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也怪不得这位郑主任,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随便换成任何一个人,相信的概率也几乎为零。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干脆就胡说八道算了,反正按照郑钧的思路就一定能应付过去。可是,胡说又该咋说呢,临时也编不上来啊。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句话似乎起了作用,郑钧听罢,略微愣了下,随即示意已经进来的武警战士等一等,然后两只眼睛盯着谢东,半天也不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其实,郑钧还真有些犹豫了。

  从发现谢东出事到最后在公丨安丨医院,他始终在现场。心跳血压呼吸体温等等数据绝对是真实可信的,也就是说,就算谢东真的用了什么么障眼法,骗得了专家和所有医生,可这些检查和设备是绝对欺骗不了的。
  都说高手在民间,传统医学博大精深,万一这小子说得都是真的呢?
  好吧!那就明天问问女儿,看看到底有没有依据,毕竟女儿是正经八百的医学硕士,就算没什么成就,也足够辨明一个江湖游医的真伪了。
  想到这里,他命令武警战士将谢东先带回监舍。然后独自在房间里坐了一阵,将那天自己亲眼所见的和刚刚谢东所说的又重新梳理了一遍,想来想去,除了荒唐可笑之外,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信之处,一直琢磨到天色渐亮,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他抽时间给女儿挂了个电话,不料女儿的一番话却让他大吃一惊。
  已经临近毕业的女儿这几天正在导师的指导下搞一个科研课题,听爸爸问到常怀之,不禁连连称奇,原来她的课题正与此人有关。据女儿说,常怀之是隋唐年间的道医大师,号称鬼王神针,只不过因为没有著作传世,所以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目前她们正在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查找关于常怀之的信息。而当丨警丨察的老爸居然也知道这个人,简直是不可思议。
  还有这么凑巧的事?郑钧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说谢东有可能装神弄鬼的话,可亲闺女可是认真的,何况还正在搞课题。尽管不能因此认定谢东说的都是实话,起码可以证明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他没心思和女儿解释自己是如何知道常怀之的,只是继续追问,用针灸的方法,是否能令人达到假死状态,女儿则更加惊讶,笑称他应该改行当中医大夫了。
  玩笑归玩笑,女儿还是给出了答案。
  在中医医案和典籍中,确有这方面的大量记载,只不过年代久远加之技法失传,现在很难验证其真实性,只能按照传说来认识。不过,以她个人对针灸和经络的理解认知,应该是有可能的。

  有可能!?
  是的,有可能!女儿回答得非常肯定。不光是中医,古印度和古玛雅都有类似的技法,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控制人的心率和呼吸,达到一种休眠状态,而且据说美国的科学家已经利用现代技术成功复原了这种技能,并用于临床治疗一些脑损伤和精神类疾病。
  挂断了电话,他不禁有些挠头,难道谢东所说是真的?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调查报告该怎么写啊,总不能写得跟武侠小说似的啊。
  整整一个上午,他没迈出办公室一步,闷头抽了大半盒烟,越想越觉得谢东身上有太多蹊跷之处。
  从案件性质上说,这是一起非常普通的刑事案件,此类案件的审理难度并不大,一般来说,嫌疑人都有犯罪前科,尽管掌握一定逃避打击的手段,可稍微下点功夫,基本都能取得突破。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整个案子的审理存在大量不合理因素,尤其是那份看似完美的口供,怎么看都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再说谢东这个人,看样子貌不惊人,可进来之后,连刘勇这样的狠角色在他面前都俯首帖耳,更有甚者,竟然冒着违法监规的风险,为他提供自残工具,并且事发之后三缄其口,一问三不知,这些都是无法解释的。
  还有就是死而复生的这一出,分明就是装神弄鬼,可学医的闺女竟然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有可能!
  如果真“有可能”的话,那这小子岂不成了穿越生死的超人!亦或传说中的活神仙?试想一下,国宝大熊猫还有一定的野外种群数目,在动物园里还圈养着那么多,从这个角度说,谢东简直比大熊猫还珍贵了。

  这些理性的分析和荒唐的结论搅合在一起,把这位见多识广的老公丨安丨都弄糊涂了,感觉脑袋都大了一圈。
  还是再和这小子谈谈吧,就算要把调查报告写成一本武侠小说,那总写得缜密和精彩些吧,他默默地想道。
  第二次从监舍中被提出来的时候,谢东以为又要被关禁闭,吓得腿都有点软了,可发觉并没有被押往禁闭室,这才松了一口气。
  莫非郑主任相信自己说的了?他想。
  带着这种惴惴不安,他再次坐在了郑钧对面,偷眼望去,那张冷峻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目光似乎不那么锐利,心里这才稍稍安稳了些。

  “和我谈谈刘勇吧。”郑钧好像是漫不经心似得说道:“你们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脑子里想的都是该如何继续解释禁闭室发生的事,不曾想郑钧突然提到了刘勇,一时不知是否该把他们之间的误会实话实说,眨巴了眼睛,张口结舌的愣在了那里。
  “可别告诉我你们根本就不认识。”郑钧加重了语气说道,眼睛目不转睛盯着他,看得他后脊梁一个劲冒凉风。
  谢东是有些顾虑的,本来禁闭室那点事就够悬乎了,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位爷相信没有,如果再说刘勇错将自己当成了黑道老大,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凑巧的事情啊,最重要的是,一旦刘勇知道自己是假老大,还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
  可不说实话又说啥呢?
  沉吟了片刻,他还是下了决心,实话实说总比撒谎要容易的多,别说刘勇搞错了,连云山市的丨警丨察不也搞错过吗,这低概率的事就发生了,谁也没办法。
  “我们确实不认识。”他低着头小声说道:“不过……”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郑钧催促道。
  谢东咽了口唾沫,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的接着说道:“不过,他好像认错人了……”
  其实,这点事冷不丁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实际上是很容易得到验证的。
  郑钧一边听,一边打开电脑,在公丨安丨网上查到了云山市公丨安丨局发布的于振东的通缉令,然后将谢东的户籍信息也调了出来,对照着两张照片,再端详着坐在面前的真人,不由得暗暗称奇。

  确实高度相似,别说冷眼一看,就是仔细看,也几乎难分彼此,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你小子挺邪门的呀。”他也找不到什么恰当的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听郑钧这么说话,谢东长出了一口气,显然,这位郑大主任已经相信了自己说的话,他苦笑着挠了挠脑袋,赶紧小心翼翼地道:“主任,我得求您件事,还是把刘勇从禁闭室里放出来吧,还有,您千万不要把这一切告诉他,他要是知道认错人了,那我……”
  郑钧却微笑着挥了挥手。
  “我不会告诉他的,再说他的案子很快就要开庭了,在这里呆不了几天了,你就放心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