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7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吧,回去接着喝。”
  “拉到吧,我哪还有心情喝呀。你回去吧,我走了。”
  付翁看着付忠强渐行渐远的背影直摇头,心说这叫什么事啊,也太巧了,编故事都编不出这么巧合的事出来。
  几天后,谷勇去了县检察院找付忠强,询问案情的进展情况。

  “强哥,你问了吗,案子进展到哪一步了?”谷勇递给付忠强一根烟,随即又递上了打火机。
  付忠强深吸一口,烟点燃后,吞了一个烟圈:“我问了,说没有这个案子啊,你会不会搞错了?”
  “这我怎么能搞错啊,我为这件事都跑了两个月了。”谷勇沉思片刻说道:“一定是黄风帆搞的鬼,他肯定是早就想到了我亲戚这边会活动,就事先跟检察院打了招呼,不让对外面说。”
  付忠强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而且极大。
  谷勇自己点上一根烟,说道:“黄风帆这个家伙仗着自己是县长,真是欺人太甚。不瞒你说,我最近一直在偷偷跟踪他,想找他的一些把柄。”
  付忠强问道:“找到了吗?”
  “算是找到了吧。昨天中午我看到他开着车,和一个女的出去了,我就在后面跟着。你猜他们去哪儿了?”
  付忠强心里“咯噔”一下子:“哪儿啊?”
  “县城和小林乡的交界处。那个地方多荒凉啊,之后我远远的就看那车来回晃悠。”谷勇见付忠强脸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又说道:“大概持续了二三十分钟吧。完事以后黄风帆就开车回了县政府,我怀疑那个女的就是李丽珍。”
  自从上次谷勇说了李丽珍和黄风帆有事以后,付忠强就一直偷偷在暗中跟踪监视,可付忠强平时还要上班,不可能随时随地跟着李丽珍。
  付忠强回想昨天中午李丽珍没有回家吃饭,而是说和同事一起聚餐,莫非是骗他,实际上和黄风帆出去了?
  付忠强越想越觉得李丽珍骗了他,气得不仅脸色铁青,身体还直发抖。
  “可惜我就是没有相机,我要是有相机,昨天我非给他们拍下来不可,到时我往市纪委一交,黄风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谷勇假装气呼呼地说道。

  其实昨天中午谷勇根本就没看到黄风帆带着李丽珍开车出去,但他一直在县委县政府大门口外面守着,知道李丽珍昨天中午没回家,而付忠强又没有跟踪李丽珍,于是就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来刺激付忠强,加深付忠强的疑心。
  付忠强听到谷勇提到了相机,脑子一转说道:“听你这么一说,黄风帆还真是可气。你要是需要相机的话,我可以帮你借一个,你要是真拍到了什么,到时给我也看看,怎么样?”
  付忠强没有那么多时间一直跟踪李丽珍,既然谷勇愿意干这件事,他觉得正好借谷勇的眼睛帮他盯着。
  谷勇一口答应道:“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谷勇希望付忠强能够抓到李丽珍和黄风帆在一起的现行,可仔细一想,现实操作起来实在有难度,因为他不知道李丽珍和黄风帆究竟什么时候会行苟且之事,而且即便他发现了,他也很难在第一时间通知付忠强,黄风帆可有汽车,而他只有一辆自行车,他能不跟丢就不错了,上哪儿去通知付忠强去。就算通知了,估计等付忠强赶到现场也早就人去楼空了。
  把事情跟石更一说,石更提出用照相机取证,可是石更没有照相机,他也没有照相机,认识的人中也没有有照相机的。一个一般的照相机至少八九十,好的一点的二三百,他又买不起,等着石更借来照相机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这两天他正为这件事苦恼呢。现在付忠强主动提出帮他借照相机,这无疑是雪中送炭。
  当天晚上,付忠强就从同事那里借了一部照相机拿给了谷勇。令谷勇想不到的是,转天照相机就派上了用场。
  傍晚下了班,李丽珍从县委县政府里一出来,在马路对过的谷勇就骑着自行车在后面悄悄跟着。

  李丽珍家在县委县政府的左边,按理说她出来以后应该往左走,之前每天下了班都是往左走,而今天却往右走,走的还挺快的,很反常,谷勇就琢磨这里面肯定有事。
  走了差不多能有十五六分钟的时间,就见从后面过来一辆车,鸣了下喇叭,谷勇回头一看,见是黄风帆的车,当即心花怒放,马上就把照相机举了起来。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跟踪快半个月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李丽珍也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是黄风帆的车,她就停了下来。
  黄风帆的车慢慢减速,在李丽珍的身边停下后,李丽珍拉开副驾驶的门上了车,谷勇连续按了几下快门,然后放下照相机就开追。
  不得不说谷勇的身体是真好,自行车的质量也是真过关,谷勇蹬起来就跟个小摩托似的。可即便如此,还是比不上四个轮的汽车,眼见着黄风帆的车越来越远,谷勇的心是越来越凉。好不容易等来的一次机会,难道就要这样错过了?
  就在谷勇准备放弃追赶的时候,黄风帆的车靠边缓缓停了下来。谷勇见了心里大喜,马上继续猛蹬,然后在距离黄风帆的车二三十米远的地方下了自行车,将车放倒后,跑到了路边的一排排大树后面,利用大树做掩体,慢慢靠近黄风帆的车。
  谷勇最终躲在了一棵距离黄风帆的车只有五六米远的大树后面,他拿起照相机,就像当年在部队拿着枪一样对着黄风帆的车,一动不动。
  黄风帆和李丽珍没有马上亲热,也没有马上下车,好像在说着什么。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以后,先是李丽珍从副驾驶的座位上下来了,然后拉卡后面的车门上了车。随后是黄风帆,他要比李丽珍小心谨慎很多,下了车他左右观察了一下,之后才上车。

  一开始车后面的灯是亮着的,之后好像进入主题以后,灯就关了。车里面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车在有节奏的晃动。
  谷勇把整个过程全部用照片记录了下来。
  正准备走人的时候,又有意外收获。只见对着谷勇这一侧的车门突然开了,黄风帆和李丽珍下了车,两个人全都光着屁股,裤子在膝盖的位置。
  李丽珍双手扶着车顶,撅着屁股。黄风帆在其身后搂着腰耕耘。谷勇见状,紧忙又拿起照相机连拍了几张。
  收起照相机,蹑足潜踪,回到自行车前,扶起来一调头,谷勇便心情愉快地骑着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谷勇吃过早饭,便乘坐长途汽车去了春阳洗照片。
  伏虎县不是不能洗照片,而是谷勇担心县城就那么大,黄风帆又是县长,万一照相馆的人认识黄风帆,把照片的事情告诉黄风帆,那他半个月来所付出的辛苦就全都白费了。所以想了想还是拿到春阳去洗比较好,虽然来回跑要麻烦一点,但至少安全。
  到了照相馆,谷勇要求每张照片洗三份,以防到时不够用。
  一周后,谷勇取回相片全部交到了石更的手里,石更看过之后非常满意。
  “干得不错,你离到县政府工作,只剩一步之遥。”石更拍了拍谷勇的胳膊,然后把照片还给了谷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