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2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更起身对张悦深鞠一躬道:“谢谢您张主任,我也替谷勇谢谢您。”
  “你帮了我不少忙,我帮一次也是应该的。再有,我们之间以后就不要再说谢这个字了。”
  “嗯,我听您的。”
  第二天早上到了办公室,张悦给县公丨安丨局局长曹振华打了个电话,把事情一说,曹振华表示马上让拘留所那边放人。
  张悦想了一下又说道:“中午放就可以。县委办公室有个谷勇的朋友叫石更,他挺担心谷勇的,他想亲自去拘留所接谷勇,中午你派个车把他送过去吧。”
  其实石更根本没有说过他要去接谷勇,张悦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顺水人情,她的目的是想让谷勇知道是石更帮的忙。
  由此可见张悦非常会做人。
  给曹振华打完电话,张悦到综合二科把石更叫了出来,告诉他中午公丨安丨局的人会开车带他去拘留所接谷勇。石更当然不会不明白张悦的用意,心里对她的好感就又增加了不少。
  昨晚谷勇被叫到外面,他以为只是季春生单纯的想要找他报仇,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直到到了派出所以后,他才知道自己中计了,原来是季春生等人与派出所合谋故意整他。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以为然,不就是在拘留所呆半个月吗,有吃有喝的也挺好,反正他在哪儿呆着都一样。
  中午的时候,谷勇被管教叫了出去,当他听到自己被放了的时候,他的脑子完全是蒙的。

  从拘留所出来,当他看到石更的时候,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谷勇很奇怪。
  “昨晚我也在瑞来饭馆,我看到你被叫出去了。”石更笑着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敬重你是一条汉子。走吧,一起吃个饭。”
  回到县城,由于担心去瑞来饭馆吃饭老板又不要钱,石更和谷勇就去了其他饭店。
  酒菜上齐后,石更给谷勇倒上了一杯酒:“我下午还得上班,就不陪你喝酒了,你自己喝吧。”
  谷勇也不客气,接过酒一口就干了,石更见状就又倒了一杯。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石更问道。
  “无业。”谷勇又喝了大半杯酒,然后拿起筷子就吃口吃菜。
  “没做过任何工作?”
  “十七岁当兵,干了八年武警,后来因为酒后把连长打了,被部队开除了。已经回来快一年了。”谷勇说的极其轻松,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石更点了点头,难怪身手那么好,原来是武警出身。
  “有什么打算吗?”
  谷勇摇头:“没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吧。”

  石更觉得像谷勇这么好的身板,又有这么好的身手,要是不干点什么,就这么闲着,实在是暴殄天物。
  蓦然,谷勇低着头说道:“今天谢谢你啦。”
  石更笑了笑说道:“上次过后我就已经把你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所以今天帮你也是出于朋友情义,你也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以后有事可以到县委去找我,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绝没二话。”
  谷勇什么都没说,但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他被石更的话所感动了。
  吃完饭,石更叫过服务员把账给结了。
  谷勇感觉很不好意思,按理说石更帮了他,这顿饭钱应该由他出,可他实在是囊中羞涩,拿不出钱来。
  从饭店出来,谷勇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我欠你那三十块钱……”
  “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没有就算了。”石更问道:“我要想找你的话,去哪儿找?”
  “青园小区三栋三单元403。”
  周五下午,综合一科科长通知李丽珍这个周末值班。
  李丽珍听了愁眉苦脸:“怎么又轮到我了,这周我还打算去春阳买换季的衣服呢,真讨厌。”

  一旁的段子润笑着说道:“珍姐,知道为什么你值班的次数比其他人要多吗?”
  李丽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段子润问道:“为什么?”
  “说明你的工作能力强啊。你想想,一般周末往县委打的电话,基本都是突发的急事要事,否则谁没事闲的大周末打电话啊。领导经常安排你在周末值班,恰恰就说明你处理大事的能力强。真的,不是吹捧你,我觉得你很快就要升了。不是生孩子啊,是升官。”
  李丽珍喜形于色,但嘴上却说:“你可拉到吧,要说生孩子还真有可能,我是打算最近要二胎呢。要说升官,我是一点戏都没有。”
  李丽珍说着话的同时,看着站在走廊里正在与别人聊天的科长。
  段子润往门外瞥了一眼,小时说道:“你的能力这么强,一个小小的科长算什么呀,要我说,你至少能干个副主任。”
  李丽珍笑着说道:“但愿吧。”

  傍晚临下班,张悦给综合二科打电话找石更,问他和段子润下班后回不回春阳?要是回的话,跟上周一样,下班后到大门外坐车。
  石更不知道段子润回不回,他挂了电话到综合一科找段子润,段子润将他拉到一边,说也正想找他呢。
  “你找我干什么?”石更问道。
  “你想不想看活春宫?”段子润坏笑着看着石更。
  石更一愣:“活春宫?”
  “你要是想看,今晚就别回家,从这儿住。”
  石更一周就盼着周末呢,再想让他半个月回一次家,他可是受不了了:“我不想看,我想回家。”
  “第一炮的活春宫你也不想看?”
  第一炮?那不是……
  石更左右看了看,非常严肃地说道:“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传出去是容易惹麻烦的。”

  段子润一脸轻松:“我知道,我没跟别人说呀,我这不就跟你说呢吗。”
  “你不是开玩笑?”
  “我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吗?你就说你想不想看吧?”
  石更当然想看了,这种事情谁不想看?
  石更忽然想起一件事:“咱们俩第一次在一起吃饭时,你要跟我说一件关于黄县长的事,结果来人了,你就没说。是不是这件事?”
  段子润竖点了点头:“就是这件事。据我所知,整个县委县政府,目前就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亲眼见过的只有我一个人。”

  “他和谁呀?”
  “什么都不要问,先留个悬念,明天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石更很想回春阳,可是这件事明显对他的吸引力要更大一些,所以他决定今晚先不回了,明天再回。
  周六一早,不到六点,段子润就把石更叫起来了。
  “干吗呀?”石更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得先去办公楼那边做点准备,快起来。”段子润催促道。
  周末该回家的全都回家了,不回家的基本都在睡懒觉,根本没有这么早起床的。所以石更和段子润离开宿舍到办公楼,没有一个人看到。

  来到三楼,段子润说道:“你到你们科室往我们科室打个电话。”
  石更不解:“干什么呀?”
  段子润说道:“别问那么多,让你打你就打,记住了,我这边接了以后,你那边别挂断,等着我跟你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