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检查,再做一次全面检查!把能想到的检查都做一遍。
  一个小时之后,当医生们拿着一大摞全部正常的检查结果面面相觑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谢东再一次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想……喝水。”
  喝水?他能喝水吗?护士也迷糊,转身看医生。主治医生挠了挠脑袋道:应该能吧,这家伙好像啥毛病都没有嘛。
  于是,一大杯水被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有吃的东西吗?我饿……”谢东继续要求道。
  这下医生和护士都没了耐心,这里是医院,又不是饭馆,大半夜的上哪儿给他弄吃的?值班医生一回头,瞧见正候在门外的郑钧。
  这是你送来的人,你去给弄点吃的吧。
  等郑钧从医院的小卖部买来面包火腿肠的时候,看守所的领导和检察院的好几个人也到了,大家看着仍有点迷迷糊糊的谢东,都不禁啧啧称奇。
  征得了几位领导的同意,郑钧把面包和火腿肠递了过去,谢东看起来也确实饿了,接过来狼吞虎咽,没多大一会功夫就吃了个干净。吃饱喝足,人立刻有了精神,翻身便坐了起来。
  由于之前一直处于抢救状态,所以他的身上并没有戒具。可现在一副生龙活虎般的架势,再加上这一坐,让现场所有人都紧张起来。郑钧连忙往前跨了一步,保证谢东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

  “你还想干啥?”他伸手摁住了谢东的肩膀,板着脸问道。
  谢东对郑钧还是颇有些敬畏的,见他面沉似水,连忙低声道:“报告!”说完,眼巴巴的看着郑钧的脸色,身子则一动不敢动。
  “说。”
  “我想把身上的针取出来。”
  “你不要动,让医生给你取。”郑钧的口气不容商量,可话音刚落,值班医生却走了过来,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从CT扫描上看,那几根针刺入的很深,想要取出来必须进行手术,现在是半夜,还是等明天外科主任来了再说吧,否则万一碰到什么神经啥的,那可麻烦了。”
  声音虽小,谢东却也听到了,他试探着道:“郑主任,这几个针其实都在穴道上,是我自己送进去的,最好由我自己取出来,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可毕竟刚死了一次,已经把所有人弄得晕头转向,而且这里是永安医院,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在押嫌疑人自己给自己看病呢!
  郑钧不容置疑地摇了摇头,低声命令道:“取针的事,还是等明天再说吧,你先不要乱动。”说完,回头示意门外的年轻同事给谢东带上手铐,待一切处理利索,这才后退了一步,歪着头瞧着病床上的这个年轻人,一时竟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由于一只手被铐在了床头,谢东只好又躺了下来,虽然外表平静如水,可体内却气血翻涌,波浪滔天。
  一股强大的真气在身体里四处游走,时而如奔腾的烈马,时而像涓涓的细流,狂躁时犹如夏日的暴雨,雷鸣闪电、倾盆如注,可转眼之间,又好像和煦的春风,轻抚着每一寸肌肤,令他感觉无比舒畅。这种奇妙的感受不禁让谢东想起了师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乱极则治,治而成丹,丹阳大成也!
  当年看着师傅摇头晃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真有一脚踹过去的冲动,这老家伙,连自己徒弟都忽悠,他恨恨的想。
  可现在浑身上下的这种感受,确实和师傅当年描述的完全一致,莫非真如老人家所说,修炼到一定程度便会练成内丹!想到这里,他连忙闭上眼睛,屏气凝神,按照吐纳心法梳理体内激荡的气流。
  道家之术源远流长,对中华文明和中医影响极其巨大。与佛教劝人苦修来世不同,道家修炼的就是今生今世,以得道成仙、羽化升天为最终目的。隋唐以前,服用各种丹药最为盛行,故天下皆炼丹之术,史称外丹,但是自隋唐起,内丹门派渐渐形成,他们很少服用丹药或者干脆不服,而是注重自身修炼,按照天人合一的指导思想,以身体为鼎炉,精气神为药物,通过特定的方式,在自己体内凝练结丹,从而达到长生不死,羽化成仙之目的。内丹门派分为南北二宗,至宋元开始,随着内丹全真教派的兴起,北宗势大而南宗势微,到了现在,天下修道之人皆是北宗子弟,南宗早已销声匿迹、默默无闻了。孙师傅传下来的丹阳修炼之术,是北宗全真教派的镇门之宝,谢东虽然中间荒废了多年,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大有精进。

  身心一静,随即感觉气海之中波澜不惊,周身真气逐渐汇集,最后在下黄庭穴位凝结成丹,须弥之间,丹华四射,整个身心犹如刚刚被洗涤过一般,纤尘不染。他睁开眼睛,顿觉神清气爽,全身都充满了活力。
  郑钧等人当然不知道谢东体内的这些变化,只是见他刚刚像是睡着了,正打算和医生研究下一步的方案,忽然见他又睁开双眼,目光如炬,炯炯有神,众人不禁吃了一惊。
  “怎么了?身上难受了吗?”郑钧关切地问了一句,却发现谢东并不回答,只是看着自己,心中不免有些紧张,生怕再出什么意外,连忙走过去,先是检查了下手铐的松紧,然后顺手摸了下谢东的额头。
  滚烫!
  他吓得立刻把手缩了回来,转身对医生道:“大夫,你快过来看看,他在发烧!”
  医生走上前来摸了一下,也吃惊不小,连忙让护士给测**温,结果体温计的汞柱直接到了头,按照手感的估计,实际温度绝对超过了体温计最高的42度。这下大家都慌了手脚,正不知所措之际,谢东忽然开口说话了。
  “不好意思,大家让一下,我的针要出来了。”

  按常理,高烧到这个温度,说的基本上都是胡话了,可大家看谢东的精神状态和眼神,似乎又不像是神志不清的样子,正愣神的功夫,却见他微微点了点头,用没被铐住的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腋下,笑着道:“麻烦帮忙下,针出来了。”
  护士赶紧走过去,解开他的上衣,伸手往腋下一探,果然拿出一根普通的缝纫针,再仔细一检查,腋下并无伤口,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见此情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闪一下吧,脚上这两根针可能力道大些,控制起来有难度。”谢东说着,将两只脚伸了出来,同时示意站在床前的人躲开。众人无奈,也只好按照他的要求闪在了两侧,郑钧似乎感觉有点不妥,刚想说点什么,却听到两声轻微的声响,再低头一看,两跟缝纫针居然插进了床尾的挡板里。
  永安医院的设施比较高端,病床都是那种塑钢材质的专用床,相当坚固结实,小小的缝纫针,即便是用手拿着,也需要很足的力气才能扎进去,而谢东一动未动,真不晓得他是如何办到的。再一检查两只脚心,只见有一个小米粒大小的红点,再无任何异常。

  “天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特异功能?”一个医生不禁惊呼道,话音刚落,护士也惊讶地嚷道:“奇怪了,刚刚还那么高的体温,居然这么快就降下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