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48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更说道:“反正她在学校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我想问一下,沈叶叶她在读本科期间,在生活作风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石更心里一喜,但脸上却是不解的表情:“你问这个干什么呀?”
  张向远叹气道:“我和沈叶叶要订婚了,可是我最近听说她生活作风不太好,还打过孩子,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知道让你说自己的同窗好友不太好,但我相信你能理解我,咱们都是男人,谁都想娶一个完完整整的女孩,谁都不愿意娶一个被人玩过的女孩,对不对?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我保证不会外传,我要跟别人说,你对我说过沈叶叶的事情,我就死全家。”
  张向远指天发誓,态度极其诚恳。
  石更挠了挠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以和叶叶的关系,我肯定是不应该在背后说她的。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听了你说的话,我要是不跟你说,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
  石更思忖再三,说道:“太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好说,我能说的是,如果你要是真的爱叶叶,还能用一颗宽容的心去对待她,我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
  石更拍了拍张向远的肩膀,上了自行车就走了。
  张向远仰头看了看天,此刻他的心里就像这十二月的天气一样寒冷。
  自从得知沈叶叶生活作风有问题以后,张向远就一直闷闷不乐,跟沈叶叶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强颜欢笑。
  张向远是真的爱沈叶叶,他总感觉沈叶叶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他才迟迟没有下决心跟沈叶叶提分手的事情。不过订婚的事情显然是不可能了,他就跟沈叶叶说单位派他在元旦的时候去外地出差,又不能换别人,订婚的事情只能延期了。
  今天听完石更的话,张向远觉得他离跟沈叶叶真正分手已经不远了。
  石更离开吉宁大学回了家,到家不一会儿,张悦就去接他了。
  石更问道:“那散白酒你让家里人喝了吗?”
  张悦嗔怪道:“你别提了,我拿给我爸喝,他喝过之后跟我说下周我再回来,必须给他带一大桶,否则他就要跟我算账。都是你害的,酒的事情你得给我解决啊。”
  石更开心地笑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石更让张悦把酒拿给家里人喝,其实目的就是让张金山喝。张金山作为市委副书记,什么好酒没喝过,是不是好酒,他一喝便知。
  石更没有坐张悦的车回伏虎县,因为周五的时候他就跟卞世龙约好了,周日下午他们一起回去。所以他让张悦把他送到了卞世龙家。
  路上,石更问道:“那散白酒你拿给朋友喝了吗?”
  “喝了,获得了一致的好评。说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卞世龙很好奇。
  “我想开个酒厂。”
  卞世龙一脚踩在了刹车上,虽然两个人都系了安全带,但由于车速很快,急刹车的惯性还是让两个人的脑袋撞到了挡风玻璃上。

  石更疼的差点喊娘,他用手摸了摸脑袋,问道:“怎么了?”
  卞世龙忍着疼痛把车停到了路边,一边揉脑袋一边看着石更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开酒厂啊。”
  卞世龙惊诧地看着石更:“你开酒厂?我没听错吧。”
  “准确地说是县里开酒厂,就是你喝的那个散白。我这几天小范围的做了一下市场调查,喝过的人都说好。如果将其包装成一款名酒,大批量的生产,一定可以大大拉动县里的经济。”
  老郭家酿制的散白酒在清风镇有着悠久的历史,酒的质量又这么高,石更认为完全可以扩大规模,建厂生产,同时它也有成为知名品牌的潜质。一旦打开市场销路,说不定还会成为第二个茅台呢。
  卞世龙一下子来了精气神,他解开安全带说道:“你详细你跟我说说。”
  石更从第一次喝散白酒,到他产生建厂的想法,再到让众人品尝进行小范围的调查,非常详细的跟卞世龙说了一遍:“生产白酒虽然也属于工业,但它是轻工业,不是重工业,对生态环境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我认为值得一干。”
  卞世龙伸手重重地拍在了石更的肩膀上,激动道:“你不愧是我的军师,你小子是真有头脑啊!”
  两个人没有回宿舍,开车直奔了清风镇老郭家。
  “大娘,您还记得我吗?”进了屋,石更看着李秀华问道。

  “记得记得,你是上个星期来的那个小伙子,你说你有个朋友在春阳开副食店,想进我们家的酒,是吧?”李秀华一眼就认出了石更。
  “没错,就是我,您的记性可真好。”石更看了身旁的卞世龙一眼说道:“这位就是我的朋友,他姓边,您叫她边老板就行了。”
  “边老板你好。”
  “你好。”
  卞世龙与李秀华握了握手,问道:“你们家掌柜的在吗?”
  “他上厕所去了,你们先坐,我这就去叫他。”李秀华说完就快步出去了。
  老郭大名叫郭开义,今年五十六岁,皮肤黝黑,皱纹堆垒,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的他驼背很严重,加上体型又瘦弱,要是从远处看,就像个小孩似的。

  郭开义平时几乎烟袋锅子不离手,即便上厕所的时候也得叼着。方便完从厕所出来,一袋烟正好抽没了,老妇从屋里出来的时候,郭开义正在往墙上敲烟袋锅子,空里面的烟灰。
  “老头子,前两天我跟你说的那个春阳的大客户来了,现在正在屋里呢,要见你。”李秀华指着郭开义警告道:“我提醒你啊,把你那倔脾气收一收,好好跟人家说话,你要是敢把这个大户口放跑了,我跟你没完!”
  郭开义白了李秀华一眼,抬腿就朝房门走了去。
  进了屋,李秀华笑着介绍道:“这就是我们家老郭,郭开义。老郭,这位是省城来的边老板。”
  “老郭你好。”卞世龙笑着伸出了手。
  郭开义看都看没看卞世龙一眼,一屁股坐在炕上,拿过烟口袋就低头装起了烟:“想要多少酒说就是了,不用来这套,俺们村里人不兴这个。”
  李秀华对于郭开义的表现不满,她伸手怼了郭开义一下,皱眉咬牙道:“人家跟你握手呢,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郭开义就像没听见一样,依旧我行我素。
  卞世龙与石更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其实老郭说的没错,我是来买酒的,谈好价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是了,用不着整那些虚头巴脑的。”
  卞世龙坐下说道:“我在春阳做的生意还挺大的,原来用的是别人的散白酒,后来听我这小兄弟说你这里的散白酒好,还给带了一些尝了尝,确实是好,我就想跟你们合作。我用的量非常大,不知道你们在供货方面能不能保证啊?”
  “你一天能卖多少啊?”李秀华问道。

  卞世龙想了想说道:“平均一天二百斤左右吧。”
  李秀华和郭开义听了双双大吃一惊。
  郭开义抬头瞥了郭开义一眼,什么都没说,拿出火柴点燃了烟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