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7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仓房都是各家各户堆放杂物的所在,自己要是化装成一个收废品的,那岂不是可以大摇大摆地将书取走吗?
  这个念头一出,他都有点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可是转念一想,又不禁有点泄气,收破烂的也不是想装就装的,人家也有一身装备,情急之下,上哪里去找那一套行头呢?再说,自己乔装成收破烂的,可卖破烂的人找谁来扮演呢?总不能自己打开小仓房的门,然后再进去收破烂吧,那岂不变成偷破烂了!
  正发愁之际,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由于一个多月没听到过自己的手机铃声,冷不丁还把他吓了一跳,四外看了一圈,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电话。
  掏出了一看,来电的竟然是魏霞。有心不接,可是转念一想,魏霞和那位美女局长是好姐妹,还真不能得罪,只好耐着性子接通了电话。

  “谢东吗?”电话一接通,魏霞便急切地问道。
  “是我,魏姐,我是谢东。”
  “天啊,真的是你!”魏霞显然有点激动:“你……你的事……你没事了?”
  他不由得一阵苦笑,看来自己这点丢人事是传得够远的,连在平原县的魏霞都知道了。
  “那是一场误会,他们抓错人了……”这件事说来话长,要是真想解释清楚,每个把小时还真做不到,谢东只好直截了当的把结果说了出来,刚说了一半,一个念头忽然浮上心头。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魏霞便抢过了话头。
  “这就对了,你的事我听常晓梅说了,我压根就没信,这一点我是了解你的,就算有那个心,你也没那个胆子呀。”说着,她竟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中竟然有一丝暧昧的味道,搞得谢东心里怪痒痒的。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无心与魏霞闲扯,不待她笑完,便赶紧试探着问道:“魏姐,你怎么想起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难道你知道我出来了?”
  “我上哪儿知道呀,你以为我能掐会算呀。”魏霞说话从来都是这样,正文之前总是要东拉西扯一番。“我刚从省城出来,刚刚正好路过你开的诊所,发现开门了,就合计你应该是没事了,要不是有重要的事处理,我就进去了。怎么样,吃了一个多月国家饭,感觉如何?”魏霞笑着说道。
  “那你现在什么地方?”他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追问道。
  “在高速上呀,我回平原。”
  一听魏霞这么说,他不禁喜上眉梢,连忙说道:“我也在平原,魏姐,你能过来一趟吗,我想麻烦你点事儿。”
  “是嘛,原来你回平原啊,没问题,不过你得稍等我一阵,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魏霞的回答倒是非常爽快:“说吧,你在啥位置,我下高速直接过去。”
  这种迫不及待的态度反倒让他犹豫起来,求魏霞帮忙,难免将详细情况告诉人家,可万一那帮人跟自己没关系呢?岂不是又多了一个知道秘密的人嘛?想到这里,脑子里顿时一阵混乱,说话也支支吾吾起来。
  “咋地,磨磨唧唧的,你还有啥不方便呀?”魏霞笑着问道。
  “没有没有。”他转念一想,还是将自己的位置说了。
  魏霞至少还有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平原,自己一会先回小区看看,如果那伙人已经走了,那就说明是自己多心了,就算魏霞来了,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如果这帮人仍守在自家楼下,那只能请她帮忙了,至于到底把话说到什么程度,到时候见机行事也就罢了。
  小区一共有三个出口,两个可以进出车辆,刚刚都经过了。另外还有一个小角门,可以从那里进去,绕到楼侧再观察一下。打定主意,他一路小跑出了胡同,然后兜了一个大圈子到了小角门附近,还没等靠近,心里便凉了半截。
  小角门的里外各停着一台面包车,由于天气炎热,车窗都大开着,车内的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进出角门的居民,更夸张的是,在车前的阴影里居然还趴着一条体型硕大的德国狼狗,吐着血红的舌头,一双狗眼露着凶光,好像随时要吃人似的。
  他只感觉后脊梁一阵发凉,瞬间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的乖乖,看这个架势,情况绝对不容乐观,还真不能冒失,否则一旦中了埋伏,后果不堪设想。
  没办法,看来只有等魏霞帮忙了。

  可以先撒个谎,或者找个含糊的理由,再怎么说,她只是一个弱女子,总比这帮凶神恶煞的男人好对付得多,心里盘算着,他快步走回与魏霞约定好的地方,然后掏出一只烟,点着之后看着湛蓝的天空发起呆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一辆银灰色的宝马SUV车停在路边。还没等他看清楚车牌,车窗玻璃便降了下来,一张如春天桃花般妩媚笑脸露了出来,笑吟吟地道:“等着急了吧?”
  快一年没见面,魏霞似乎年轻了不少,皮肤细腻如少女一般,一双秀目上上下下打量了谢东一阵,然后微微皱了下眉头道:“小样儿,瘦了不少。”
  他也顾不上说啥客气话,赶紧往前走了几步,站在车门口道:“魏姐,我想求你点事儿。”
  魏霞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示意他上车。他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伸手刚要拽车门,突然发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远远开了过来,车型跟刚刚在小区门口处看到的那台一模一样,不由得大惊失色。
  “快,快走!”上了车,他便惊慌失措的对魏霞说道。
  魏霞一时没反应过来,见他变颜变色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转动了下方向盘,那辆黑色越野车已经呼的一声从他们身边开了过去,在前面拐了一个弯就不见了。
  显然,此车非彼车,是自己吓唬自己了。
  他这才平静下来,尴尬的笑了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魏霞解释。
  “有病啊你!是不是傻!”魏霞学着宋小宝小品里的口气,说完,自顾自地咯咯笑个起来。笑了一阵,忽然再次将车停好,然后歪着脑袋死盯着他看了半天。

  “你别是逃出来的吧?”魏霞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逃出来的?”他被问得一愣,冷不丁的还有点糊涂,但随即明白了魏霞话里的含义,只是仍没想好如何解释刚刚的失态,于是只好咧着笑了下。
  不料这一笑被魏霞理解成了默认的意思,她瞪圆了两只眼睛继续道:“真的是越狱!?”
  见魏霞彻底误会了,他简直哭笑不得,把两手一摊道:“姐,你觉得我有那两下子吗?”

  魏霞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扑哧一下笑了。
  “我也纳闷呢,就你那小样,也不像有这能耐呀。”说完,低着头想了会,这才正色道:“那你干嘛神经兮兮的,弄得像有人追你似的,咋地,难道你还怕老刘带人打你呀?我不是告诉过你嘛,我离婚了,现在别说咱俩见面,就是上床,他也管不着了。”
  魏霞说话用词一贯大胆和夸张,这一点谢东早就领教过,并不觉得奇怪。于是略微思忖片刻,试探着说道:“是这样,我遇到点麻烦事,情况挺复杂的,一句半句的也说不清楚,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魏霞听罢,将身子侧过来,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道:“说吧,帮什么忙?借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