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句话倒是提醒了老两口,他们互相对视一眼,没敢往下接下茬。王远走后,谢宝山闷头想了半天,最后把心一横,决定去找林浩川,其实,他在来的路上就动过这个念头,只是这么多年没联系,心里实在没底,如今听说有了转机,也就顾不上许多了。
  “小枫啊,不是我信不着你大叔,他那个人你最清楚,一辈子也没交下几个朋友,再说这么多年没见面,人家能管这事吗?”老太太擦了把眼泪说道:“你哥在省里做大官,我合计着,毕竟咱们这么多年的邻居关系,就算是我求他了,求他给公丨安丨局说句话,这不就找你来了吗。”
  听罢老人的叙述,秦枫沉默了片刻。
  “婶儿,东子这事我知道。”他眼珠一转,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再怎么说我也是吃你老人家奶长大的,他的事我能不管吗,其实,我早就安排好了,用不了几天就没事了。”

  老人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有点发懵,愣愣的看着他,像是没听明白的样子。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多大点事呀,还把你们给折腾省城来了,给我挂个电话不就完了吗。”秦枫说着,启动了汽车:“我先送你回去,等东子出来了,我再过来看你。”
  “真的,东子真没事了?”老人还是将信将疑的问道。
  “这里面有点误会,一句半句的也说不清楚,你就别打听了,回去等好消息吧。”
  一路无话,到了宾馆门口,他扶着老太太下了车,又从后备箱里拿了些东西塞过去。谢母很是感动,拉着他的手道:“我是瞒着你大叔找你的,就不让你上去坐了。”
  “没事,没事。”他笑着道:“对了,婶儿,王远说那两本书值钱,是两本啥书呀?”
  谢母摆摆手,苦笑着说:“就是两本医学的书,你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孙大鼻子能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要真那么值钱,他至于混成那样吗?”
  送走了老太太,他忽然感觉有些不是滋味。
  显然,自己在利用老人的善良和信任,这么做是不是太卑鄙了呢?这么多年以来,昧着良心做的事越来越多,简直都有些麻木了。可转念一想,良心?这年头恐怕最不值钱的就是良心了。
  他调转车头,抬眼朝不远处的雄州医院望了望,心中暗道,王远那个老狐狸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在谢东这件事上如此卖力气,一定是有所求的。可他求什么呢,医书?
  那常晓梅和张力维又求什么呢?难道也是医书?

  平原县距省城二百多公里,但是在奔驰商务每小时180公里的车轮下,显得并不算遥远。
  没到十一点,他就进入了平原县境内。先是赶回家,急三火四地跟父母说了几句话,卸下一大堆东西,便借口还有要紧事,急匆匆地离开了。
  所谓的要紧事,自然和几个女人有关。
  在平原县到底有过多少个女人,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现在仍旧保持联系的还有三四个,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和其中一位约好了,许久不见,自然**、激情难耐。,

  一鼓作气之后又来个梅开二度,直到傍晚才恋恋不舍的分手。本想晚上陪父母吃顿饭,不料一帮朋友听说他回来了,非要聚一聚不可,没办法只好又去了一家酒楼,豪饮到了午夜时分,方才各自散去。
  出了饭店,他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上了车,在车里缓了好大一阵,才感觉酒劲下去了些,眼睛也不那么花了,这才启动了汽车,朝家的方向开去。
  啤酒转化成尿的速度总是比汽车的速度要快,开出去没多远,膀胱充盈、尿意渐浓,憋得他一个劲打冷战。好在平原县不大,没用几分钟,就开到了父母家楼下,本想回家再解决,可一下车就发现,实在是憋不住了……
  也顾不上许多,四下瞧了瞧,几步跑到一台轿车的后面,掏出家伙直接就放起水来。
  这一放真是飞流直下、酣畅淋漓,足足尿了一分钟才算告一段落。提上裤子正打算回家,无意中却发现了点问题。

  谢东家的窗户隐隐约约地露出一丝光亮,偶尔窗帘上还映出个人影,应该是有人拿着手电筒在房间里走动。
  大半夜的谁能在他家里呢?而且鬼鬼祟祟的开着手电筒?难道是进去小偷了?秦枫不禁暗笑,这蠢贼也够不开眼的了,他家什么可偷的呢!最值钱是一台29寸松下电视机,应该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产品,到旧物市场顶多能卖二十块钱。从楼上扛下来,估计能把小偷累哭了。
  可夜晚的微风一吹,忽然感觉有些蹊跷。早不进贼晚不进贼,偏偏这个时候进来贼,好像不那么简单!
  使劲搓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起来,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进了楼道,到了谢东家门外,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先检查了一下谢家的门锁。

  门锁完好无损,在仔细一看,防盗门的门镜被从外面卸了下来,显然,这种老式的防盗门存在一定缺陷,只要从外面卸下门镜,然后用特种的工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房门打开。
  至少可以肯定是进去坏人了,他心中暗想,要真是个贼的话,那就祝这小子好运了,要不是贼,那可就有好戏瞧了。于是轻轻地将耳朵贴在门镜的窟窿上,屏住呼吸,侧耳倾听起来。
  尽管小县城的午夜万籁俱寂,但是里面的人动作很小,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听了半天,也无法判断他们在干什么。
  偷听在某种程度上是个体力活,总是保持一个姿势,连大气也不敢出,几分钟一过,他就有点坚持不住了,再加上楼道里有些闷热,汗珠子顺着脸颊滴答滴答的往下流,两条腿也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妈的,到底在里面干啥呢!他心里暗骂了一句,刚想换个姿势,却忽然听到里面的人似乎朝房门走来,惊得他赶紧闪身上楼,蹲在漆黑的楼道里,连大气都不敢喘。
  不大一会,谢家的房门被推开了,尽管动作很轻,但从脚步声判断,应该是两个人。奇怪的是,两个人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窸窸窣窣的好像在摆弄什么,大概有几分钟的光景,这才轻手轻脚的下楼而去。

  听着两人的脚步声远了,他赶紧从楼上下来,顺便瞧了一眼谢家的房门,发现门镜已经被重新安好了。
  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小偷。哪里有贼偷完东西还给门锁恢复原样的,他想。
  从楼道的窗户朝外望去,只见两个黑影钻进了一辆轿车,连车灯都没开便缓缓驶出了小区。他也急匆匆的下了楼,启动了自己的奔驰车。
  平原县城并不大,只有一条主干道贯穿南北,此刻又是午夜时分,路面上基本没什么车辆在行驶,所以虽然晚了几分钟,但仍可以远远的跟上。拐了一个弯,轿车最后停在了一家商务酒店门前。
  跟在后面的秦枫差点笑出了声,原来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他的好朋友,今天晚上的饭局就是这哥们买的单。他索性把车停在马路对面,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一边透过车窗观察着酒店大堂里的动静。
  两个人一高一矮,矮个子好像似曾相识,但由于距离较远,加之没有看到正脸,一时也难以确定。直到二人离开大堂上楼去了,他才掏出手机,拨打了朋友的电话。
  当他见到入住者登记姓名的时候,不禁恍然大悟,怪不得看着有点眼熟,闹了半天,登记人竟然是王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