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4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心之语惹得张悦羞涩,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为了避免尴尬,石更转移话题问道:“按摩一周了,您的腰有没有感觉比以前好了很多?”
  “确实好了很多,以往都不敢轻易弯腰,现在就不是很怕了,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张悦说的都是实话,她没想到不打针不吃药,只是每天按一按就能祛除她的疾患,真是多亏了石更,不然她还不知道要被腰伤折磨多久呢。
  “只要您身体健康就比什么都强。如果您认为有必要的话,我以后每天晚上继续过来给您按,您要是觉得没必要我就不过来打扰您了。”
  “怎么是打扰呢,我乐不得你每天晚上过来呢。”话一出口,张悦意识到她的话也挺容易让人误解的,便马上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的腰伤已经困扰我好多年了,虽然最近没犯病,可也不代表就已经完全好了。就算好了,需要巩固治疗一段时间。”

  看到张悦不自然的表情,闪烁的眼神,石更心说她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石更没敢多想,因为别说不确定,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敢轻易把张悦推倒。张悦和其他人女人不一样,不仅是他的领导,似乎还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除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他绝不会为了一时痛快而毁了自己的前程。
  周一上班,想到昨晚张悦说的话,石更就以请教写作方面的问题为由,再次提出晚上请周文胜吃饭。
  通过上次吃饭聊天,周文胜发现虽然他与石更在年龄上有一些差距,可是他们却有共同的话题,很聊得来,使得他对石更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所以这次他也没有拒绝石更。不过他说晚上必须由他来请客,石更要是不同意,他就不去了。石更没跟他争,只说一切都听他的。
  晚上在饭店里,周文胜针对如何把文章写好一事侃侃而谈,说了很多他的心得体会,石更听了不禁竖起大拇指,一通夸赞。
  石更有恭维之意,但也是发自内心的,他的笔杆子本来就硬,所以周文胜说的在不在理,有没有水平,他一听便知。在他看来,周文胜的文学造诣,即便去省报社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窝在小小的县城里真是屈才了。
  聊个人聊着聊着,就从写作文学方面聊到了伏虎县官场。
  “现在大家都在私下谈论孙书记走了以后由谁来接班的问题。很多人都说黄县长的机会最大,您也这么觉得呢?”石更问道。
  周文胜从不谈论官场中的事情,听到别人谈,他也是敬而远之从来不听。但今晚他高兴,外加又喝了不少酒,就破例聊了聊。
  “除了省里的一二把手以外,市县两级政府的一二把手,基本上都来自于本市本县,所以从常规而言,黄县长接班的机会是最大的。不过也不排除上级会下派,官场上的事情总是瞬息万变的,不到正式的任命下来,谁都说不好。”周文胜说到此处,就不由得想起了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之前他当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事情可以说都板上钉钉了,但在最后关头又付之东流,他由此知道,只要正式的任命一天不下来,就可能存在变数。

  “一个重要领导干部的任命,一般都会受那些因素的影响呢?”石更对这方面不太懂。
  “这可就多了。比如说在前一个工作岗位干得怎么样,资历如何,群众基础好不好,在工作和生活中是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一个党员应有的本色。拿黄县长来说,如果上级想任命他当县委书记,组织部门在考察的时候,还会找孙书记询问他的情况。孙书记评价的好坏,也会对黄县长的任命产生一定影响。”
  “真的吗?”石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周文胜。
  “当然了。你想啊,两个人在一起搭班子工作了那么长时间,彼此一定是很了解的。如果孙书记说黄县长某些方面不行,甚至是不适合当一把手,上面是不可能不考虑他的意见的。不过这只是从常规而言,如果黄县长人脉关系硬,即便他有一些负面的东西,也不会对任命产生影响。”
  “那黄县长的关系硬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想应该是没什么关系吧。他比孙书记还大三岁呢,如果他上面真有人脉,关系还硬,不可能现在才捞到当一把手的机会。”
  “这么说孙书记上面的关系挺硬啊。”
  周文胜笑了笑:“不硬的话,能从县委书记升任市委副书记吗。”
  周文胜的话令石更受益匪浅,在如何帮助卞世龙一事上,石更不仅思路一下子清晰了,计划也变得更丰富了,这让他非常兴奋。
  石更举起酒杯说道:“周科长,我敬您一杯。”
  回到宿舍,石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把计划从头到尾的过了一遍又一遍,看哪里想得还不够周全,还需要近一步完善。确认完全没有问题之后,他才安然睡去。
  周二晚上吃完饭,石更到外面的公用电话给俞凤琴打了个电话。
  石更问道:“卞世龙跑官的事情怎么样了?”
  俞凤琴说道:“跟我预想的一样,没有任何进展。”
  石更说道:“我想出了一个可以帮助卞世龙上位的计划……”
  石更言简意赅的把计划说了一下,俞凤琴笑着说道:“好好好,非常好。亲爱的你太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想出帮助卞世龙的办法来。”
  俞凤琴的一句“亲爱的”,叫的石更心神荡漾,让他恨不得从电话里钻进去,马上见到俞凤琴,痛痛快快的爽一次。可惜他只能想想,而且还不能多想,不然干憋着那股滋味真是谁憋谁知道。
  石更说道:“我今天晚上想找卞世龙谈谈,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俞凤琴说道:“我没什么想好的,但我知道卞世龙要是知道了你能帮他,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临挂电话前,俞凤琴不忘又撩/拨了一下石更的心弦:“周末回来我会好好犒赏你的。”
  回到宿舍,石更先去张悦那做了按摩,做完之后他去了卞世龙所住的304房间。
  石更敲了半天门,一直没有动静。他猜卞世龙一定是故意的,就不停的敲。
  十分钟以后,门终于开了。
  “你要干什么?”卞世龙面对石更一如以往的没有好脸色。
  石更平静地说道:“我有事跟你说。”
  “周末回春阳再说。”卞世龙说着话就要关门。
  石更伸手推住门说道:“我要跟你谈的是关于你升官的事情,你真要等到周末再谈吗?”
  卞世龙一愣,石更跟他谈他升官的事情,他没听错吧?
  卞世龙愣神的工夫,石更推开门走了进去,卞世龙马上把门给关上了。
  “你再说一遍,你要跟我谈什么?”卞世龙死死地盯着石更问道。

  石更坐在沙发上说道:“你没听错,我要跟你谈关于你升官的事情。这件事目前只有我能帮你。”
  卞世龙哈哈大笑,你石更能来到伏虎县都是我给你办的,你还帮我升官,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石更面不改色,从茶几上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说道:“你笑完了吗?笑完你就坐下,听我好好跟你说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