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4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咽了一口满嘴的血沫子,好半天才喘匀了这口气,低着头小声道:“不是宋朝的瓶子……是两本书。”
  “两本书?两本什么书?”

  “两本医书,隋唐年间一个道士写的,是谢家儿子谢东的师傅孙佐敏的传下来的。”
  话刚说到这里,黑屋子的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随即冲进来一帮人,为首之人手里居然也举着一把猎丨枪丨。
  “都别动!”一个声音高声喊着。
  王远只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赶忙循声望去,却不禁目瞪口呆。
  来人居然秦枫,卫生局的秦大主任。

  跟着秦枫一起冲进来的还有两个人,每人手中都是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一进屋就占据了有利地形,瞬间就控制住了局面。
  秦枫端着枪,一副香港黑帮电影中老大的派头。先是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王远,然后冷笑着对光头道:“老九啊,这个人是我的朋友,看在兄弟的面子上,把他交给我吧。”
  显然,演戏并不是这伙人的强项,加上有几位动作夸张变形,两伙人差点忍不住笑出声,只是看在一万块钱的份上都强憋着,饶是如此,眼角眉梢的笑意,就连傻子也看得出来
  这他娘的也太假了吧,王远在心中暗骂,不过,秦枫这小子是怎么知道我到了平原呢?莫非一直在跟踪我?
  没剧本没彩排,这样的戏当然演不精彩,只简单的对了几句话,便草草收场了。刚刚还嚷着要人命的一帮壮汉,眨眼间就走了个干净。秦枫带来的人给王远松了绑,又替他处理和包扎了伤口,甚至熟练地打了一针破伤风疫苗。
  一切处理得差不多了,秦枫挥手让所有人都退出去,然后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王远对面,似笑非笑地低声道:“王院长,我来迟了一步,让你受惊了。”
  这出《捉放曹》唱得并不算高明,前半段还算逼真,后半段堪称低劣。秦枫一露面,王远便意识到自己中计了,兀自叫苦不迭,肠子都差点悔青了。如今看见秦枫煞有介事地坐在面前,正琢磨着是否该来一个概不认账,可侧耳一听,屋子外面传来两伙人肆无忌惮的说笑声,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
  到了这个份上,不认账就已经毫无意义,只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况且以秦枫的身份和地位,既然敢公开跳了出来,足以说明有恃无恐,既然如此,莫不如见机行事,没准还有讨价还价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强挺着微笑道:“这次多亏了您,秦主任的救命之恩,王某永生不忘啊。”
  “言过了,言过了。”秦枫连连摆手:“不过王院长,你这次的麻烦可确实不小啊。”
  王远微微一愣,不晓得这话其中的含义,只是不解地看着秦枫,静静地等着他往下说。
  秦枫却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拍拍王远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一会安排人送你出平原,不过回了省城,有的事就不是我的能力可以控制了。”
  这关子卖得恰到好处,王远顿时紧张起来,明知秦枫等着自己往下问,却也毫无办法,只能让他牵着鼻子走。
  自己来平原绝对是保密的,没跟任何人透露过行踪,而现在看来,似乎早就被人盯上了,连秦枫都明目张胆冲到了前台,背后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局啊……

  他哪里知道,很多看似复杂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所谓天大的迷局,归根结底只是秦枫的一泡尿而已。
  “别啊,您帮人帮到底,就告诉老哥这一切到底是咋回事吧。”他无奈的说道。
  秦枫犹豫了片刻,最后一拍大腿,如同下了好大的决心似的道:“我这人就是爱管闲事,就冲王院长为我解过伤痛之苦,索性今儿就跟你说句实话吧。”说完,他把身子往前探了探,神秘兮兮地贴着王远的耳朵低声道:“知道你被谁盯上了吗?”
  “谁?”

  “这个人可不一般,他腰缠万贯、财大气粗,黑白两道都给面子……”秦枫的话像谜语,可谜底却显而易见。
  王远听罢脑袋却嗡的一声。
  张力维的名声之所以大,不仅仅因为有钱,更重要的是整死人不偿命的手段。在省城医药行业的圈子里,曾经有不少叱咤风云的角色突然间就出事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无人敢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难道他也盯上了这两本书?如果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如果从劫持自己那伙人的态度和秦枫出现的节点上推断,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可是,这两本书被孙佐敏藏的极深,三十多年了,连自己都未曾见过一眼,张力维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见王远默不作声,秦枫似乎并不着急,他甚至点上一颗烟,若无其事的抽了起来。
  小样,我给足你思考的时间,看你还有什么花招,他想。

  其实,王远此刻真没什么花招了,值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际,耍花招实在不是个好选择。他心里清楚,秦枫是政府官员,年轻有为、前途无量,既然今天他出现了,自己的安全就绝对不会有问题了。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今天安全不等于以后安全。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几年的家业可能转眼之间就被张力维巧取豪夺,他的冷汗顿时把衣服都湿透了,紧张到连脑袋上的伤口都不怎么疼了。
  权衡再三,他最终做出了选择。
  “张老板是咋知道这两本书的事?”
  秦枫淡淡的笑了下,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慢悠悠地继续道:“你以为全中国就你一个人了解孙大鼻子的底细吗,他六十年代就已经是副主任医师了,又获过中原地区十大名中医的荣誉,这样身份的人想隐姓埋名谈何容易?”
  秦枫这段话完全是现炒现卖,不过在王远听来却犹如五雷轰顶,顿时人都显得有些萎靡了。
  三十多年了,自己昼思夜想,费劲了心机,如今总算有了得手的机会,可忽然之间半路杀出个张力维,如此功亏一篑,实在是太窝心了。
  秦枫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失时机的又接着道:“你不要以为别人抢了你的生意,其实,人家比你下手早,谢东的事……”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然后伸手拍了拍王远的肩膀:“所以嘛,你也别上火了,不就是两本书吗,无非就是值几个钱呗,听兄弟一句话,算了吧。”
  如果说上一句是现炒现卖,那这句话完全是秦枫的临场发挥,把谢东被抓的事与张力维联系起来,既合情合理又作用显著。
  王远当然清楚谢东的案子有猫腻,如今经秦枫这么一提,恍然大悟之余,心里不免一阵哆嗦。
  张老板的手段果然毒辣,看来自己还是少惹麻烦吧。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儿!

  无论张力维多么财大气粗,可始终是个商人,商人不过是有钱而已。让秦枫抛头露面干眼下这种事儿,给多少钱也未必能行。何况还有一个位高权重的秦岭,张力维平时恨不能将这哥俩当老祖宗似得供起来,哪敢对他们指手画脚?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不准这位秦大少爷有自己的想法呢。想到这里,他赶紧换上一副笑脸,把身子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神秘的道:“秦主任恐怕还不知道这两部书的价值所在吧,那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