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诛心之辞。”方晟无奈地说。
  “你觉得诛心,对我来说却是很现实的事,一年多来就有人劝过,说你实在喜欢方晟,哪怕随便找个人嫁了,婚后继续保持来往……”
  方晟暴汗:“哪个人居然出这种馊主意?”
  徐璃深沉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道:“是我爸!你觉得馊主意,他却认真考虑过——十分认真,甚至有段时间开始物色人选!”

  “啊!”方晟目瞪口呆,脸上肌肉都僵硬了。
  “离异单身女子,做花花公子的小三,不,小三都算不上,你说这样的日子能长久吗?我是想跟你厮守终生,可你那边具备条件吗?除非——”她一字一顿道,“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虽这么问,实则方晟心里已猜到答案,不由头皮发麻,烦恼丛生!
  沿着驳迹斑斑的青石板路,两侧是细砖小瓦、飞檐挑梁的明代风格院落,恍惚间穿越到数百年前,来一场与名妓陈圆圆的幽会。
  沿街店铺林立,多数是古玩店、玉器坊、象牙铺子等,老板们并不急于吆喝顾客,反而悠闲自得喝着功夫,把玩手里的器皿,沉醉其间的样子。
  德信斋位于宝光街东南上首位置,显而易见是老字号古玩店。离那边还有二十多米,就看到门前围了一大圈人,不消说都是收藏爱好者,指着一幅画评头论足。
  走到跟前,牧雨秋站在人群里听了会儿便弄清原委:
  刚刚有人捧了张顺治皇帝的御题画到德信斋估价,老板不在,伙计顺便一瞧说是赝品,不肯给价格。卖家不依了,索性把画挂到门口请藏品们评判,扬言要是伙计说错了立马砸德信斋的招牌!

  画名叫《饮马落沙河》,据卖家介绍为顺治八年所作,此画名为饮马,却未画一滴水,然而浮在水面的落叶、马腿立在水中和马童挥鞭戏水的姿态无不显示是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构思精巧创意独特,堪称顺治皇帝书画中的精品。
  此画列入清代《韵石斋笔谈》书画类目录,是有据可查的帝王作品,其流传也算有序,每代收藏者均有家谱或书信为证,交接清清楚楚,绝无拖泥带水,是藏家最看重的来源清晰,脉络分明。
  相比康熙乾隆,顺治的书画水平稍逊一筹,但由于在位时间短,流传于世的作品少,物以稀为贵,民国以来受到藏家们的青睐。很多人或戴上眼镜,或拿着放大镜,轮流靠近仔细观摩。
  有个显然是资深藏家说,画是真品,原因一是质地,顺治皇帝的水墨画喜用素绫,因为洁白致密而带有丝光的材质能衫出墨色的浓重黝黑,对比强烈;二是画风,顺治皇帝多以临仿董源、吴镇为主,墨色浓郁,笔力沉厚,以水墨笔法点染,富于疏朗简淡的意味;三是印章,皇帝御用印章印泥清楚,印字雄浑,因此应为真品。

  人群中有个杠头立即反击说大路道理人人都懂,说了等于没说,例如印章,目前已知的顺治画作印章都是‘顺治乙未御笔’,即专门为乙未年书画创作镌刻的年款印,造假者也知道这个,凡做顺治赝品都用乙未年款,不能作为鉴定依据!
  当下藏家分为两派吵炸了锅。
  伙计听不下去了,从店里跑出来说吵什么吵,假的地方很明显嘛!他指着画面右侧枝叶说,大家瞧这根竹枝本来想画成斜向下,下笔时犹豫不决,画到一半发现效果不好,影响右半面的意境,遂轧然而止,而后有人将竹枝分为两个节杈弥补原先差错,类似情况画面下部也有,再瞧那两块石头,还有那簇小草,仔细看就知道被加工过,明显两个人画的!
  咦,是啊,伙计说得不错!
  藏家们议论纷纷,越来越多人倾向于伙计看法,觉得画作修补痕迹较重,无疑两人合作,不可能是顺治皇帝御题画!
  卖家情绪慢慢冷了下来,左看右看,也感觉到不对劲起来,打算上前取下画赶紧跑路,别继续丢人现眼。
  “等等!”人群外响起个温和淳厚的声音,“让我看看。”
  “哦,房老板回来了。”藏家们笑着打招呼。
  房老板中等个头,脸略有点圆,眼睛里含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从容穿过人群站在画作前看了半晌,笑眯眯道:
  “不错,的确是两人合作而成,但仍是顺治皇帝真迹。”
  人群中惊讶声一片。
  有藏家说:“老房,这句话可是前后矛盾啊,简直比外行还外行。”

  房老板不以为忤,依然笑道:“顺治七年户部尚书叫戴明说,浙江嘉定人,善画墨笔竹石,亦工山水,画风深受董其昌影响,其画墨气淋漓,笔致饱满,为当时书画大家……”
  “房老板又开始讲典故了。”有藏家笑道。
  “那是,收藏就图个乐趣嘛,”房老板接了一句,然后说,“顺治皇帝很欣赏戴明说的作品,也得到其引导和指点。现存顺治皇帝御本款的山水竹石画,个别较为稚拙、并不十分在行的笔墨间有些很精纯的笔法掺杂其中,大都经戴明说润色而成,后期有些御题书画甚至就由戴明说代笔,加盖‘顺治乙未御笔’而成……”
  “噢——”
  藏家们都露出恍然的神色。
  “所以说只要印章款识齐全,质地年份对得上号,都能算顺治皇帝的作品。”房老板笑着说。
  又有藏家紧盯了一句:“如果卖给德信斋,房老板肯出什么价?”
  是的,滔滔不绝说是一码事儿,自己买又是一码事,藏家们都关切地看着房老板。
  房老板略作思忖,竖起三根手指:“三十万,一口价。”
  藏家们都觉得价格还算公道,虽说画作水平不算高,且有他人润色成份,毕竟是早清皇帝御笔,单“顺治乙未御笔”那枚印章起码值十万。
  “这价儿有啥依据?”卖家问道。

  “两个月前顺治皇帝的《赏亭图》在碧海拍卖市场卖了二十七万,尺寸跟它差不多,也有戴明说润色,《饮马落沙河》胜在构思,名为河却无水,所以多几万块钱。”
  卖家拱手道谢,卷起画作快步离开。
  转了四五个巷子,来到一处小树林里,人影一晃,牧雨秋从树后转出来。
  “牧总……”卖家双手捧上画作想说什么。
  牧雨秋挥手阻住,深沉笑了笑道:“我都听到了……自己找车回去,注意别被人盯梢。”
  卖家应了一声闪退。
  隔了会儿,牧雨秋拨通方晟手机,道:“试探过了,此画是我花三十二万买的,他报三十万,论点与拍卖行完全一致;还有店伙计都鉴定为赝品,也得到大家认可,作为老板本可以维护声誉,或暂时回避,或附合伙计意见,可他偏偏站出来实话实说!方市长,姓房的果然是君子!”
  “知道了。”
  方晟淡淡说,看着夕阳余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呆呆拿着手机一动不动。
  想着周小容,又想到昨夜徐璃那番诛心之辞,更盘旋她提出的所谓唯一可行之策,心里乱糟糟一片。
  隔了很久,牧雨秋见方晟还没挂断,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先行挂断。
  日期:2019-01-13 07: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