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6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赶紧应了一声,却没有停手,彻底拾掇利索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郑钧对面。
  见他坐下了,郑钧扔过来一根烟,微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我得谢谢你。”
  不知为什么,一句谢谢竟让他有些伤感,抬头瞥了眼窗外的一钩弯月,轻轻地叹了口气,咧嘴苦笑了下,无奈地低下了头。
  “有什么可谢的,我是个医生吗,这都是份内的事。”他低声答道。
  作为一个常年和犯罪嫌疑人打交道的丨警丨察,郑钧的观察力是非常强的,尽管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还是捕捉到谢东神态上的变化,并由此推断出了谢东此刻的心境。

  他也很无奈。尽管有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内心深处仍旧有一丝刺痛。忽然之间,他竟有一种想说几句公道话的冲动,可随即打消了念头。算了吧,我人微言轻,即便反应上去也未必有啥用,检察院都装糊涂,我管得了吗?他这样对自己说。
  “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和你客气,我和老周是最要好的哥们,你的确帮了一个大忙。”他接着刚才的话说到:“不管你的案子将来能审到什么程度,我都希望和你交个朋友,真的!”
  此时此地,能听到这样一句话,足以让任何人动容,谢东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下来,不禁又想起刚进来时刘勇的那句话:别看郑主任整天黑着个脸,他可是百分之二百的好人!于是脑袋一热,噗通一声跪在了郑钧面前。
  “我知道您是个好人。”他带着哭腔说道:“我确实是冤枉的,那个女的陷害我,高宏伟刑讯逼供,还有那个刘胜利,我看他们都是一伙的,郑主任,我是个小老百姓,在省城举目无亲,只能求您帮忙了!”
  郑钧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很快恢复了往日威严冷峻的神态,冷冷的说道:“起来吧,如果你认为我们是朋友的话,那就不该用这种方式和我说话。”
  一见郑钧的脸色变了,他顿时感觉有些失态,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起了身坐回座位上,把头一低,将一肚子的委屈和无奈无声的咽了回去。
  “对不起,我刚才听说您要和我交朋友,有点激动了。”半晌,他才小声说了一句。
  “太晚了,今天就到这儿,先回去吧。”沉默了片刻,郑钧缓缓说道。
  回去,这两个字对谢东而言是异常沉重的。在监舍厚重的铁门关上的一瞬间,他的失落到达了顶点,那一刻,他忽然想哭。
  躺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如同演电影一般浮现在脑海中,秦枫的挖苦、林静的鄙夷、陌生女子莫名其妙的指认,还有小黑屋里迎面抽来的拖鞋……所有这些搞得他心烦意乱,不由得翻身坐了起来。
  夜很深了,铁窗外忽然传来沉闷的雷声,随即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一丝夜风吹过,带着些许凉意。

  该下点雨了,不然热死人了,刚想到这儿,一个奇怪的画面突然出现在脑海里,令他心中一动。
  也是一个闷热的夏天,在平原县的诊所,师傅一板正经对给他讲解内丹的修炼:有丹必有火,有火才成丹。刚说道这里,夜空中猛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他当时心中暗笑:这老头,连自己徒弟都忽悠,老天爷都不答应。
  是啊,既然是以身为鼎,以心为炉,以精气神为药,那怎么可能没有火呢?没有火,内丹是咋练成的呀!这丹阳功,自己带练不练的,也有了十几年的光景,虽说是外力刺激使得内丹大成,但鼎炉之中一定也是有火的。
  想到这里,他赶紧盘膝坐好,屏气凝神,按照功法口诀中的存想之术将全身的意念集中于下丹田,大概一盏茶的光景,忽然周身一阵发热,随即感觉黄庭穴中火苗一闪,丹田深处轰的一声,熊熊火焰顿时升腾而起。
  道家认为,心火、肾火、丹田之火互为君臣,相辅相成,谓之三昧真火。修炼内丹,用的就是三味真火,而丹阳之火正是三昧真火的精华所在。谢东修炼丹阳功已经有十余年了,基础打得很扎实,之所以十多年未得其中真谛,实在是与信念有关。
  内丹也好、气功也罢,其实本就是在虚实之间。
  信,则身心皆感、神通自来;不信,则是一派胡言乱语、装神弄鬼。
  而他却是在信与不信之间摇摆的人。
  最初遇到孙师傅在公园里用气功治病,便以为遇到了世外高人,当然是深信不疑,所以才会毅然辍学,跟着老师行走江湖。过了几年,渐渐发现所谓的气功治病,无非是障眼法小把戏,加之除了的丹阳功和读了几本医书,似乎也没学到啥真本事,自然心灰意冷,于是便又不怎么信了。
  后来意外发现了那两部书,诸多印证之余,当然信得五体投地,自然又开始认真修炼丹阳功,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不知不觉间还真有了精进。直到前几天内丹大成,十多年的积累终于发生质变。
  一旦体会到了内丹的神奇,他的信念便又得以升华。
  信念转变成了信仰。尊崇变成了虔诚。
  所以,稍加意念引导,丹田鼎炉之中的三昧真火便熊熊而起,一发不可收拾。那火焰由丹田处逐渐升腾,须弥之间似乎将整个身心照得通亮,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如同透明了一般。
  此时此刻,他已物我两忘,神游天外,好像冥冥宇宙之间,只有这一鼎、一丹和一炉火。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火苗开始在身体里游走,随即掌心指尖阵阵发麻发痒,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低头朝叠放在丹田处的手掌望去。
  不看则已,一看却大吃一惊。
  一个豆粒大小的蓝色火苗正在掌心跳动着,忽明忽暗,若隐若现,却没有丝毫灼烫的感觉。
  信仰的力量此时发挥了作用。

  换作普通人,就算有此奇遇,没准早就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灭火了。
  而他却没有动。依然盘膝端坐,尽管睁着眼睛,但意念仍旧保持在一种存想的状态。
  这就是丹阳之火,一念及此,掌心的火苗顿时跳动起来,好像要熄灭的样子,他连忙定住心神,火苗这才又渐渐稳定了下来。。
  淡蓝色的火焰在漆黑的监舍里发出幽暗的光。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这幽暗的光把自己的五脏六腑、三田九宫都照得通亮……

  三天之后,刚刚吃过晚饭,郑钧又把他从监舍中叫了出来,两人在办公室有闲聊了几句,老周的车就到了。
  老人的治疗效果感非常好,那条腿不时阵阵发热,红肿变形的膝关节渐渐消肿,今天上午特地去医院排了个片子,连医生都很奇怪,关节腔里的积液减少了三分之二,关节缝隙也变大了。
  这简直就是奇迹。全家人都大喜过望,老人更是从今天下午就一直反复叮嘱老周,务必晚上把谢医生请来。
  不过关于谢东的身份倒是令老周有点为难。岳父大人明确表示,等腿好了,一定要登门拜谢这位神医大师。

  登门拜谢?登看守所的大门?那不是开玩笑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