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9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更没有接话,而是说道:“我挺喜欢我姐做的饭菜的,你给我姐打个电话,就说我晚上去家里。”
  走到门口,石更想起一件事,转身说道:“在第一步上有个叫谷勇的人出了不少力,他是军人出身,有一定能力,可以用。回头把他调到县委当个司机吧。”
  见石更又在吊他的胃口,卞世龙笑着摇了摇头。
  石更回到办公室跟周文胜请了个假,说出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还向周文胜借了自行车。
  刚到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段子润。
  段子润跑到他身前问道:“你干吗去呀?”
  石更说道:“周科长让我出去办点事。你找我有事?”

  段子润左右看了看,拉着石更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小声问道:“照片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石更点点头:“知道了,怎么了?”
  段子润看着石更的眼睛问道:“你跟我说实话,这事儿不是你干的吧?”
  石更一脸惊讶:“我干的?”
  随即石更就笑了:“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再说了,咱们俩几乎每天都形影不离,我有时间去干吗?拍那种照片,好像不跟踪恐怕是拍不到的吧。”
  段子润得知照片一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石更干的,因为他觉得黄风帆和李丽珍的事情除了他,就只有石更知道。他没干,那就一定是石更干的。可是听了石更的话,他也觉得挺有道理的。

  石更看着一脸疑惑的段子润说道:“照片的事情跟我没关系,跟你更没有关系,踏踏实实的,你这个样子反倒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赶紧回去吧,我出去办事了,办完回来咱们还是坐贾局长的车回春阳。”
  石更骑着自行车离开县委县政府去了谷勇的家。
  “黄风帆和李丽珍的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付忠强要是再找你,你不能再给他出任何主意了,知道吗?”石更过来主要目的就是叮嘱谷勇,如今已经达到目的了,如果再给付忠强出主意,很容易画蛇添足。
  谷勇笑着说道:“事情从头到尾,真正的编剧导演都是你,我不过就是个演员而已。你要不给我写剧本,我完全不知道怎么演,也就谈不上我再给付忠强出什么主意了。”
  “你这次的表现非常不错,我很满意。”石更由衷地说道,证明他没有看错人。
  “主要是你写的剧本太好了,一环套一环,设计的非常巧妙,我要是演不好,都对不起你的剧本。”谷勇说的是心里话,他决定石更太有谋略了,这一点他真是自愧不如。
  “你一口一个剧本,搞得我好像真是编剧一样。”石更看了一眼时间说道:“不跟你说了,我得走了,周一去县政府报到吧。”
  谷勇惊喜道:“我当司机的事情定了?”
  “当然了,说到就得做到,不然还是爷们吗。”

  “谢谢你。”谷勇十分激动。
  “这是你通过自己的良好表现换来的,不用感谢我。到了县政府以后好好干就是了。”石更攥着拳头在谷勇的胸口捶打了一下。
  傍晚下班后,卞世龙坐在车里等石更,他以为石更会坐他的车回春阳。当看到石更和段子润上了贾政经的车,他颇为惊讶。
  回春阳的路上,卞世龙一直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贾政经。石更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卞世龙的车,他心里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卞世龙已经对他感兴趣了,开始重视他了。
  到了市里,石更和段子润下了车,两个人相约周日下午汽车站见,然后段子润就走了。
  卞世龙见段子润走远后,将车停在了石更的身边,石更拉开车门上了车。

  “你认识张悦和贾政经?”卞世龙看着石更问道。
  石更知道卞世龙什么意思:“我帮过张主任一点小忙,她得知我也是春阳的,就让我坐她丈夫的顺风车。”
  卞世龙还以为石更和张悦贾政经两口子有什么特殊关系呢,听了石更的话,他觉得应该没说谎,如果真跟他们关系不一般,去伏虎县也就不用找他了。
  “你对张主任了解的多吗?我听说她好像挺有背景的,不然也不会住在三楼是吧。”石更对张悦的背景很好奇,可惜一直没有渠道了解。
  “她是张书记的女儿。”卞世龙说道。
  “哪个张书记?”

  “刚刚由副市长转任市委副书记的张金山。”
  石更大吃一惊,张金山不是张向远他爸吗,这么说来张悦和张向远是亲姐弟喽?
  一时间石更百感交集,思绪万千,脑子都有点不够使了。
  卞世龙又说道:“贾政经的他爸也不简单,是省人大的副主任。”
  贾政经有背景是石更早就预料到的,不然他实在是想不到张悦还能有什么原因嫁给贾政经。
  卞世龙瞥了一眼石更:“和他们两口子多多走动不是坏事。”
  石更没有吱声,眼睛看着车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卞世龙已经盘算好了,他今晚要好好跟石更喝点,然后借着酒劲儿让石更把接下来的两步全都说出来。不过到了楼上一看,家里没有酒了,他就下楼去买了。
  卞世龙一走,在厨房帮忙做饭的石更把厨房的门一关,起身就来到俞凤琴身后,他把俞凤琴的裤子往下一拽,随后就合体了。
  “他一会儿回来怎么办?”俞凤琴有些担心。
  “没事儿,我快一点就是了。这一周都快憋死了。”石更进攻猛烈,气势磅礴,搞得俞凤琴不一会儿就起飞了。
  楼下就有小卖部,卞世龙买了三瓶白酒两盒烟,很快就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俞凤琴用另一只手拍石更的屁股,示意赶紧停下,被卞世龙撞见就麻烦了。
  石更没有停,而是加大加快了冲击的力量和速度,就在卞世龙推门进屋的一瞬间,他打出了最后一炮,也把俞凤琴再一次轰到了天上。
  “饭做好了吗?”卞世龙推开厨房的门问道。

  俞凤琴站在灶台前说道:“马上就好,你们俩洗手准备吃饭吧。”
  卞世龙放下酒和烟,脱下外套就进了卫生间。
  俞凤琴重重的舒了口气,然后嗔怪地瞪了石更一眼。
  石更嘿嘿一笑,在俞凤琴的耳边说道:“你的裤子湿了。”

  俞凤琴用手肘娇嗔地怼了一下石更的胸口,石更笑着就出去了。
  等石更和卞世龙洗完了手,俞凤琴到衣柜里拿了条干净的裤子就进了卫生间。
  饭桌上,一杯多白酒下肚后,见石更丝毫没有要说接下来的两步该怎么走的意思,一向有耐心的卞世龙也按捺不住了,便主动开口问道:“都到家里了,该跟我透透底了吧?”
  石更见胃口吊的差不多了,问道:“现在传呼机多少钱一个?”
  “怎么也得两千以上吧。”卞世龙看着俞凤琴说道。
  “至少两千,我们院长有一个,我听说花了两千五。”俞凤琴说道。
  “买一个。”

  “干什么?”卞世龙不解。
  “送礼。送给孙伟。”
  “为什么要给他送礼?他马上就要调走了。”卞世龙更糊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