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了怕搞错,他又查看了大堂的监控录像,电脑屏幕上清晰的图像则完全证实了一切,身材略矮的确是王远无疑。
  这可有点意思了,常晓梅是政府主管领导,张力维是医药界大亨,王远则是民营医院的院长,尽管分属不同阶层,但是他们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同点,即都是搞医学的,这样看来,能让他们产生兴趣的,就一定是谢母所说的那两本医书了,可究竟是两本什么样的医书呢?
  他也是学医的,尽管不懂中医,但基本常识还是知道一些的,中医典籍就那么几本,其余的就算能流传下来,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价值。莫非是像《葵花宝典》那样的秘籍?可转念一想,孙大鼻子浪迹江湖一辈子,要是真有这么两本书,何苦干那些肯蒙拐骗的勾当呢?
  现在该怎么办?是回家睡觉,还是趁热打铁、直接会一会这位放着院长不当,偏要半夜三更当小偷的王远?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再进一步观察一下再说。
  既然王远没有趁着夜色离开,那就说明事还没做完,所以现在没必要惊动他,完全可以静观其变。在平原县城,还能跑出老子的手心?他不由得冷笑一声。
  折腾了一天带半宿,他早就疲惫不堪,索性将监视王远的任务交给了酒店老板,自己便开车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给酒店方面打了个电话,得知王远还没什么动静,便又叮嘱继续监视,洗漱之后,吃罢早饭,这才驾车去了县卫生局。

  县卫生局对他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和几个熟人打了个招呼,便直奔档案室,将来意一说,管理员在电脑里查了一下,随后告诉他,大道堂已经停业快一年了,上个月刚被注销了医疗机构经营许可证,然后在一堆尘封的文件中找了半天,拽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递了过来。
  由于年代久远,牛皮纸袋显得有些陈旧,打开一看,登记时间居然是1997年。里面除了装有一些审批文件之外,还有几份个人资料的原始复印件。他拿在手里大致翻看了一下,不禁皱起了眉头。
  从个人资料上看,绰号孙大鼻子的孙佐敏可不是一般人。虽然没什么文凭,但是六十年代初就已经被聘为中原某大医院副主任医师了。而且还荣获过中原地区十大名医的荣誉称号。怪不得老县长和他私交匪浅,看来名头不小呀,他想。
  这样一个声名显赫的名中医,屈尊跑到一个偏远小县城,而且还对外声称自己只是个赤脚医生,终日里走街串巷,干一些下三滥的勾当,这里面确实有点问题。
  略微琢磨了一阵,他把有关孙大鼻子的资料全部抽了出来,然后将剩余部分还给了管理员。由于诊所已经被注销,相关材料也即将被销毁,管理人员也并没在意,接过去随手就又抛到角落里去了。
  揣着几页泛黄的纸,他驾车离开了县卫生局,一边开车一边想,既然这么多人对这死鬼老头感兴趣,那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上了解孙大鼻子这段历史的人,恐怕只有我一个人了。
  如果从孙大鼻子履历上分析,那么最近围绕谢东发生的这些离奇事就有了合理的解释,没准这位深藏不露的老家伙留给谢东的那两本古医书真就有些价值,至于到底有多大价值,昨天半夜悄悄潜入谢东家里的王远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看来必须见一下那个小偷院长了,虽说王远是个狡猾的老狐狸,可在平原县,一切就由不得他咯,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想到这儿,他调转车头,全速朝那家商务酒店驶去,到了酒店一问,王远竟然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这可真是天助我也,他想,看来这老家伙昨天晚上偷鸡摸狗累得够呛,还没睡醒呢。
  想要从王远这样的老江湖嘴里问出实话,当然要动些手段,在来路上他便已经想好了办法,于是和朋友寒暄了几句便匆匆回到车里,给一个在社会上厮混的哥们挂了个电话。

  在平原县,秦枫还是有一定的活动能力的。
  首先是他哥哥秦岭的影响力所在,其次,他在这里土生土长,又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三教九流朋友众多。更重要的是天高皇帝远,虽说不是法外之地,但手里只要有了钱,自然有恃无恐。
  没多大一会功夫,那位朋友就到了,秦枫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下,又递过去一万块钱,这位哥们连想都没想,把胸脯一拍就答应了下来。十分钟之后,七八条壮汉分乘三辆SUV汇集到了酒店门前,详细的布置了一番之后,几个人便分头埋伏去了。
  下午一点多钟,王远和一个瘦高的男人终于走出了房间。两个人在大堂结算了宿费,便一前一后出了大门,直奔停车场走去。
  到了自己车旁,刚掏出钥匙,却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男人朝他俩走了过来,光头穿着一个黑色的短袖背心,两条露在外面的胳膊上满是黑色的刺青,样子极其凶悍。还没等反应过来,那大汉已经到了面前,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支锯短了枪管的猎丨枪丨。
  王远的第一反应是跑。刚转过身,两把闪着寒光的砍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再一看自己的同伴,正被猎丨枪丨顶在脑门上,双腿不住地哆嗦着,一动都不敢动。
  坏了,遇到抢劫的了,他心里想道。

  平原县山高林密,自古民风剽悍,解放前是出名的土匪窝子,就是现在,治安状况也不算很好,只不过这大白天的持械抢劫也太夸张了吧。
  容不得细想,冰冷的刀锋已经划破脖子的皮肤,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
  “兄弟,别动手,咱们有话好说。”
  王远当过兵,这些年开医院接触社会上各色人等,也算有些胆识,心里虽然紧张,表面上仍旧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还没等说下句话,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响起,一辆黑色的丰田越野车停在了面前,车门一开,又跳下三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般地猛扑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王远随即意识到这伙人好像不是普通的抢劫,刚要大声呼救,口鼻已经被蒙上了一快纱布,一股浓烈的乙醚气味呛得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他还在挣扎,但却意识很快开始模糊,身子也仿佛飘在云端似得的,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头上的一阵剧痛让才令他苏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得结结实实,四下看看,黑乎乎的,只见好几个人影在面前晃悠。
  黏糊糊的血正顺着额头淌下来,头上的伤口发出阵阵疼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刚哼哼了两声,小腹就被狠狠地踹了一脚。那种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差点让他背过气去。
  “先等一等,别打死了。”一个声音道。
  王远缓了一阵,挣扎着抬起头。由于眼睛适应了黑暗,他逐渐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件废弃的房屋,墙壁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窗户被木板条钉得严严实实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阴冷霉变的味道。除了他以外,房间里还有四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刚才在停车场手持猎丨枪丨的光头也在其中,刚刚那一脚,就是这位的杰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