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硬气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畏惧》
第20节

作者: 天茅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觉得他这次有戏吗?”
  俞凤琴摇头道:“用人要早交,现用现交是不行的。何况他在伏虎县的常委班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竞争力,想要脱颖而出是非常困难的。”
  俞凤琴看着石更说道:“不过我倒认为这是你的一个机会。”
  “什么意思?”石更不知所云。
  “你现在虽然进入了官场,可是若没有人提携,你也很难往上爬。在伏虎县,如果有一个人能提携你,这个人就是卞世龙。但前提是他得好,他要是不好,你也很难好,所以你得想办法先让他变好才行。”
  石更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俞凤琴笑着说道:“事在人为嘛。机会与挑战是并存的,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
  石更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委办公室科员而已,他哪有能力帮助卞世龙往上爬呀。他都是靠卞世龙才去的伏虎县,现在反过来让他帮助卞世龙,这不是笑话吗?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人提携他,他想在官场上混出来难度将是非常大的,当一辈子科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这显然不是他的初衷,他进官场的目标是很明确的,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否则他就老老实实在报社呆着了。

  难道他真的要去帮助卞世龙?
  石更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是不可能的。
  吃完饭,他没有留宿,回到了自己家里。
  躺在床上,思绪万千,脑子很乱,无论想什么都是一团糟,最后索性大被蒙头进入梦乡去找周公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起床后石更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半个月没在家,屋里落了不少灰尘,他这个人爱干净,看不了屋子里脏乱。
  收拾完,洗漱一番后,石更就出门骑着自行车去了关琼的小卖铺。关琼见石更来了很高兴,马上给方立斌打电话,叫他过来一起吃饭。
  方立斌过来后,关琼也懒得做饭,关了门,三个人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
  聊天的话题基本都是围绕着石更在伏虎县这半个月来的工作与生活。
  几杯酒下肚,石更话锋一转,看着方立斌问道:“我拜托你的事你没忘吗?”

  方立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石更说的是什么:“怎么能忘啊,一直替你盯着呢。人家两个人现在感情非常稳定,我看离结婚已经不远了。怎么着,你还打算拆散人家不成?”
  “只要沈叶叶一天不结婚,我就有机会。再说,我为什么去伏虎县,你不知道吗?”石更看着方立斌说道。
  “我知道,可是有什么用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张向远他爸那个级别呀?就算你达到了,那你得多大岁数了?沈叶叶得多大岁数了?你到时还能看上沈叶叶了吗?十八哥,真的,咱还是算了吧。”方立斌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关琼。
  关琼看了方立斌一眼,然后看向石更说道:“我也不建议你继续在沈叶叶的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既然进入了官场,就把心思多用在工作上,你要是真当了大官,你还怕没有漂亮女人啊?等你遇到更好的,你就会发现沈叶叶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了。”
  石更干掉杯中酒,态度坚定地说道:“在沈叶叶这件事情上你们就不要劝我了,不达目的我是绝对不会摆休的。立斌,你继续给我盯着,一会儿我把我办公室的电话告诉你,有消息你就给我打电话。”
  方立斌看着关琼无奈的直摇头。
  吃完饭,石更到关琼小卖铺的阁楼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从阁楼下来,石更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往俞凤琴家打了个电话。
  “哪位?”电话是俞凤琴接的。

  “我是石更。他在家吗?”石更问道。
  “在,在卧室里躺着呢。你要过来?”
  “我不过去,我想问你个事儿。你认识治腰疼特别好的中医吗?”
  “你腰怎么了?是不是昨天闪着了?”俞凤琴很紧张,她以为是石更的腰出了问题,因为昨天他们俩在一起时,石更太猛烈了。
  “我的腰没事,是我的一个朋友。她之前摔了一下,之后腰总是习惯性扭伤,我想问问你认不认识能治疗的中医。西医她看了很多,但是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本来昨天就想问你来着,结果给忘了。”石更心里记挂着张悦的腰疼,他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比贴膏药更好的治疗办法。
  俞凤琴一听不是石更,才松了一口气。她想了想说道:“我大学有个同学,他家四代行医,在治疗骨科方面疾病有非常高的造诣,在春阳很有名,据说还给省里的领导看过病。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他爸的诊所在哪儿,这样吧,我先打个电话问一下,然后我再给你回过去。”
  也就是十来分钟,俞凤琴把电话打了回来,石更拿起笔把地址记了下来。

  “万和路在哪儿?”石更没听说过这个路。
  “前面那趟街就是。”关琼指了一下说道。
  “那我先走了。”
  “你晚上在我这儿吃吧?”
  “不了,我去趟诊所,然后就回家了。”
  石更来到万和路,找到了“正骨堂”诊所。推门进去,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头发和胡子花白,年纪至少在七十岁以上的老者,正在给一个老妇按摩肩膀。
  一旁的长条椅子上坐着两个等着看病的人,石更也坐了下来。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轮到石更。
  石更把情况一说,老者让石更趴在床上,把衣服掀起来露出腰部。
  老者伸手放在石更的脊椎上一边摸,一边说道:“这个位置,俗称算盘子,也有叫腰子眼的,记住了,哪个突出就用两个大拇指按住,用劲猛压,最多两次。然后让病人用手抓住床头,用力拉脚后蹬,每晚睡觉前做一次,少则三五天,多则一周就会有效果。”
  石更把老者的话一一记在了心里,又确认了一下按摩的位置,然后才离开诊所。
  晚上石更煮了点面条,对付了一口。吃完饭,无聊的他拿出了小时候最爱看的《资治通鉴》翻了起来。
  没翻几页,脑子里就又出现了昨晚俞凤琴在饭桌上说的话。心里一有事,就看不下去了,石更放下书,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翻来覆去的想接下来自己该何去何从。
  如果抛开卞世龙,自己能不能通过和其他人,比如和县长黄风帆搭上关系,从而得到提拔重用呢?
  想了又想,石更觉得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到伏虎县的时间太短,又不在县政府那边工作,想成为黄风帆的心腹嫡系是很难的。如果他身上有黄风帆所需要的价值还好,可是他似乎并没有,所以黄风帆也就没有任何理由提拔重用他。而且黄风帆一旦接了书记,届时围绕在他身边溜须拍马的人一定会非常多,根本就轮不上他。而除了黄风帆,跟其他人搞好关系也没什么大用。
  也就是说他想在伏虎县有所作为,只能靠卞世龙,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可是卞世龙帮他之前,他还得先帮卞世龙,怎么帮呀?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石更心情郁闷,一筹莫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