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来这两天确实没看见刘勇,原来是被关了禁闭。一想到刘勇那饿狼般的眼神,顿时打了个激灵。
  在看守所里想找根针绝对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为了防止在押人员有自残行为,别说是钢针,就是跟细铁丝都属于违禁品,真不晓得刘勇是通过什么途径搞到手的,而且是四根。从这个角度说,这哥们确实够义气。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道:“如果我实话实说,您能答应我,解除刘勇的禁闭嘛,其实,他都是为了我……”
  “不要跟我讲条件。”郑钧不容置疑地打断了他:“我会根据规定秉公处理的!”
  谢东咽了口唾沫,无奈叹了口气。

  “其实……其实,不是我不肯说,是怕说了您也不相信。”
  郑钧哼了一声,把身子往椅子上靠了靠,不耐烦的闭上了眼睛。谢东见状,知道再说那些铺垫的话也没什么意义,只好把在禁闭室里的经历说了出来。
  原来,一号禁闭室是专门惩戒严重违反监规嫌疑人的地方。由于正好建在监舍排水口的旁边,空气自然污浊不堪,室内的空间狭小,终日不见阳光。
  为了达到惩戒目的,凡是被禁闭犯人每餐食物减半,有的时候甚至一天只给一碗稀粥,虽说这并不符合有关规定,但在实际工作中却是很常见的。毕竟关在这里的都是些穷凶极恶且屡教不改的罪犯,四菜一汤的吃饱喝足,焉能打击其嚣张气焰?
  地下排水沟是蚊虫的栖息之所,每到夏季,禁闭室里蚊虫肆虐简直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被蚊子咬一口虽然不算什么,可是如果被无数蚊子24小时的疯狂叮咬,那就足以用恐怖来形容了。别说七天,很多人连一天都抗不过去。
  谢东强撑了两天,饥肠辘辘再加上无法休息,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到了第三天早上,他忽然想起了《鬼王十三针》中所记录的“藏针龟息之法”。
  所谓“龟息藏针”就是将针刺入穴位深处,从而暂时阻断经脉,达到假死的效果。唐代武则天年间,道家八仙之一,鼎鼎大名的张果老,就是用这种方式诈死躲过钦差的纠缠,在史书当中都有记载。
  索性试一下,也许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心中暗想。尽管从来没有尝试过,也不知道是否存在凶险,但此时此刻,只要让自己能离开禁闭室,什么样的办法都不在话下。
  可上哪里去弄针呢?正一筹莫展之际,刘勇来了。
  刘老大在五监区已经呆了小半年了,由于靠上了郑钧,所以大家都另眼相看,当天上午,他给看守禁闭室的武警战士塞了两包烟,便被获准进来看一眼,限时十分钟。

  一见刘勇,他眼泪差点掉下来,尽管这段日子没少跟这家伙斗智斗勇,可此时此刻还是跟见了亲人似的。于是也顾不了许多,直接央求他给弄几根针,当然,针灸针是不可能了,普通的缝纫用针也行。
  为了逃避打击,犯罪嫌疑人故意自残的事并不稀奇,吞针也是常用的事,刘勇认为他也想玩这套路子,还劝了一番,说一切等郑头儿回来再说,谢东却哪里肯听,多一分钟也撑不下去了。刘勇见状,也只好答应了。
  当天下午,刘勇便将四根缝纫针送了进来。手里攥着四个钢针,谢东却犹豫了。
  《鬼王十三针》里讲得很清楚:龟息者,长生之法也,运丹阳之功,藏针于穴,止经血,护心脉,凝气息,则数日如黄粱一梦尔。
  这玩意从来没尝试过,万一操作不当,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那可就没地方买后悔药了。

  犹犹豫豫的又熬了阵,最后终于下了决心!
  既然祖师爷在书中写的清清楚楚,那他老人家就一定会保佑我的。于是把心一横,按照书中记载的方法,将四根针分别刺进双脚和腋下的穴位,然后运用丹阳功法,催针入体,片刻之后,便觉神游物外,渐渐没了知觉。
  虽然没了感知,但心神始终不散,用意念控制针的走向和深度,确保自己处于一种最低生存状态。最后的心脏突然停跳,实际上是进入深度状态的一种体现,由于心脏和血压降至最低限度,所以在外人看来,就如同死了一般。
  直到被送进医院的太平间,由于温度骤然降低,全身肌肉收缩,埋在穴道深处的钢针被朝外顶处了几分,于是便渐渐苏醒,情不自禁的发声呼救起来。
  也许是针法的刺激,也许是水到渠成,总之苏醒之后,内丹突然精进而成,周身气血翻涌,一时不知所措,等到渐渐调整好了气息,却发现四根针已经从穴位深处退出,他稍微运功催动,四个针便激射而出,又成就了脚丫子飞针的奇观。
  一番话听得郑钧如坠五里雾中,晕头转向之余,不禁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
  这小子八成是精神出了点问题,他想,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是鬼话连篇!如果不是精神出了状况,那就是吃了豹子胆了,敢拿老子开涮,这不是找死吗!
  用几根缝纫针就可以控制脉搏和心跳,让人处于一种假死状态,把那么多医生和现代化的设备玩得团团转,摆明了是胡说八道。
  妈了个巴子,当了这么多年丨警丨察,头一次遇到这么个蹊跷事!
  “把裤子脱了。”郑钧双手抱在胸前,冷笑着道。

  “脱裤子?”谢东一愣:“干嘛脱裤子?”
  “少废话,脱!”郑钧略带嘲讽地道:“说得这么热闹,我瞧瞧你是不是练葵花宝典了。”
  谢东这才反应过来是挖苦,无奈的笑了下,一时不知道该说点啥。
  “我就知道说了您也未必相信。”他叹了口气:“可我说的确实都是实话,真的。”
  “实话?我看是鬼话!”郑钧冷冷地道:“我算看出来了,你小子装神弄鬼的搞出瘾头来了,咋的,是不是禁闭室没住够啊,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地方,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的愿望,正好跟刘勇换个班。”
  说完,他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通知值班室派两名武警战士过来,然后盯着谢东看了一阵,缓缓地说道:“你不是能装死吗,这次我亲自盯着监控,再给我死一次,我就相信你!”
  一听说还要被送进禁闭室,谢东顿时就急了,他把身子缩在椅子里,低声哀求道:“主任,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我说的都是实话……”

  “实话个屁!我听着都是***鬼话!”郑钧说着,朝门口比划了一下继续道:“自己走还是让他们拖你走?”
  谢东急得脸红脖子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郑主任,我说的都是……真的,您闺女不也是学中医的吗,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您可以问问她,历史上是不是有个名医叫做鬼王常怀之,中医是不是能通过埋针来控制心跳和呼吸。”
  这番话纯属急中生智,说完之后,自己都感觉多余。
  大半夜的,郑钧怎么可能给女儿挂电话去核实这些问题,即便挂了电话,他女儿只是中医大学针灸专业的一个普通学生,哪里会知道什么常怀之呢,更不用说什么藏针龟息法了……想到这儿,他在心底长叹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