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6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讲完这些,他苦笑着挠着脑袋道:“你还不知道你弟妹那脾气,我可惹不起她,这不,只好来找你商量了。”
  郑钧都被气乐了,他尽量板着面孔说道:“老周,亏你还是个领导干部,这不仅是违纪,简直违法行为了,你不想穿这身警服了吧?”
  周伟满脸苦笑,低着头嘟囔道:“反正我是没咒念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可告诉你啊,咱家那个败家娘们可去找嫂子去了,她们俩要是凑到一起,那后果……我就不多说了。”
  这下轮到郑钧傻眼了,别看他五大三粗,整天黑着个老脸,可回到家里确是个十足的妻管严,老婆让往东就不敢往西,绝对的服从管理听指挥。
  这不是胡闹嘛!郑钧一时有些无措,站在那里一个劲嗦牙花子。
  正在此刻,手机却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瞧,正是老婆大人的来电。
  “老郑啊,弟妹在我这儿呢,我可告诉你啊,你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那个犯人弄出来,电视剧《大宅门》里的白大爷,都被判了死刑了,不也都能弄出来给詹王爷的妈妈看病吗?咱们一不私纵,二不收钱,也就一两个小时的事,能怎么的啊?话又说回来了,谁家没老人啊!就算传出去也没什么,整个路南分局,要说是奉公守法,你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就这么定了,你赶紧办吧。”
  这下郑钧可不光是挠头了,简直就要傻眼了。周伟的忙可以不帮!但老婆的命令要是不执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你这个败家媳妇啊,一肚子鬼心眼。”他放下电话,无奈地对老周说道。
  其实,只要不出意外,把羁押人员带出一小会儿,倒也不难做到。尽管这是严重违规的行为,可在实际工作中,又有谁能做到一切按规矩办呢!
  更何况……
  通过和谢东的这几次接触,虽然不能断定他是一个好人,起码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个坏人。带出去风险应该不会很大,而且,正好看看这小子到底有多大本事。
  想到这儿,他把心一横便应了下来。
  “好吧,那就今天吧,今天晚上是我徒弟值班,更方便一些。”他苦笑着道。

  当晚九点多,郑钧将谢东从监舍里找了出来,戴好了手铐,直接钻进周伟的汽车,悄无声息地驶出了监区的大铁门。
  一路上几个人都没有说话,谢东一时有些发懵,望着车窗外越来越明亮的街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吃惊地问:“郑主任,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你不是医生吗,想请你为一位老人看看病。”郑钧的语气明显客气了很多。
  “看病!看啥病啊?”谢东吓了一跳。
  “到了你就知道了。你要真能把这老爷子的病治好,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最起码,我回去就把刘勇从禁闭室里放出来。”说完,郑钧便再不出声了。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市中心的一片住宅区,在小区里七拐八拐的,最后停在了一排小楼面前。
  也许是因为紧张,谢东下车的时候腿都有点发抖。
  他紧张是有原因的。实际上,除了对骨关节疾病接触比较多之外,其他基本没什么治疗经验。虽然认真钻研了鬼王的两本神书,但治病救人哪里是看了两本书就能行啊!我的乖乖,看来今天下午话说多了呀,这要是看不明白,自己丢人不说,回去了这位郑头儿焉能轻饶自己?
  可看这个架势,这个时候要是打退堂鼓,估这位郑大主任立刻能把自己炖了。
  说啥也没有用,也只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一边想,心里一边默默地嘀咕道:“祖师爷,师傅,您二位都开眼吧,保佑我诸事顺利吧。”
  一进家门,周伟的媳妇便迎了出来,先是和郑钧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接便走到谢东身前,双手合十,毕恭毕敬地道:“您就是谢大师吧。”
  谢东顿时如释重负,看来是找错人了,我也不是谢老实嘛。可转念一想,随即明白了女人叫的是谢老师……乖乖,我啥时候成老师了?

  抬眼再看郑钧和老周,却发现两个人压根就不看自己,如同没听见一样,于是只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几个人坐稳,保姆送上了茶水,也许是紧张的缘故,他还真有些口渴,瞥了眼郑钧,发现这位老哥黑着个脸,表情严肃的很,只好正襟危坐,一动也不敢动。不曾想身边的周伟却轻轻捅了他一下,在耳边低声说道:“患者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你也不用太拘束,放松点。”
  “哦。”谢东也小声道:“请问到底是什么病啊?”
  “类风湿,挺严重的,怎么样,有把握吗?”老周认真的问道。
  谢东一听,差点没直接笑出声。
  祖师爷真显灵了,跟了师傅十多年,别的病没看过,就摆弄这风湿骨关节病了。由于父母都有骨关节疾病,他在研究鬼王著作之时,也额外用心和留意,而且后来对二老的治疗也是立竿见影、效果显著,所以看这种病算是最有把握的了。
  心里有了底气,瞬间就放松了许多,把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也不在看郑钧的脸色,伸手拿起面前的茶杯,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刚喝了两口,保姆将一位老者从卧室里推了出来。
  老人八十多岁的样子了,虽然坐在轮椅上,却仍看得出身材很高大,尽管两条腿动弹不得,可上身却挺得笔直,花白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见老人出来了,郑钧和周伟立刻起身问候,显得非常尊敬,只是言谈之间故意用一些比较含糊的称呼,而老周媳妇则不然,她笑吟吟地指着谢东道:“爸,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谢老师,今天专门来给你看病的。”
  老者眯着眼睛打量着谢东,看了一阵,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轻声说道:“谢医生好年轻啊。”
  在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中医当然是越老越高明,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往那一坐,没等说话,患者的病就好了一半。谢东虽然把头发染成了花白,可毕竟才三十出头,怎么看也没有老中医的模样。
  老周媳妇听出了父亲言语中的疑惑,于是连忙俯身笑着说道:“爸,你别看谢老师年轻,但确是有真本事的。”

  谢东久闯江湖,一见郑钧等人的谦恭态度,心里便猜出个**分,如今再一看老人的神态气质,更是料定此人绝非等闲。面对这类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耍嘴皮子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于是赶紧起身走了过去,微微哈下腰慢声细语地道:“老爷子,让我帮您先检查一下可以吗?”
  老人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点头,然后微微闭上了眼睛。
  老周媳妇连忙将搭在老人腿上的毛毯拿开,又将肥大的睡裤挽至膝盖处,他低头一看,不禁也吃了一惊。
  老人的俩个膝盖已经肿胀变形,皮肤也呈现黑灰色,膝盖往下的血管暴起,扭曲盘错,宛若老树的树根,伸手略微扳动一下,两条腿僵直刻板,稍一用力,老人顿时疼得额头见汗,两只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手,显然痛苦异常。
  “您这类风湿可真够严重的。”谢东轻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