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7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钧默默地走了过来,将他被送来时随身携带的物品和衣物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例行公事地道:“你清点一下吧,看看有没有少什么。”
  他从干瘪的钱包里拿出自己唯一的那张银行卡,怯生生地道:“钱就转到这张卡里吧。”
  接过承诺书,赵曙光和郑钧耳语了几句,便和刘胜利匆匆离开了。局长走后,郑钧让谢东在办公室先等一下,随后把几个值班民警找了过来,在隔壁房间嘀嘀咕咕地说了半天,这才若有所思的回来了。
  推门一看,见谢东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正坐在沙发上出神,于是也没说什么,从抽屉里拿出车钥匙,笑着说道:“合计啥呢?咱们走吧”

  “去哪?”
  “除了回号里,你想去哪都可以。”郑钧的幽默总是有点冷。
  一提到监舍,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那阴冷潮湿的地面和肮脏混浊的空气立刻浮现在脑海里,还有刘勇那随时要吃人的眼神,简直令他不寒而栗。
  “不去。”他连连摇头道:“打死我也不回那鬼地方了。”
  见他还在原地不动,郑钧笑着走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咋?是不是怕人走了不给钱啊?你就放心吧,赵局长说明天早上九点,那就绝对不会在差一分钟的。”
  谢东这才意识到自由真的到来了,可站起身之后,却不禁有些茫然。大半夜的,自己能去哪里呢?
  “你打算去什么地方?要不先给你家人或者朋友联系一下?”说着,郑钧似乎看出了谢东的心思,将手机递了过来。

  他犹豫了下并没有伸手接。
  给父母挂电话?还是算了吧,这大半夜的,再把老俩口给吓着。还是等明天一切都安顿好了再和联系他们吧,至于朋友嘛……自己好像没什么朋友,林静算是朋友吗?想到这儿,他不禁苦笑了下。
  “还是回诊所吧。”他道。
  “行,那就去诊所。”
  郑钧亲自驾车,出了看守所大门,谢东正想再回头看一看这个让自己终生难忘的地方,却听郑钧低声道:“别看了,不吉利。”

  “哦,这还有说道?”他诧异的道。
  “出去的人是不回头的,这是社会上不成文的规矩,其实也就是为了讨个口彩罢了,该进来的,就算不回头看,早晚还得进来。”郑钧一边开车,一边缓缓说道。
  谢东听罢,一时无语,只是低着头默默地想着心事。
  进来的时候,做梦都想着要出去,可如今出来了,却一片茫然。不知道这一个月时间外面发生了啥样的变化,不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开起来的诊所还能否开下去,不知道年迈多病的父母得知自己被抓后是何等焦急,不知道曾经许诺将自己调入卫生局的常局长还能否兑现诺言,不知道林静再看到自己时会是一种什么表情,不知道人生的宏伟目标还有没有实现的可能……
  “你的诊所在哪儿?”
  郑钧的问话将他从纷乱的思绪拉了出来,大致说了下方位,然后思忖片刻又道:“郑主任,谢谢你这段日子对我的关照,你是好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
  “停,别说我是好人,好人是要吃亏的。”郑钧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降下车窗玻璃,深夜微凉的风顿时涌了进来,在车厢盘旋翻滚,吹得谢东打了个冷战。
  “对了,我还想求你点事呢。”郑钧目视前方,一本正经地道。
  “求我事?郑头儿,你别开玩笑了,我可担当不起。”他笑着道,第一次和郑钧说话如此的随意,说完不禁心中有些感慨,看来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太重要了,没有了平等,连说话都变了味道。
  “确实要求你的,三天之后,还等着你去看病呀。”
  刚刚的大起大落让谢东的脑子有些发晕,几乎把看病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经郑钧一提,这才想了起来。
  “瞧您这话说的,那还用求吗,我就是干这个的,答应的事,必须得去。”说罢,不免想起那位器宇轩昂的老者,顿时来了兴趣,于是侧身继续问道:“郑头儿,以前我那身份……也没敢多问啥,现在……”
  “你是想问老爷子是干什么的吧。”郑钧打断了他的话茬。
  他嘿嘿地笑了下:“我就是觉得老爷子气度不凡,肯定不是普通人。”
  “你小子这眼力还真不赖。”郑钧微笑着道:“不瞒你说,我原本也正为你身份这事犯愁呢,不过这下好了,一切问题都不存在了。”
  谢东没有插话,静静地这郑钧往下说。
  “老爷子姓关,是老周的岳父。是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干部,部队转业后一直在省城工作,曾经担任过市委宣传部部长,正厅级的离休干部。”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面带笑容的看了谢东一眼又道:“凡事都有两面性,别看你小子遭遇了一段牢狱之灾,可古话说得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嘛,这不,你在永安医院一通折腾,被老周的爱人得知了消息,她非常相信中医和一些传统的东西,于是就找到了我,非要把你弄去给老人家看病不可。说实在的,我根本就没抱什么希望,谁曾想……,啥也别说了,你要是真能把老爷子的病看明白了,那你小子今后可就要行大运了,什么宣传啊推广啊,他老人家说句话,比你花钱在电视台上做广告都管用。”

  一席话听得谢东心花怒放,两眼冒光。他太清楚关老爷子这类人的价值所在了。当年师傅就是结识了退休的县委书记,于是,凭着一些坑蒙拐骗的手段在县城了混了十多年。如今在省城,如果能跟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搭上关系,实在是天大的好事情。要从这个角度上说,这一个来月冤狱蹲得太值了,挣了20万块钱不说,还有了如此重大的收获,对自己的未来简直是受益匪浅啊。
  “咋?一听说是高干,就想趁机多要钱吗?”见谢东沉默不语,郑钧赶紧问道。
  “你也太小看我呀,没有老爷子那一代人出生入死,能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吗,就冲这一点,我给老人家看病,分文不取!”他已经彻底恢复了常态,又跟以往一样贫了起来。
  郑钧白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只是猛踩一脚油门,车子轰鸣着拐出了看守所那条黑漆漆的小路,都市明亮璀璨的夜景一下呈现在眼前,就连涌进来的风似乎都带着一股繁华的味道。
  我回来了,谢东贪婪地望着窗外,自由真是太美妙了!
  尽管夜深人静,驾驶的又一台警车,但郑钧一个信号也没闯,规规矩矩的按交通法规通行,足足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了诊所附近。
  他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诊所大门前,借着路灯一看,不禁有点诧异。只见门前的台阶上干干净净,卷帘门也明显被擦拭过,关得好好的,丝毫不像一个多月没有人照顾的样子。
  乖乖,这是谁这么好心啊,他嘟囔着,从腰带上卸下钥匙,打开卷帘门的锁,卯足了劲儿往上一提。

  卷帘门一直不太好用,每次开关都要用尽浑身的力气。可这回却有点奇怪,白钢板哗啦一声便翻了上去,由于用力过猛,差点闪了腰。
  他甩了甩有点发麻的胳膊,抬头看了一眼卷帘门,心中暗自想道:邪门了,这破门今儿咋这么顺溜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