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审讯,是一种技巧性很强的对话,一问一答之间充满了双方智慧的博弈,郑钧当然是这方面的高手。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刨根问底,只要善于诱导和抓住突破口,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内容。而对于谢东而言,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话无疑是奢侈的,这么多天以来,他太需要倾诉了。

  话匣子一打开,一下就扯到了十多年前,从高考前夕弃学从医开始,再说到了师傅意外去世和那两本奇书,最后又谈到了案发的经过和所遭遇的折磨。当然,话题最终还是回到了禁闭室那几天。
  为了证明藏针龟息术的真实可信,他将史书中记载的一个故事讲了一遍。
  “道教认为,龟息之术是长生不老的基本条件之一,很多道学大师都是这方面的高手,您听说过张果老吧,就是八仙中倒骑驴的那个张果老,他在历史上确有其人,资治通鉴中就记载了他和女皇武则天的一段故事。说是武则天听说张果老是得道的仙人,有长生不老之术,便派人去终南山里找他,可张果老不想去,于是便施展了这龟息之术,结果使者到了终南山一瞧,张果老已经死了,身上都生蛆了,只好悻悻而归,等使者一走,他便又复活了,武则天知道后也拿他没办法。”见郑钧听得认真,他又接着道:“张果老和常怀之都是隋唐年间非常出名的道士,这可都是史书上写的真事呀。”

  其实,他也不知道史书上是咋写的,反正师傅当年就是怎么讲的,至于到底是真是假,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猛一抬头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不禁暗暗吃惊,乖乖,居然一个多小时,可别给这位黑脸大爷听烦了。
  偷眼瞄了下坐在对面的郑钧,却略有些意外。
  只见郑大主任斜靠在沙发里,正饶有兴趣看着自己,非但没有不耐烦,好像还有点兴趣盎然的意思。
  “怎么不说了,没下文了?”见谢东停了下来,郑钧坐直了身子,微笑着问道。
  久混江湖,别的能耐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谢东还是具备的。还是见好就收吧,他暗暗合计道。
  于是,他极力讨好的笑了下,谦恭的回道:“也不知道您爱听不爱听,我这话匣子一开,啰里啰嗦的,让领导见笑了。”

  郑钧听罢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下,低着头沉默了起来。
  常年和犯罪嫌疑人打交道,他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真话假话一听就**不离十。正常情况下,除非是心理素质极好或者是具备相当反侦察能力的,一般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会露出破绽的,也许是前后矛盾,也许是神态上的不自然,总之,只要留心观察就一定能识破。在郑钧看来,有些问话根本不需要印证,只凭着自己多年警官生涯的直觉就可以做出大致判断,而且,这种判断几乎没有错误过。

  而令对谢东的判断则令他有些无奈。
  直觉告诉他,这小子说的是真话!至少在涉案部分没有撒谎。
  尽管清楚自己的职责只是负责羁押,可他还是有一种如鲠在喉的不爽。这让他的良心越发感觉不安,一种底线被触碰的痛楚在心中渐渐弥漫开来,许久挥之不去。
  是如实向上反映案情还是为了闺女的工作睁一眼闭一眼呢?思索了半天还是难以取舍,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想道,还是先把调查报告写完再说吧,至于其他的事,只能静观其变、再做打算了。

  “所有真理都是可逆的,否则就是伪科学,就是骗人的把戏。”郑钧严肃的说道:“要让我相信你说的一切,就当着我的面再来一次吧,如果我亲眼所见,那从今天开始,我特批你在干警食堂就餐,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对不起了,自残和扰乱监规都属于严重问题,我必须做出处理,否则,我本人和五监区岂不成了看守所的笑话!”
  还来一遍?谢东还以为郑钧在开玩笑,不料却见他从抽屉里取出了四根钢针和一瓶碘伏消毒液,这才知道这位大哥是来真的,正思忖着该怎么做,门外突然出来一阵敲门声。
  “老郑,开门,我周伟。”有人大声说道。
  周伟是分局的户籍科科长,郑钧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由于两人相交甚笃,他的女儿从一出生就认周伟做了干爹。
  一听是老朋友的声音,他连忙起身开了办公室的门,笑着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老周先是往房间里瞥了一眼,见里面坐着犯人,便低声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要紧事和你商量。”说罢示意他出来说话。
  郑钧见他神秘兮兮的,略微合计了下,感觉还是关起门在自己办公室说话比较方便,于是便吩咐手下将谢东带了出去。
  见谢东走了,周伟立即关好了门,然后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老郑啊,我想跟你借个人。”
  郑钧以为是要借手下的干警有啥公干,不以为然的笑道:“你小子玩什么花样,整的跟地下党接头似的,不就是借人嘛,只要不借钱就行。”
  “你这儿是不是押这个叫谢东的嫌疑人!”周伟的声音更低了,几乎是趴在他耳朵上说的:“我就借他!”
  “啥!谢东!”郑钧差点跳起来,他有点茫然的看了一眼这位老朋友,瞪大了眼睛压低声音道:“你疯了,有借犯人的吗?”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老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原来,周伟的岳父是一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干部,今年八十多岁了,罹患类风湿关节炎多年,双腿关节肿胀变形,不能打弯,现在只能坐轮椅,这些年几乎跑遍了全国的各大医院,但始终也没什么好办法,老人终日疼痛难忍,苦不堪言。
  医院没有办法,于是便迷上了各种偏方,尤其是周伟的爱人,对针灸气功之类深信不疑,这一两年间,遍寻高手,只要听说有能治这种病的,不管通过什么渠道,花重金也要请来为父亲治疗一下。
  谢东死而复生,脚底飞针的事不光在看守所里是特大新闻,整个路南分局也传得沸沸扬扬,周伟自然知道些,无意间和媳妇聊了几句,没想到媳妇听罢,两个眉毛都竖了起来。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特异功能吗!这不就是现实中的气功大师吗!既然有这样的人,为啥不找来给咱爸治病啊,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不成!
  面对媳妇的一通唠叨,他简直哭笑不得。不过能死而复生的,说是特异功能和气功大师似乎也并不过分,关键是这小子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犯罪嫌疑人呀。让一个在押的犯罪嫌疑人给岳父看病,这不开国际玩笑嘛!
  媳妇却不以为然,什么犯罪嫌疑人,那跟我没关系,只要能治好我爹的病,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这话说得容易,总不能把岳父带到看守所里找谢东看病吧?周伟则一个劲挠头。
  媳妇把眼睛一瞪,谁说要把爹带到那种地方去了,你把气功大师请到家里来不就完了吗?

  把羁押人员弄到家里来?亏你想得出!绝对不行!
  绝对不行?绝对不行以后你就别回家了,媳妇眼珠子一瞪说道。
  周伟并没把媳妇的话放在心上,可没想到从那天开始,女人就盯上这件事了,两口子只要见面,不出三句话就绕到这上面来,连续三天又逼又闹,最后实在招架不住了,只好硬着头皮来找郑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