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6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对付忠强深入调查,谷勇发现付忠强的堂弟付翁他认识,是他当年的初中同学。谷勇把这件事告诉给石更后,石更就打起了付翁的主意。
  付翁在县防疫站工作,一天,谷勇假装到防疫站办事,与付翁来了一次“偶遇”。

  “付翁?”谷勇一副不敢确认的样子指着付翁。
  付翁仔细打量了一下谷勇:“你是谷勇?”
  “哎呦,老同学,咱们俩多少年不见了。”谷勇十分亲切的与付翁握了握手。
  “快十年了呗,咱们俩上次见面还是你当兵走之前呢。你可比当年还壮实啊。”

  “你的变化也不小啊。”
  “你这是复员回来了?”
  “咳,别提了,一言难尽啊,我现在混的可是不如你。晚上有时间吗,咱们俩喝点,到时边喝边聊怎么样?”
  “好啊,下午五点半你过来找我吧,晚上我请客。”
  傍晚,谷勇从县委县政府一路跟着李丽珍回了家,在楼下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下来,就去了县防疫站找付翁。
  多年不见,付翁没有把吃饭的地方安排在街边小饭馆里,而是安排在了县里数一数二的伏虎县大酒店里。
  “你现在干什么呢?”付翁问道。

  谷勇叹气道:“咳,别提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无业游民。”
  “不能吧?复转军人回到地方安排的单位都不错啊,你怎么会是无业游民呢?”
  “那是复转的,我是被开除了。”
  “啊?因为什么呀?”
  “这就说来话长了……”
  谷勇把他被开除的事情从头到尾详细地说了一遍,付翁听后很为他感到惋惜:“真是太可惜了,要是不出事,你肯定能在部队里有一番作为。即便复转回到地方,也肯定差不多了。不过事都已经出了,还是往前看吧。你回来多久了?”
  “快半年了吧。”

  “也找点事做?”
  “本来是想找的,结果我一个亲戚家出了事,我这不一直帮忙活呢吗,快两个月了,也没忙活明白。哎,真是糟心啊。”谷勇说完喝了口酒。
  “什么事啊?”付翁随口问道。
  “我这个亲戚得罪了黄风帆的一个亲戚……”

  “黄县长?”
  谷勇点了点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当时双方都在气头上,谁也不让着谁,就打起来了。我这个亲戚跟我这个体格似的,黄风帆的亲戚又瘦又小,就被打成了重伤。事后我这个亲戚家里主动提出赔偿和解,对方一开始也答应了。后来突然又变卦了,我听说是黄风帆的意思,说是不仅要让我那个打人的亲戚赔钱,还要让他蹲监狱。县公丨安丨局和黄风帆都是一个鼻子孔通气的,活动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效果。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到县检察院了,我最近琢磨能不能在整个环节疏通一下,争取大事化小。可是我和我亲戚家也不认识县检察院的人了。对了付翁,你在县检察院里有熟人吗?你要是有熟人你就帮个忙,你放心,肯定不会白让你帮忙的,我这个亲戚家不差钱。”

  付翁笑着说道:“跟我提什么钱啊,我帮你忙我还能要你钱呀。不过我在县检察院还真是有个熟人,是我的一个堂哥,但他就是个一般干部,不是什么领导……”
  谷勇马上说道:“一般干部也行啊,可以通过他认识检察院的领导。付翁,既然你有这么一个亲戚,那你说什么也得帮我,我和我家亲戚现在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付翁答应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帮忙吗。明天我就跟我堂哥说,争取明天晚上让你们见一面。”
  谷勇非常高兴,拿起酒杯说道:“老同学,这杯我敬你,也替我我家亲戚谢谢你。我干了。”
  第二天晚上,还是在伏虎县大酒店,谷勇和付忠强见了面,谷勇心里别提多激动了。
  付翁引荐完以后,谷勇把石更编织的故事又跟付忠强说了一遍,希望付忠强能多多帮忙。付忠强说如果黄风帆真的插手了这件事,那还真是挺不好办了,因为一旦黄风帆和检察院,乃至后面的法院打招呼,相信两家都会给黄风帆的面子。但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也许通过运作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个忙他不敢保证能够帮好,但一定会尽力。明天上班他就去问一下,看这个案子进展到了哪一步,案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聊过了案子,就开始聊家常。付忠强是军人出身,谷勇与他有共同的话题,所以两个人就聊了很多过去在部队的生活,聊的非常开心。
  “咱家嫂子在哪儿上班啊?”谷勇问道。
  “在县委上班。”付忠强说道。
  “县委哪个部门啊?我有个朋友在县委办公室工作。”
  “你嫂子也在县委办公室。”
  谷勇做惊讶状:“这么巧?我朋友在县委办公室综合二科工作,嫂子不会也是综合二科的吧?”
  付忠强笑着说道:“还真不是,她是综合一科的。”
  谷勇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诡秘道:“说到县委办公室综合一科,我听我朋友说过一个事。他说在一科有个女的不太正经,跟一个县里的领导有见不得人的关系。嫂子既然是一科的,这个女的嫂子肯定认识。”
  付忠强好奇地问道:“谁呀?”
  “好像叫李……李什么珍。”谷勇一副记得不太清的样子。
  付翁听了紧忙看向付忠强,只见付忠强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李丽珍?”付忠强看着谷勇问道。
  “没错,就是李丽珍,就是这个名字。”付忠强肯定道:“嫂子是不是平常在家里也跟你提过她?”
  付翁微皱眉头说道:“谷勇,这种事可不能乱说,谣言说着痛快,对人造成的伤害可是无法估量的。你可不能信谣传谣。”
  付翁说完瞥了一眼一旁的付忠强。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谣言,反正我那个朋友说现在县委县政府里面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琢磨无风不起浪,要是没有这档子事,怎么可能会有人传呢。”谷勇看着付忠强说道:“强哥,你说是不是?”

  军人出身的付忠强是个血性汉子,听到别人说他媳妇不正经,眼睛都红了,他一口干掉杯中酒,起身说道:“你们俩慢慢喝,我家里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付翁非常了解付忠强的性格,又喝了酒,他现在要是回家,搞不好都得出人命,所以赶忙追了出去。
  谷勇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微微一笑,拿起酒杯美美地喝了一口。
  付翁在酒店门口拦住付忠强说道:“哥你听我说,谷勇说的不过是谣言而已,又没有真凭实据,如果你现在回家找嫂子兴师问罪,这对你们之间的夫妻感情是非常不利的。”

  付忠强怒火熊熊,就像一颗被点燃的丨炸丨弹随时要爆炸一样:“那你说该怎么办?难道我假装不知道?”
  付翁想了一下说道:“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如果你真怀疑嫂子有问题,不如你先暗地里悄悄观察一段时间,她真要是不正经,你抓她的现行,到时无论怎么样你都占理。你现在要是把窗户纸捅破,无凭无据的,她不仅不会承认,还会打草惊蛇。你说呢?”
  付忠强仔细一琢磨,付翁说的言之有理,火气当即就消了一半:“行,那我就听你的,先观察她一段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