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8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日子久了,刘世杰对魏霞也渐生厌倦,更加受不了那份大小姐脾气,魏书记去世之后,两人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刘老板更是在外面花天酒地、夜夜笙箫,就这样同床异梦、貌合神离的过了几年,最后以诊所捉奸的一出闹剧结束这段婚姻。
  “要是我爸爸还在的话,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跟我玩这套路子。”魏霞恨恨地道,说完之后,幽幽叹了一口气,忽然又咧嘴笑了起来,把谢东看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姐姐的情绪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
  “这样也好,大家都解脱了。”说这,她又用脚尖捅了下谢东:“哎!我可告诉你啊,我离婚可全都是因为你啊,这事,你说咋办吧?”
  一句话把谢东吓了一跳,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
  “魏姐……这……这事可不能开玩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呀,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呢。”
  魏霞一听,立刻绷起了面孔,冷冷地道:“啥叫你不知道咋回事!诊所里的事你这么快就忘了?咋地,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呀,你以为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谢东彻底傻了。
  再给他两个脑袋,他也想不到这位刚刚还温情脉脉的大小姐突然来这么一出,负责……认账……占便宜……
  我的天啊,明明是自己凭白无故挨了一顿胖揍,还被吊销了行医执照,咋就变成了提上裤子不认账呢?这岂不成了**裸的的讹诈了吗!
  不料魏霞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厉害,最后笑到前仰后合、连气都不够用了。好一阵,她才用手按着胸口,断断续续地说道:“哎呀妈呀……你快逗死我了……”
  见此情景,谢东才松了一口气,他把身体往后一靠,一只手拍着额头,小声嘟囔道:“我的亲姐呀,你可别拿我寻开心了,我这人胆子小啊。”

  “我就喜欢你这样胆子小的,就愿意看你这副窝囊样。”魏霞说着,突然伸手轻轻掐了他的脸蛋子一下。然后站起身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
  谢东顿时紧张起来,正想挪一下身子,不料魏霞却又迅速的站起了身,皱着眉头道:“赶紧上楼洗澡,臭死人了!”
  说完,在一个柜子里翻出些洗漱用品和一套男式衣服,直接塞在谢东怀里,捂着鼻子道:“衣服是刘世杰的,你就凑合穿吧,楼上东边那个卫生间是为客人准备的,快点,再不去我可报警了!”
  说实话,谢东也感觉身上有股子怪味,见魏霞一再催促,心中暗道,人家女人都不在乎,我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正打算伸手接过衣物,忽然又想起箱子的事,顿时又犹豫起来。
  魏霞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指着铁皮箱子大声说道:“把你这破箱子带上,一块洗洗!”
  舒舒服服洗完,再换上干净衣服,顿感神清气爽,人也精神了许多,抱着铁皮箱子和换下来的衣服下了楼,却发现魏霞正在贵妃榻上歪着脑袋看着自己,于是微微笑了下道:“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什么,这都不算事儿!”魏霞坐了起来,一本正经的道:“当年让你受了委屈嘛,这次权当是还你人情,另外晓梅也反复叮嘱,我这也是受人之托。”

  说罢,看着还愣愣站在原地的谢东笑了下,示意他坐过来。
  谢东掂量了下,感觉坐在贵妃榻上有点不合适,于是找了个相对距离远点的椅子坐了下来,屁股还没坐稳,就听魏霞道:“别紧张,刚刚是和你开玩笑,我不占男人的便宜就已经是为和谐社会做贡献了,哪有男人敢来占我便宜的呀。”说着,指了指茶几上的香烟。
  “我家可以抽烟,想抽就随意。”
  谢东赶紧摆手表示拒绝。
  不料魏霞却话锋一转道:“怎么样?还想不想给我个解释呢,今天到底是咋回事?”
  看来不给出个满意的答案,魏霞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想。于是略微思忖片刻,这才缓缓道:“魏姐,按理说你这么帮我,我是不该对你隐瞒什么的。”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魏霞却插嘴道:“这话我最爱听了,但事先声明啊,别跟我撒谎,我这眼里可不揉沙子。”说罢,盘腿往榻上一坐,拉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说实在的,冲着魏霞和常晓梅之间的关系,这些事她是早晚会知道的,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只是现在谢东犹如惊弓之鸟,完全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状态,所以,犹豫再三,还是打定主意,暂时先不把实情说出来,一切等到回了省城,把书安顿好了再说。
  他拍了下身边的铁皮箱子,苦笑着说道:“你一定很纳闷,这箱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吧。”
  魏霞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这里面就是两本师傅留下来的医书,如果以其本身的价值论,根本不值几个钱,但对我而言是无价之宝,甚至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这句话说得冠冕堂皇,其实等于什么也没说。浪迹江湖这么多年,如此似是而非的话,他是张口就来的,根本不需要打草稿。
  魏霞眼睛转了转,饶有兴趣的问道:“孙大鼻子留下来的医书?明版书还是宋版书?”
  “什么版都不是,是师傅亲手抄录的,可能有些年头了,三五十年总是有的。”说完,他略微停顿了下又继续道:“我刚才说了,书的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主要是里面所记录的内容,是师傅毕生的心血,日后我在社会上立足,就全靠这些东西了。”
  这句也是实话,只是仍没有透露什么关键的信息。

  魏霞听罢,忽然微微笑了下,笑容里似乎有一丝暧昧的成分,她把身子往前探了探,故意压低了声音道:“是不是关于那方面的?”
  谢东正琢磨往下该怎么说,冷不丁被魏霞问懵了。
  “什么那方面?”随即发现魏霞的脸似乎红了一下,顿时想明白了这句话的具体含义,不禁无奈的笑道:“我的亲姐呀,你这都想哪里去了呀!”
  魏霞轻轻啐了他一口,然后大眼睛忽闪了几眼,扑哧笑了。
  “你别装了,孙大鼻子就是那方面的高手,你恐怕不知道吧,我爸爸认识他,要是不看在我爹的面子上,就他一天到晚搞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早就被卫生局给收拾了。”她得意洋洋的道:“算了,不论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总之我也没兴趣,你就告诉我,你家门口那帮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刚刚你在车里跟晓梅说,有人在你诊所里按了监控器,这又是咋回事?”
  一听魏霞不追问箱子的事了,谢东不禁暗中松了一口气,赶紧回答道:“是有人偷偷在我诊所里安了监控,不过我还得感谢这家伙,要是没有监控视频,我被抓的事一时半时还真说不清楚了。”于是便将那女子诬陷,自己被抓的事详细讲了一遍。

  魏霞听得目瞪口呆,原来她始终认为谢东被抓的事一定是误会,但今天一听才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多故事,不由得连连咂舌谢东话音刚落,她便追问道:“那个女人呢?抓到了吗?”
  谢东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那监控头是谁装的?”
  “应该是一个叫王远的,是我师傅的朋友,不过眼下也没什么证据,只是怀疑。”谢东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
  不料魏霞突然瞪大了眼睛,吃惊的问道:“王远?是在省城开医院的那个王远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