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7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ps你麻痹,视频能ps成那样,你p一个给我看看!”年轻人上去就是一顿老拳。
  华清池,员工们噤若寒蝉,大家都知道今天卓老板脾气不好,把办公室的电脑都给砸了,为的就是刘子光的案子。
  高土坡刘哥的名头,道上兄弟自然都是知道的,这回刘哥折进去了,还判了死刑,估计二审也是维持原判,多则半年,少则两三个月,昔日叱咤风云的刘哥就要被拉到江滩刑场上吃一颗铁花生了,想到这些,大家无不感慨万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老话一点都没错啊。
  卓力在房间里烦躁不堪的走着,刘子光突然被抓,又突然被判死刑,司法程序进行的超乎寻常的迅速,简直令他无从下手,从新闻上看到判决书后,他找了好几个律师想替刘子光打官司上诉,可是对方都委婉的表示,给再多的钱都不接这个案子。

  不妙啊,卓力好歹也是区政协委员,很敏锐的觉察出这里面的味道,陈汝宁是省领导的亲戚,想必是上面施压一定要弄死刘子光,不过这件事又透着古怪,有传闻说真凶是穆连恒,可是又有人说那是谣言,真真假假变幻莫测,不过有一点卓力是清楚的,那就是穆连恒已经死了,死了的人是不能开口说话的,这案子,铁定赖上刘子光了。
  要在古代,卓力指不定就会动了劫狱或者劫法场的念头,但是当今社会公然和国家机器做对是绝没有成功的可能的,思前想后,卓力还是哀叹一声,遥望着南方念道:“光子,咱们怕是只有来生再见了。”
  北清大学校园,天阴沉沉的,就快下雨了,温雪从花园喂猫回来,正轻快的走着,忽然看到陆谨急匆匆的跑来,神色古怪。
  “小雪,出事了。”
  “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陆谨递过一张报纸。。

  温雪接过报纸一看,版面上几个触目惊心的黑字:杀人凶手刘子光一审被判处死刑!
  晴天霹雳!温雪呆呆的站着,整个人全傻了,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画面,有温馨,有感动,有伤心,有喜悦,从江北一中校门口那次公主般的隆重仪式开始,刘叔叔的影子就在少女芳心最深处扎下了根。
  温雪表面看起来纯真柔弱,其实骨子里也继承着某些母亲的特质,那就是毅力和坚忍,进入北清大学后,不乏年轻有为的男孩子的追求,其中更包括朱毓风和韩冰这样的天之骄子,温雪虽然天真,但也不是傻瓜,她什么都懂,但是她也明白,此生自己的心里再也盛不下任何男子。
  如果今生不能嫁给他,那就孤老一生吧。
  可是这一切都成了镜中月水中花,叔叔被判死刑,即使能二审改判,也逃不过死缓和无期。
  眼泪慢慢从少女眼眶中涌了出来,一滴滴洒落,天边一阵雷声,下雨了。

  雨来得很快,瞬间天就黑下来,大雨倾盆而下,所有的行人都躲进了建筑内避雨,雨点在地点上激起一个个小漩涡,避之不及的学生转瞬就淋成了落汤鸡。
  “看,那是谁?”廊下避雨的学生指着远处说道。、
  只见一个女孩机械的迈着步子,在大雨中慢慢走着,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整个人完全湿透了却丝毫没有避雨的意思,依然这样走着。
  所有人都惊呆了,雨中的女孩是如此的婉约,正如一株傲雨的白莲,她的眼神和步伐是如此的让人心碎,让人无端的生出一种想呵护的感觉。

  突然,女孩无力的倒下了,就像风雨摧折的花朵一样,就那样慢慢的,慢慢的倒下了。
  不约而同的,几十个男生从廊下冲了出去。
  温雪被送进了医务室,校医诊断后表示,病人情况不明,如果仅仅是淋了雨的话不会如此严重,至今昏迷不醒。
  韩冰和许久不见的朱毓风都冒着大雨赶来了,看着沉睡的温雪,两人沉默无言。

  “学校医务室条件有限,千万不能耽误了病情,转大医院吧,我开车。”朱毓风说。
  韩冰点点头,陆谨和束手无策的校医一起动手,把温雪抬了起来,朱毓风把车倒入走廊,大家把温雪抬进了后座,陆谨和校医陪着,韩冰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去北京协和,我认识那里的脑科专家。”韩冰说。
  朱毓风点点头,猛踩油门,fj酷路泽在暴雨中疾驰如飞。
  当温雪苏醒的时候,已经躺在协和医院的急诊观察室里了,韩冰动用了他所有的社会关系,请来了最好的医生给温雪做检查,万幸的是,病人只是因为伤心过度导致的昏迷,并未器质性的病变。
  醒来的温雪抓着那张已经被雨水打湿的报纸,依然一言不发,任谁劝也没有用,就这样傻呆呆的瞪着天花板。
  韩冰从陆谨处得知了温雪突然情绪失控的原因,心头一紧,默默走到了阳台,雨仍在下,地面上已经积水成河,到处是抛锚的汽车。
  “抽烟么?”朱毓风递过来一支香烟,韩冰迟疑了一下,接过了烟,朱毓风帮他点燃,抽了一口,不禁咳嗽起来。

  昔日的情敌并肩站在阳台上面对着瓢泼大雨,半晌,韩冰才说:“今天多亏你了。”
  “应该的。”朱毓风说,今天他的fj酷路泽确实派上了用场,越野车趟水的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如果是普通的轿车怕是早就在半路抛锚了。
  “温雪是好女孩,好好对她,如果你有下次,我绝不会轻饶你。”朱毓风说道,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韩冰苦笑,看来朱毓风弄错了情况。“不是因为我,是另外一个人。”
  “哦?”朱毓风惊讶的看了过来。
  “一个被她称作大叔的人……昨天被判了死刑。”韩冰苦涩的说道。
  朱毓风脸上苦大仇深的表情被同病相怜所代替,他拍了拍韩冰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兄弟啊。”

  韩冰苦笑,想反驳又无从开口,只得默认了这个称谓。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韩冰回头一看,竟然是母亲薛丹萍来了,赶紧迎上去问道:“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小雪怎么样了?”薛丹萍急问道,虽然现在她已经不是华夏矿业的总裁了,但依然是社会名流,学校里有的是她的眼线,任何事情都瞒不过去的。
  韩冰当然知道母亲为什么这么着急,但朱毓风和陆谨就没这么清楚了,纳闷的看着韩冰的母亲去探望温雪。
  薛丹萍并没有走进观察室,只是隔着玻璃看了一会儿,亲生女儿躺在病床上,伤的是母亲的心啊。
  “到底怎么回事?”薛丹萍问道。
  韩冰拿出手机递过去,网页上是刘子光被判死刑的报道,薛丹萍一看就懂了,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妈,你一定有办法的,这种案子一定可以上诉改判死缓的。”韩冰道。

  “妈妈没有这种能力,这个人得罪了很高层的官员,所以才会有这个下场,你开导开导小雪吧,不要让她抱什么希望,不出预料的话,十天内终审结果就会出来,一定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