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1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天下午回到伏虎县,石更上楼敲张悦的门,敲了半天也没有动静。刚要走,这时张悦出现在了走廊里。

  “我还以为您早就回来了呢。”石更笑着说道。
  “我是早就回来了,去办公室处理了一点事。”张悦来到门前拿出钥匙开门:“你找我有事?”
  石更跟着张悦进了屋:“昨天我经朋友介绍去了一个老中医开的诊所,问了一下如何治疗腰的习惯性扭伤。老中医教了我一个办法,我想告诉你怎么做。”
  张悦听了不禁为之动容,她没想到石更会这么有心:“谢谢你石更。”
  “一件小事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是一个按摩的办法,我现在给您演示一下?”

  “好啊。”
  张悦按照石更所说,趴在床上,露出了腰部。虽然只露出了一巴掌宽的肌肤,却足以让石更想入非非了。
  石更按照老中医所说演示了一遍。张悦由于现在腰不疼,所以她也不知道石更的办法到底管不管用,不过完事之后她发现腰部确实挺舒服的。
  “说是三五天就会有很好的效果,如果您方便的话,以后每天晚上我过来给你按一下。”石更说道。
  张悦欣然接受:“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

  周二临近中午下班时,石更和周文胜前后脚进了卫生间方便。
  周文胜先一步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石更从后面叫住了他:“周科长。”
  周文胜停住脚步问道:“有事?”
  石更笑着说道:“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想您今天晚上肯定没有事。”
  周文胜是真不想出去和石更吃饭,可是石更说了好几次了,他要是总拒绝也不太好,毕竟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石更这小子人又不错。

  所以犹豫了一下,周文胜说道:“好吧。”
  上次去瑞来饭馆吃饭,石更觉得那里做的饭菜还挺不错的,所以晚上就请周文胜去了那里吃饭。
  点菜的时候,石更让周文胜点,周文胜说什么也不点,石更只好挑比较贵的点了四个。不过在点酒的时候,周文胜却主动提出喝白酒,石更就要了一瓶白酒。
  周文胜说是科长,实际上就是个股级干部,跟石更比起来就是资历比较深,级别其实和石更一样。所以石更请他吃饭显然不是为了能够得到提拔重用,而是单纯的敬重。石更还发现周文胜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
  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喝酒,两个人也没什么主题,就是随便聊,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谁都没提关于县委县政府里面的事情。
  正聊着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一个人,石更一看,感觉很熟悉,仔细一想,是他上次来吃饭时,被谷勇打的两个大长头发之一,不过他不记得这个人是叫刘平还是刘立了。
  石更避免被认出来,就用手挡着脸,透过指缝进行观察。
  大长头发站在门口往左看右看,最后眼睛定格在了靠角落的一张桌子上。石更定睛一看,竟然是谷勇,没想到他也在。
  大长头发来到谷勇身前,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谷勇起身就跟着大长头发出去了。

  回想上次的事情,石更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您慢慢吃,我去趟卫生间。”
  石更起身来到门口,他将门推开一个缝隙往外一看,只见有六个七个人正在围着一个人厮打,被围打的人不是旁人,正是谷勇。
  从场面上来看,谷勇并不怎么吃亏,可要是一直打下去就很难讲了,毕竟好虎也架不住群狼围攻。
  正当石更犹豫是冲出去帮谷勇,还是打电话报警时,几个丨警丨察过来把谷勇等人分开了,之后问了几句,就把所有人全都带走了。石更觉得应该没什么事了,就去了卫生间方便。
  吃完饭,结账时老板说什么也不要钱,石更只好说先记账,以后他过来再给。

  在饭店门口与周文胜分开后,石更溜溜达达的往县委县政府的方向走。一阵小风吹过,拍打在石更的脸上,让喝了酒的石更感觉非常舒服,非常惬意。
  快到县委县政府时,石更忽然想起了之前在饭馆门口打架的谷勇,也不知道他被放了没有?
  虽然与谷勇没什么交情,可是通过上次那一件事,石更就认定谷勇是个可交之人。今天打架,肯定是季春生为了报复而指使人干的,而且是有预谋的,石更担心没有人帮谷勇,即便进了派出所,谷勇一个人也很容易吃亏。于是他就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去了派出所。
  “什么事?”值班民警问道。
  “之前有几个在饭店门口打架的人被带到了派出所,其中有一个人叫谷勇,是我的朋友,我想问一下他被放了吗?”石更说道。

  “他被拘留了,时间为半个月。”
  石更皱眉道:“是那伙人主动找茬打他,怎么把他拘留了?”
  值班民警绷着脸说道:“拘留他自然有拘留的道理,跟你没有关系。你要是没有其他事就走吧。”
  “我可以看看他吗?”

  “可以,不过他已经被带到拘留所了,你要是不嫌远你就去,离这里也就四十里地吧。”
  这会儿已经快九点了,石更琢磨他要是走着去走着回,估计就得后半夜了。
  从派出所出来,石更越想这件事越觉得不简单,他怀疑很有可能是季春生与派出所串通一气,先故意与谷勇打架,然后派出所去抓人,再将谷勇拘留,以此达到报复的目的。
  不管怎么样,得先想办法把谷勇弄出来才行。
  石更首先想到的是找卞世龙帮忙,但他马上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卞世龙连他现在都拒而远之,又怎么可能帮谷勇呢。
  卞世龙不行,还有谁能行呢?

  忽然,石更脑海中跳出一个人,他觉得这个人应该能行,就快步回了宿舍。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张悦开门说道。
  之前石更每天晚上一般都是八点道八点半之间到张悦房间来给她治疗腰伤,今天张悦见时间过了九点了石更迟迟没来,就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石更进屋说道:“我和一个朋友出去吃饭了,刚回来。”
  张悦进了卧室,把衬衫掀起来露出腰部,然后趴在了床上。
  张悦身上的衬衫是白色的,很薄恨透,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黑色的胸罩。要是放在往常,面对这种犹抱琵笆半遮面的诱人景象,石更的下峰一准会起立向张悦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可今天由于他心里有事,所以很安静。
  “张主任,我能求您件事吗?”石更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事?”张悦问道。
  “我有个朋友打架被派出所抓起来拘留了……”石更把上一次和今晚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你是想让我帮忙把他放出来?”
  石更点了点头:“我知道让您帮这种忙有些无理,可是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而且我觉得谷勇就这么被拘留半个月实在太冤了。”
  张悦笑着说道:“我的下属喜欢助人为乐,我这个当领导的要是袖手旁观,这要是传出去,肯定得被人笑话吧?”
  “这么说您同意帮忙了?”
  “对呀。不过今晚太晚了,我明天我再打电话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