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5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还要交代一下工作,所以还得先去一趟局里,今天路况不好,堵车很厉害,他一边开车一边默默想着心事。
  张力维怎么突然对谢东和孙大鼻子产生如此大的兴趣呢?就算如王远所说,这师徒二人都是所谓点穴高手,比大熊猫还珍贵的国宝,可那又能怎样呢?莫非张力维也想学点穴?不对,恐怕不那么简单。
  还没理出个头绪,手机又响了,这回来电的是美女局长常晓梅。

  “小枫啊,你今天不用来上班了,我给你几天假,有一件事需要你亲自跑一趟。”常晓梅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吃了一惊。
  什么事这么重要?还没等他问,常晓梅又接着道:“你回一趟平原县,给我查一个人。”
  “查人?”他有点诧异。
  “对,这个人叫谢东。”听完这句话,他心里一慌差点追尾。赶紧找了个地方停好车,略微稳定了下情绪,这才试探着问道:“这人是干啥的。”
  “是个个体中医,以前在平原县经营过一个叫大道堂的个体诊所,他师傅叫孙佐敏,绰号孙大鼻子,我就知道这么多。”常晓梅语气急切的说道:“我急需这两个人的详细资料,家庭住址,成员构成,在什么地方上的学以及学历等等,总之越全面越好。”最后还特意叮嘱道:“不要开局里的车去,也不要带司机,不要告诉任何人。”
  放下电话,他足足愣五分钟。
  几乎是一夜之间,在谢东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其中一定大有文章,只是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难道是看走了眼?可是,能同时吸引张力维和常晓梅两个重量级人物的注意力,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事情呀,自己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察觉到呢?
  如果能发现其中的奥妙所在,会不会对自己的仕途有帮助呢?其实,这才是他苦苦思索的原因所在。在很多人眼里,秦枫固然能力不错,但有今天的权利和地位,还是靠着他哥哥的关系。实际上,他和常晓梅一样,有着敏锐的嗅觉和洞察力,完全具备攀登权利高峰的所有素质。
  看起来,自己要多留个心眼儿了,既然你们都这么信任我,那就等于主动权握在了我的手中,不管你们到底关心的是什么,最终都得取决于老子的态度,他想。
  刚想到这里,电话又响了起来,低头一瞧,是自己办公室的号码,于是赶紧接了起来。
  来电话的是局办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一大早就有个老太太要见自己,说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情。
  老太太?我也不认识什么老太太啊,他有点发懵。
  “说是您刘婶,还说要见不到你,今天就不走了。”
  “哦,我认识的。”他犹豫了片刻,然后对同事道:“这样吧,你把她送到门卫,告诉她我一会就到。”
  谢东的母亲姓刘。别看两家人关系不睦,但秦枫对她还是有一份尊敬的。
  谢母生性善良柔弱,秦枫刚出生的时候,由于母亲奶水不够,还吃过好几天老人家的奶。当年谢东的父亲在单位当权,秦家老爷子常年被打压,谢母对秦家的两个孩子也丝毫没有歧视,即便是谢东在学校被秦枫欺负了,也都是先批评自家孩子,从来没有说过秦枫一句。
  老太太这个时候来找我,一定是为了谢东的事,一念及此,他不禁有些惭愧,好歹也算吃一个妈妈奶水长大的,这件事做的确实有点过分了。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也不能全怪自己,当初只是想收拾一下谢东,把他赶回平原县也就罢了,那曾想丁老四的手段这么毒辣,出手就是往死里整的节奏。
  本来有点心虚,想避而不见,可忽然想到张力维和常晓梅的反常举动,于是眼珠一转,心里便打定了主意。

  半个小时之后,他到了卫生局大院,停好之后并没有立刻下车,而是四外看了看,见没什么要紧的人,这才打开车门,快步朝门卫室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见谢母从里面迎了出来,可能是为了儿子着急上火的缘故,本来就瘦弱的老人显得越发憔悴,脸上的皱纹似乎都深了许多。
  “婶,你咋找到这儿来了?”他紧走几步,伸手搀住老人的胳膊,不无关切的问道。
  未曾开口,谢母的眼圈一红,泪水便流了下来。他连声安慰着,赶紧搀着老太太上了车,一脚油门出了卫生局大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停好了车,这才转身道:“你别着急,有啥事慢慢跟我说。”
  谢母擦了把眼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原来,谢东被刑拘一个礼拜之后,谢家就收到了路南公丨安丨分局的刑拘通知书,通知书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谢东被刑拘的原因和羁押地点。看着这一纸公文,老两口当时就傻眼了,一刻也不敢耽误,当天就赶到了省城。
  由于搞不清楚诊所具体位置,所以只能直奔雄州专科医院,本来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不料王远却非常热情,先是将那天的情况介绍一番,然后劝老两口不要着急,说自己正在托朋友打听案件的具体情况,而且还在医院附近找了一个条件不错的宾馆,把两人安顿了下来。
  夫妻俩虽然心急如焚,可一晃好几天过去了,却始终没什么消息,谢宝山一着急,拿着通知书直接去了路南分局,在案审科一打听,气的差点没心脏病发作,当场死在那里。
  案审科的民警告诉他,由于证据确凿,谢东在被抓的当天就已经认罪了,现在案子已经移送检察机关,就待检察院正式批捕了。谢宝山当了一辈子干部,不敢说品格高尚,起码也是为人正派,本来对儿子犯下如此不堪的罪行还有些怀疑,但听丨警丨察说本人已经认罪了,真是气得七窍生烟,心脏也异常难受。案审科的民警一见面前的老头儿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生怕他死在办公室里,连忙扶着他坐下,又伺候着吃下一片速效救心丸,见情况稳定了,这才忙不迭地将他送出门外。

  回到宾馆,老头儿进屋就命令老伴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弄得谢母一头雾水,反复追问了半天,老谢这才气呼呼地将在分局打听到的情况讲了一遍,最后发狠的骂道:生了这么个不法之徒,实乃家门不幸,既然他已经认罪,那就听凭政府处理吧!自己绝对不在省城丢人现眼了!
  谢母听罢倒是非常冷静,知子莫若母,她根本不相信儿子会干这种事,于是坚决不肯走,俩人正争执不下,房门一开,王远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
  其实,王远这几天也没闲着,还真打听到了有价值的消息。谢东的案子刚刚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了路南分局,据他掌握的情况,检察院认为不仅仅是证据不足的问题,就连那份口供也存在很大问题,只是碍于与公丨安丨局的关系,只好退回重新侦查了事。最后他试探着问道,会不会是有人故意要整谢东呢?
  听王远这么说,老两口也懵了,别看是一家人,可这么多年对谢东的社会关系几乎一无所知,翻来覆去的想了半天,也没提供啥有用的线索。王远临走的时候,若有所思的说道,谢东手里应该有两本古医书,是孙师傅留下来的,这两本书值几个钱,会不会是因为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