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8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魏霞相比,除了年轻,林静似乎没什么优势,甚至缺少成熟女性的那种内在的韵味。矜持让她看起来有些刻板和不解风情。然而,与生俱来的清纯靓丽和纤尘不染,令她在谢东心中几乎完美的存在,这种存在令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这种存在占据了谢东的整个身心。
  可林静是属于秦枫的,甚至压根都不看自己一眼!他默默的想道,突然心里莫名的疼了起来……
  在被电话铃声吵醒之前,魏霞一直在做梦,一个妙不可言的梦。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梦中的愉悦仿佛还真实存在着,就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亦真亦幻、如醉如痴。
  迷迷糊糊地将电话抓在手里,她自己都不晓得说了一句什么,听筒里便传来常晓梅那略带揶揄的声音。

  “我说魏大小姐,这都啥时候了你还睡觉,至于累成这样嘛!”
  直到此时,魏霞才算真正的醒过来,她一边举着电话,一边四下瞧了瞧。
  奇怪,我怎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昨天晚上……对了,那小子跑哪去了?
  她呼的一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再定睛一瞧,只见谢东将几把餐椅并在一起,卷缩在上面睡得正香,手里还紧紧地抱着那只铁皮箱子。
  她顾不上听常晓梅说什么,起身朝餐厅走去。等走近了才发现,餐桌上的四个盘子空空如也,装酒的白瓷瓶倒在一边,伸手拿起来一掂量,好家伙,里面连一滴酒也没有了。
  活见鬼了!昨天晚上这小子不是给自己按摩吗,然后……然后应该做什么呢?那几乎是用脚丫子都能想明白的事,而且自己一直有强烈的感觉呀,难道都是在做梦吗?想到这里,她连忙检查了下身体,然后就愣在了那里。
  身体并无异常,自己确实在做梦。
  “喂,喂……在听我说话吗?”电话里传来了常晓梅略显焦急的声音。
  “我在听。”她木然地把电话放在耳边,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怎么样?人才昨天晚上用的怎么样?效果如何?”常晓梅笑呵呵地继续问道。
  “不怎么样。”魏霞气哼哼地道:“银样镴枪头,绣花枕头一个,中看不中用吃货!”一口气说完,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谢东还在睡,魏霞的说话声丝毫没影响他的香甜,他睡得很沉,时不时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魏霞越看越来气,四下看了看,也没什么称手的家伙,于是几步走过去,伸手在谢东的脸蛋子上狠狠拧了一下。
  这一下差点将谢东脸上的皮拧下一层,疼得他嗷的一声大叫,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手里的箱子也重重摔在了地板上。捂住仍在剧烈疼痛的脸蛋子,刚要发作,可一看横眉立目的魏霞,顿时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谁让你在这儿睡觉的?”魏霞大声问道,可是说完又感觉毫无道理,昨天是自己把人家弄回到家里的,现在又这样问,岂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吗?于是眼珠子转了转,话锋一转,又厉声问道:“昨天晚上你都干什么了?”
  其实,这句话也是明知故问,同样是色厉内荏、没什么底气,问过之后,她自己都有点泄气。
  “魏姐,我什么都没干呀。”谢东站在那里,怯生生地道:“你昨天喝多了,让我给你按摩,可是我按着按着,你就睡着了。”
  “你说什么?我睡着了?”
  “是啊,昨天那酒后劲挺大的,你趴在榻上没有几分钟就睡着了,我想把你挪到卧室去,可是……”谢东说着,用眼睛往魏霞身上瞟了瞟继续道:“你穿成那样,我也没敢挪动你,怕你醒了再怪我!”
  一席话说得合情合理,毫无破绽。魏霞被噎得半天说不出啥来,又仔细回忆了下,情况好像基本属实,她愣在原地,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温馨浪漫的环境,醇香醉人的美酒,几乎不设防的女人,所有这些条件加在一起,居然换来的是这个男人的如此表现,这简直不可思议,自己相中的这位难道是个柳下惠?如果不是,那其他答案可就有点虐心了。要么是一位疲软到无能的患者朋友,要么是自己的魅力不足以吸引人家。
  天啊,但愿是柳下惠吧。她默默地想道。
  “那……那你也不用窝在这里睡觉啊,就算不去卧室,客厅的沙发还有好几个呢,你可别告诉我,就为了守着这个破箱子。”嗦了好半天牙花子,魏霞最后才说出了这么一句。
  谢东却憨憨地笑了下。
  “那倒不是,我有点饿了……想过来吃饭,闻着酒非常香,忍不住就喝了几口,没想到刚喝的时候有点晕,喝多了反倒不怎么晕了,于是越喝越上瘾,最后就给喝光了。迷迷糊糊的想到沙发上去睡,可是……可是……”说到这里,他却支吾着不说了。

  “可是什么,快说!”魏霞是个急脾气,见谢东支支吾吾的,伸手又朝他的脸蛋子上比划了一下。
  谢东忙不迭地将身子往后闪了下,还没张嘴,脸却微微有点红了。
  “你……你……你睡觉不老实,穿得又……一伸胳膊蹬腿儿啥的,我怕我见了……受不了”说到这里,他尴尬的笑了笑,继续道:“后来我想,还是在餐厅将就一宿吧,要不,还不得淌一晚上鼻血啊。”
  虽然这都是昨天晚上想好的理由,却也并不完全是假话,实际情况也大致如此,而最后那句流鼻血的夸张形容,等于无声无息地拍了个马屁,让魏霞倍感受用。
  魏霞听罢,先是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咯咯笑出了声。
  谢东已经习惯了她这种时阴时晴的小姐脾气,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咧嘴跟着干笑几声,然后把箱子拎了起来,不料还没等站直,魏霞的身子却已贴了上来。
  “我就喜欢你这呆头呆脑的小样。”说着,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即又搂住谢东的腰,开玩笑似的道:“没想到你还蛮规矩的,这坐怀不乱的功夫都可以上感动中国了。”

  见过女人,但是没见过如此大胆火辣的。
  夏天穿得本来就不多,一团香软依偎在怀里,谢东顿时又出了状况。想推开又有点不太敢,只好缩手缩脚的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他不动,魏霞却一直在动。一只玉手悄悄的往下滑落,堪堪到了肚脐眼……
  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被魏霞这般尤物如此撩拨,谢东焉能把持得住,手中的铁皮箱子咣当一声掉在了地板上,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呼吸,一只手已经不自觉的搂住魏霞柔软的腰肢,那份积蓄已久的力量眼看就要挣脱思想的束缚,奔涌而出……
  电话却在这个关键时刻响了起来,而且声音奇大,简直到了震耳欲聋的程度,这声音犹如醍醐灌顶、当头棒喝,令谢东激动的情绪猛地冷静了下来,他赶紧轻轻地推开魏霞,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话的竟然是林静。
  算上租房子那次,这是他和林静的第四次通话。电话一接通,听筒里便传来林静怯生生的声音。
  “你今天回来吗?”虽然还是没有具体称呼,但口气已经不似从前那般生硬。
  “我……”他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魏霞,尴尬的笑了下,后退了一步,本想离得更远一些,迟疑了片刻还是保持了这个距离:“我今天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