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7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此时,诊所里的灯忽然亮了,定睛一瞧,只见父亲手中拎着一根木棒站在屋子里,母亲躲在父亲身后,正探头探脑的朝外面望着,一家人目光相对,不免都是一愣。
  尽管知道肯定没事了,但是老俩口还是没想到儿子会大半夜突然回来,而谢东就更没料到父母竟然住在自己的诊所里。片刻的沉寂之后,伴随着谢母一声深情的呼唤,场面就随即转变成相拥而泣、涕泪横流了。

  哭了一阵,谢东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这才问道:“爸,你怎么会在这儿?”
  谢老爷子此刻也从激动的情绪中走出来了,略微定了定神,也不回答儿子的话,直接将谢东拉到一边,小声问道:“怎么大半夜回来了?”
  “我没事了,当然就回来了呗。”他一身轻松的说道。
  不料老爷子把眼睛一瞪:“胡说,公丨安丨局哪有大半夜放人的!”

  “让你说对了,还就是大半夜放的。”他笑着道,说完,他一指身边的郑钧接着道:“这是看守所的领导,不信你问他。”
  老俩口这才注意到儿子身后还跟着个丨警丨察。还没等说话,郑钧却抢先说道:“你们是谢东的父母吧?我是看守所监区负责人,你儿子说得没错,而且我们分局领导特意安排我开车送他回来。”说完,先是指了指停在路边的警车,又从口袋里掏出证件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警官证!”
  老俩口看看印着警徽的证件,再瞥了一眼停在路边的警车,这下算是彻底相信了眼前的一切。于是,连忙将郑钧让进了屋,又是递烟又是倒水,好一通忙活。
  “爸,妈,你们还没告诉呢,你俩咋住在这儿了?”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还没等谢宝山回答,老太太心疼的拽过儿子,上上下下地看了阵,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嘴里还不停地念叨:“咋瘦成这样啊,咋瘦成这样啊……”

  “瘦点能怎么,他本来就不胖。”谢宝山有点不耐烦,他将老伴儿扯到一边,然后对谢东道:“那些事以后再说,你告诉我,公丨安丨局怎么跟你说的,总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放出来,至少也得给个说法吧?”
  “当然不是稀里糊涂放了,公丨安丨局承认他们抓错了人,还赔了我一笔钱呢。”谢东笑道。
  一旁的郑钧见状,连忙又把整个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两个老人听完,难免又说了些感谢领导之类的客气话,总之是其乐融融、皆大欢喜。
  见谢东一家团圆,郑钧也算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于是便起身告辞,开车回去了。
  送走了郑钧,没有了外人,谢宝山这才借着灯光仔细打量了儿子一番,只见两腮塌陷,眼圈发黑,满脸菜色。原本就瘦弱的身子骨更是小了一圈,好像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东子,这次多亏了你林叔呀……”老人说着,竟有些哽咽。一旁的老太太见状,刚止住的眼泪又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谢东此刻却顾不上安慰母亲。
  被关押这一个多月里,除了为自己的案子闹心之外,他最惦记的就是那两部书了。尤其是利用“藏针龟息术”成功脱困和内丹大成之后,这两本书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几乎和生命一样珍贵。
  “爸,那两本书放哪里了?随身带来了吗?”他一口气问道。
  听儿子问起书的事,谢宝山不禁面露得意之色。
  虽然不懂医学,但毕竟当过多年的领导,也算见过些世面,所以他早就认定这两本书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谢东走后,他便将两本书放进一个铁箱子里,然后搬到自己床下。每天早中晚外加半夜起来上厕所,都必须检查一遍,接到路南区分局的拘留通知书之后,尽管乱作一团,可临走之前还是找了一个非常妥善的地方安置了起来。
  粮食局的宿舍始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别看现在破败不堪,当年可是全县城最好的住宅小区,为了方便住户的生活,每户都配有一个小仓房,而且里面挖了个非常坚固的地窖。谢宝山思前想后,最后觉得此去省城打官司,一走几个月都有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留在房间里肯定不保险,于是连夜将铁箱子藏进了仓房的地窖里。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别看仓房只有一把普通的锁头,可就算是遭了贼,也不会打那个地方的主意。
  “放心吧,书绝对没问题,我早就安顿好了。”他信心满满地答道。

  听父亲这么说,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这才搂住母亲的肩膀,轻声安慰了起来。谢宝山也将到省城前前后后发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不过谢东听罢,却眉头紧锁,心中暗叫不妙。
  怪不得路南分局突然改变了态度,又是无罪释放又是巨额赔款的,原来是监控视频起了作用,可到底是谁偷偷安装的监控设备呢?
  不出意外的话,几乎可以肯定是王远干的呀!这个判断令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显然,王远费尽心机的监视自己,绝对不是为了偷窥**。
  “东子,你估计这玩意是谁安的?照我看,装这东西的人没准就是陷害你的家伙。”谢宝山恨恨的说道。
  他没有插言,只是默默的望着墙八卦图出神。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令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也来不及和父母解释,急三火四的翻出手机拨打了王远的电话。电话关机!

  坏了……他只感觉眼前一阵眩晕,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片刻慌张之后,他稳了稳心神,尽量用舒缓平静的语气问道:“你们最近和王远有过联系吗?”
  谢宝山愣了下,摆了摆手道:“按说王远这个人挺够意思的,跑前跑后的帮忙打听消息,还给我和你妈安排了宾馆,可是不知为啥,我就感觉这个人鬼头蛤蟆眼的,有点靠不住,所以自从宾馆出来之后就再没跟他联系过。”
  “多长时间了?”他赶紧追问道。

  “有一个多礼拜了吧。”母亲插话道,上次在宾馆见了一面之后,再就没联系了。
  谢东再次沉默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将前前后后的情况大致梳理了一番,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王远很有可能去了平原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把家里翻个底朝天了,楼下的仓房虽然不起眼,可王远心思缜密、聪明过人,万一要是想明白了“灯下黑”的道理,岂不是手到擒来!
  一念及此,他猛地窜了起来。
  “给我准备点钱,我要回平原!”他急切的说道。
  “你疯了,现在是凌晨四点钟,你咋回去,难不成要跑回去吗?”父亲瞪了他一眼道:“天大的事,也先休息一下,一切等明天再说。”
  “不行,这件事比天还大。”他真有些急了,直奔办公桌,拉开抽屉,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妈,我这抽屉里原来放着一万块钱呢?”
  “是有一万块钱,可我都给你存上了呀。”老太太被他的举动搞得也有点紧张了。
  他也顾不上解释,随手找了点钱,转身便朝外走去。
  “大半夜的你咋去啊?”爸爸喊道。
  “我雇出租车去。”刚打开大门,却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林浩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