味道,那他到底是怎么搞的呢……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谢东,最后目光还是落到裤子上。
  谢东本来就瘦弱,加上在看守所里关了一个多月,说是皮包骨也差不多,而如今身上穿的裤子是魏霞前夫刘世杰的,两人虽说身高差不太多,可刘世杰要胖一些,再加上休闲裤原本就有些肥大,现在穿在他身上,实在是晃荡得很。
  对,问题一定就在这条裤子上。好端端的为啥要穿这么不合身的裤子,里面一定藏着什么道具,就跟变戏法的一样,所有的秘密都在毯子下面呢!想到这儿,她不禁冷笑一声。
  “谢医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还是希望你把裤子脱下来,你可别告诉我,里面没穿短裤。”

  “啥?还脱,你没完了呀!”谢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娘们啥意思呀,为啥就非要自己脱裤子呢!难道是魔术表演看多了,真把我当成变戏法的了呀!
  老子是个医生!他真的愤怒了。既然如此,今天就脱给你看,反正我一个大老爷们也没啥可怕的,但是如果什么也没发现,那咱们可就得说道说道了。总不能跟美国打伊拉克似得,叮叮当当的打了一通,最后也没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随便按个罪名把萨达姆一杀,就拍拍屁股了事。
  “我可以脱,但,脱了之后呢?”他强压心头怒火,尽量平静的问道。
  这句话反倒将丁苗苗问住了。她愣了一下,随即想明白了。
  这是最后一张牌了,她想。用这种方式让我知难而退,江湖骗子在原形毕露之前,通常都是这副嘴脸,将问题抛给对手,然后赌对手不敢接招……我偏不信这个邪,全中国中医大夫成千上万,就没听说看病的时候脑袋瓜子冒白烟的,那都是武侠小说里的场景。
  “如果你裤子里什么都没有,那我认输,给你赔礼道歉。”

  “你不用道歉了,我裤子里有东西。”谢东脱口而出,不过立刻就后悔了,显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一位女士如此调侃有些不妥,可话说出去了也收不回来,只得硬着头皮死扛。
  丁苗苗却不为所动,既没有表示愤怒,也没有继续纠缠,而是跟没听见一样,往前跨了一步,几乎站在了谢东的对面,冷冷的道:“脱吧,我就在这儿看着。”
  两个人顿时僵住了。
  一旁的魏霞有点绷不住了,她一步挡在谢东身前,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对丁苗苗道:“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在关叔叔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哄出去了。”
  丁苗苗哪里吃这一套,手腕上的剧痛本就令她愤怒,谢东的流氓式的调侃更加火上浇油,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当面揭穿这个骗子的丑恶行径,方能出胸中这口恶气。
  “请你闪开。”她小声道,两只眼睛仍旧紧盯这谢东,生怕他利用这个机会搞什么鬼。
  魏霞没有动。
  “我再说一遍,请你闪开。”丁苗苗提高了嗓门:“既然你和姨夫认识,那就应该是个明事理的人,别像个泼妇似的!”
  这句话算是捅了马蜂窝,魏霞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从小到大,还没人敢用这样的字眼形容她。她想都没想,抬手就是一巴掌。
  当然,这一巴掌并没有打过去,因为谢东一把抱住了她。

  “行了,我脱还不行嘛!”他大声喊道,
  说罢伸手解开裤腰带,裤子直接就滑落在地面上。
  由于脚上穿着皮鞋,裤子一时挂在脚面上,谢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鞋也脱掉,赤着脚三下两下将裤子蹬了下来,然后抬头对丁苗苗道:“这样可以吗?”
  丁苗苗也不说话,伸手便将裤子拿了起来,里里外外认真仔细的研究了半天,不禁有点傻了眼。
  除了裤兜里的钱包,啥也没发现!怎么可能?她默默的想道,不对,一定是这家伙趁人不备,将藏在里面的东西扔掉了,毕竟刚才乱哄哄的,他有的是机会。
  屋子里的人都不出声,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丁苗苗,不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大家都为她捏一把汗,不晓得这位漂亮的女记者该如何收场。
  “我可以穿上了吗?”谢东道:“你不会让我把裤衩也脱了吧。”
  人群中传来一阵窃笑,丁苗苗脸微微红了下,咬着嘴唇半天也说不出话来。魏霞可不管那一套,走过去一把将裤子扯了回来,然后递给谢东,撇着嘴道:“穿上!跟她费什么话。”

  “这回大家还有没有话说?”始终沉默不语的关老突然说道。见众人都转回身,他清了下嗓子,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在市面打着传统文化旗号行骗的人大行其道,但是,这并非传统文化本身出了问题。”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片刻,见大家都在侧耳倾听,于是便将自己与丁苗苗之间的争论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了一遍。
  “按理说,让小谢医生当众脱衣是很不礼貌的,但是,我并没有制止,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相信他不是骗子,真金不怕火炼,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一关都过不去,那如何让更多的人民群众信服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