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32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日下午,石更去汽车站,刘燕也跟着去了。
  路上,刘燕石更到了伏虎县以后,一定要给她打电话,每天晚上七点以后,每周至少三次,回春阳必须找她,不然她绝饶不了石更。刘燕还说保不齐哪天她就跑去伏虎县,石更一听紧忙说他一定打电话。
  到了汽车站,石更远远就看见了段子润,他没有带刘燕过去,停下来跟刘燕聊了几句,把刘燕打发走了以后,他才过去。
  “女朋友?”段子润笑着问道。

  “不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石更否认道。
  “真是普通朋友?”段子润不相信。
  “骗你干什么,真要是女朋友我干吗不承认啊。”石更不带刘燕过来,就是为了避免段子润问起的时候不好介绍刘燕的身份。
  回伏虎县的路上,段子润说道:“你今年二十四了,年纪可不小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石更笑着说道:“你还比我大三岁呢,你都不着急我着急什么。”
  “谁说我不着急了,我只是还没遇到合适的。”
  “家里没给你介绍?”
  “能不介绍吗,一直都在介绍,但没一个喜欢的。你要是有合适的可以给我介绍。我要是有合适的,也帮你留意。”

  “好啊,咱们俩互帮互助,争取早日成家。”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石更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替卞世龙写文章上面。为了把这篇文章写好,石更可是下了非常大的功夫,他不仅详细询问了卞世龙的治县思路,同时自己也对伏虎县做了全面细致的了解,并且还旁敲侧击的向身边同事了解了一下他们的想法。
  在写作上,石更也是拿出了他的最佳水平,改了一稿又一稿。为了精益求精,他还以探讨的口吻请教了周文胜。
  “周科长,我听说您之前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文章,我想拜读一下,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您那儿有吗?”石更问道。
  周文胜笑着说道:“有,在家里。”
  “太好了,那就麻烦您明天上班带到办公室吧。”
  “带到办公室就算了吧,让其他同事看到了,该以为我是在显摆了。你要真想看,一会儿就去我家里拿吧,反正离我家也不远,现在时间也不晚。”
  “好啊,听您的。”
  吃完饭,石更就跟着周文胜去了他家。

  到了楼下,周文胜让石更上楼,石更没有上去,他觉得第一次登门,空着手不太合适。另外他也不想打扰周文胜的家人,就婉拒了周文胜的邀请。
  周文胜也没强求,他到楼上取了这几年在报刊上公开发表过的一些文章交给了石更,石更就走了。
  回到宿舍,石更没有回自己的寝室,而是直接去了三楼张悦的房间。
  石更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张悦做完腰部就起身走人,他说道:“张主任,我再给您按摩一下肩膀和后背吧?”
  张悦不假思索道:“好啊,正好最近我感觉肩背不是很舒服。”
  石更往上坐了坐,双手握住张悦的肩膀,边按边说道:“不是跟您吹牛,按摩肩背我可是很在行的。我爸在世的时候,总是腰酸背痛的,我几乎每天都给他按摩,一按就是十几年。按时间长了,就按出经验来了。”
  “这样啊。你家里现在还有什么人啊?”张悦随口问道。

  “就我自己,没有其他人了。”
  张悦一怔,然后赶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石更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从小是跟我爸长大的,我妈长什么样儿我都没见过。我爸是在我上大学之前去世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就释然了。”
  石更说的是心里话,虽然石青山去世时他没能在身边,有些遗憾,可生老病死是人之常事,谁也无法规避。对于已经离开的石青山,他会永远记在心里。而他自己则要积极的面对生活,把属于自己的人生路走好。
  “那这么多年就一个人生活?”张悦好奇地问道。
  “对啊,就我一个人,连过年都是自己。”石更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张悦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没想到石更会是个苦命孩子。不过失去了世界上的唯一亲人,还能考上大学,这说明石更不仅学习好,脑子聪明,还意味着他的心理调适能力非常强,要是换成她,她恐怕都做不到。

  所以她还真是有点佩服石更。
  石更忽然话锋一转,问道:“您知道我从小到大最羡慕的是什么吗?”
  “什么?”张悦问道。
  “我最羡慕别人有姐姐。哥哥跟姐姐不一样,男人基本都是粗枝大叶的,女人则往往心都细,所以有姐姐的人在我看来都是特别幸福的人。我忽然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
  “我要是说错了,您别怪我,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呵呵,好,我知道了。”
  “我……我……我想认您做干姐姐,您看行吗?”石更说完死死地盯着张悦,等待着她的回答。
  张悦回头看着石更,眼神让人捉摸不定。
  石更担心张悦会拒绝,就马上给自己下了个台阶:“您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本来我这也是高攀。”
  张悦忽然笑了,她起身说道:“不就是认个干姐姐吗,高攀什么呀。你这个弟弟我认下了。”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石更为张悦所做的一系列事情却一直深深感动着张悦。在张悦看来,石更对她的细心和耐心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过,所以她心里早就不拿石更当外人了。今天石更提出了想认她做干姐姐,她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石更喜不自胜,“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张悦一怔:“你这是干什么?”
  石更说道:“当然是磕头了,认亲不是都要磕头的吗。”
  石更说着话就要磕头,张悦则下床一把拦住了石更,哑然失笑:“你是认干姐,又不是认干妈,磕什么头啊。”
  石更老脸一红,站起来尴尬地挠了挠头:“我第一次认亲,没什么经验。不过总得有个仪式吧?”
  张悦想了一下说道:“要不你就给我鞠个躬吧。”
  “好啊,不过一个有点少吧,干脆三个好了。”
  “好啊,三个……”张悦忽然反应过来有点不对劲,就伸手打了一下石更,娇嗔道:“刚认了姐姐,就拿姐姐寻开心是不是?还三个,你是想向遗体告别吗?”
  石更见张悦反应过来了,便忍不住笑了出来,之前的尴尬一扫而光。
  收起笑容,石更规规矩矩的冲张悦鞠了一躬,说道:“以后您就是我姐了,我会向亲姐一样孝敬您的。”
  听到石更说孝敬,张悦感觉还是像认干妈。
  “都是姐弟了,就别您您的了,以后私下我们就以姐弟相称吧。不过在公开场合可不行,让人听见容易多想。”张悦提醒道。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哦不,是姐你放心吧。”石更此刻脑子里想的是沈叶叶和张向远,心说咱们走着瞧,你们想在一起,没那么容易。
  改了不知道多少稿,终于写出了一篇令石更感到满意的稿子,时间也来到了周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