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而复生、脚心飞针,再加上送进医院时离奇的生命体征,所有这些令人费解又神奇的事足以引起轰动,没多大一会,病房内外挤满了医护人员,问东问西的好不热闹。
  看守所的几个领导一合计,决定还是先把人弄回去,这里毕竟是医院,无法满足羁押条件,而谁也不知道这家伙还会弄出什么花样,一不小心再让他跑了,那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说做就做!一边联系车,一边给谢东重新换上看守所的衣服,急匆匆的出了病房。
  北方的盛夏,天亮得很早。
  一行人出了医院的大楼,只见繁星渐退,东方微亮,习习凉风掠过,让一夜没睡的人都精神了许多。刚上了警车,忽然发现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急驶而出,拐出停车场,直奔医院大门而去。
  司机眼尖,脱口而出:“那不是赵局的车吗!”
  看守所所长和政委连忙朝帕萨特的方向望去,却已经无法看清楚汽车牌照,转头再瞧郑钧,却是面沉似水。
  “你看见赵局了吗?”政委问道。
  “没看到啊。”郑钧低声应了一句。
  帕萨特里坐得确实是路南区公丨安丨分局局长赵曙光。
  他是今天下午才从电话里得知了看守所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开始并没太在意,可是当听说那个嫌疑人的名字叫谢东的时候,内心不禁微微一沉。
  一周之前,他和检察院的一个朋友吃饭,席间朋友便提到了谢东的案子,除了说检察院决定将此案发回公丨安丨局补充侦查之外,还聊到已经退休的刑警队长林浩川曾经托人打听过案情,这倒是令他颇感意外。
  第二天他便调阅了谢东案件的全部材料,只大致看了几眼,便气得火冒三丈。随即给七马路派出所的指导员打电话询问,不料对方却支支吾吾好像有什么苦衷,再三追问,最后才勉强道出了实情。
  人是他小舅子高宏伟带着两个协勤抓的,抓了之后压根没在派出所审问,只是在第三天早上拿了一份笔录找他签字就送进了拘留所。
  这个回答让赵曙光无语,有心发作,可又觉得底气不足,只好说了句简直是胡闹,便挂断了电话。
  到这个份上,就是用脚也能想明白其中的蹊跷。他马上把高宏伟喊来,几句话便问出了实情。原来是维康集团丁老四找到了他,说有个重量级的人物打算收拾一下这个谢东,随便找个理由关上一阵子再说。于是他就……
  小舅子还略显委屈的诉苦道,这不是没办法嘛,维康集团这些年没少给分局提供赞助,逢年过节的光是给干警的慰问品几年下来也是上百万。还有去年你的房子装修,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那都是人家给弄的……

  赵曙光越听越生气,恨不能一脚把这个小舅子踹出去。
  辖区内企业为公丨安丨部门解决一部分经费和提供点赞助什么的,并不算啥稀罕事,尽管上不得台面,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至于房子装修的事,他还真不知情,可就算是真的又能怎样?难道给我装修个房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你是丨警丨察!不是维康集团的保安!要么把案子办实,要么赶紧把人放了,还要处理好善后,否则,扒了你这身警服都是轻的!他恨恨的骂道,撵走了这个不争气的小舅子,气得他血压都上来了。
  本想着这几天再过问下事情的进展,万万没想到谢东居然在看守所里出事了!得知消息之后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白天就挂了好几个电话了解情况,到了夜里实在放心不下,索性独自一人赶了过来,只是走到门口又有些犹豫,于是便没有进去,悄悄躲在了门外,目睹了谢东那一系列精彩表演后才悄悄离开了。
  这个案子动静闹得有点大了,这样下去恐怕会出乱子,他默默的想。

  周围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凄厉的叫声忽远忽近,显得异常诡异。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面前的门缓缓打开了,谢东脸色苍白、浑身血污的站在那里,两只眼睛空洞洞的看着他,口中喃喃地说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秦枫猛的惊醒。原来是个噩梦,他捂着胸口,***,简直吓死老子了,他默默想道。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刚刚稳定了下情绪,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又把他吓了一哆嗦。
  天还没亮,谁这么早打电话呀。
  “我的大少爷,没扰了你的清梦吧。”听筒里传来张力维的声音。

  他瞥了一眼床头的手表,还没到六点钟。“张哥啊,你吓了一跳,这么早有啥事吗?”
  “没事敢这么早给你打电话吗。”张力维还是慢条斯理的道:“就是那个谢东,他刚刚出院了,又回看守所了。”
  秦枫一愣,生怕自己没听清楚,连忙追问了一句,在确认无误之后,他张大了嘴巴,半天才缓过神儿来。
  “老四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都送太平间了呀!怎么可能又活了呢?难道老四骗我?”他惊讶到了极点,眨眼之间便睡意全无。

  “老四没骗你,昨天晚上确实死了,但是今天早上又活了。”张力维的语气也有些异样:“我说兄弟,你这个发小加邻居的,到底是干啥的呀?”接着,将昨天夜里发生在永安医院的离奇故事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一遍,听得秦枫的嘴再次半天没合上。
  有没有搞错,这是在说谢东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在心里想着,竟然一时无语,愣愣地举着电话,大脑一片空白,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
  “你在听吗?”张力维见他没了动静,连忙追问道。
  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应了一声。
  “既然又活过来了,能不能跟公丨安丨局那边说一声,把这小子放出来算了。”清晨的噩梦让他心有余悸,一听说谢东没事了,暗自庆幸之余,巴不得赶紧将事处理利索。只是话一出口,又感觉有些冒昧。
  公丨安丨局也不是维康集团办的,岂能说进就进、说走就走?就算张力维财大气粗,也未必办得到。这样一想,心里又开始烦躁起来,后悔自己行事太过草率,惹上这么个麻烦事儿。
  不料张力维却一口应了下来。
  抓有抓的原因,放有放的道理,这都不算啥事,一切按你的意思办就是了。这个回答令他感觉一阵轻松,情绪也好了许多。
  张力维似乎对谢东挺感兴趣的,刨根问底的聊了半个多小时,差点把谢东的祖宗三代都打听一遍,转了一大圈,最后又拐到了孙大鼻子身上。
  “这样吧,就算你帮哥一个忙。”张力维笑着说:“你今天能不能回一趟平原县,把这个孙大鼻子的材料给我搞清楚,这个人在县里行医多年,卫生局一定有他的资料,那儿是你的地盘,你去最合适了。”

  这对他而言并非难事,事实上最近几天他也确实打算回去一趟,既要看下父母,也想跟几个多日不曾联络的红颜知己叙叙旧情。于是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张力维做事,永远是面面俱到的。
  早晨七点半,一辆奔驰商务车便停在了楼下,打开后备箱一看,满满的都是各种高档礼品,还有一个装了五万块钱现金的手提袋。
  出门办私事,开公车不方便。除了给父母带点东西之外,朋友们总是聚一聚的。张力维在电话里笑吟吟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