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等到小区,却远远望见林静站在园区大门口,心中不禁有些纳闷,七点多了,这丫头站这儿干什么?可再仔细一瞧,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儿。

  林浩川也站在小区门口,父女俩好像在等什么人,二人显然没有发现马路对面车流中的秦枫,只是朝另外一个方向张望着。由于道路中间有隔离带,他需要从前面绕了一下才能到小区门前,而此刻正值晚高峰时段,路面上的车辆一个挨着一个,出租车根本快不起来。
  这爷俩干嘛呢?他正合计呢,却见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前,父女二人立刻迎了上去,车门一开,一个略有些驼背的老头下了车,虽然只是个背影,但他的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这个背影太熟悉了,那不是谢东的爹谢老狗吗!
  谢东的爹这个时候来省城,肯定是为了他儿子的事。偏偏未来岳父又是个老公丨安丨,如果这老头要是搅合进来的话,那事情还真有点麻烦。想到这一层,刚刚平静了些的心情,不免又有些焦虑起来。
  车流开始缓慢的蠕动,他一边继续观察着马路对面的情况,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林静的电话。
  “小静,你在家吗?”他问。
  “我在小区门口,接爸爸的一个朋友,你什么时候过来,要是快的话,我就不回家了,在门口等你。”林静一口气说道。
  “哦,我大概十分钟吧。”
  “好,那我在门口等你。”
  说话之间,出租车已经开过了小区大门,扭头再瞧,已经看不见谢父的身影。他没让司机在路口掉头,而是又往前开了一段路,看看时间差不多,这才又折了回来。
  林静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夏日最后一抹夕阳把她全身染上了一层红晕,裙摆在傍晚的微风中轻轻飘动,将修长的身材映衬得更有韵味。一头秀发高高挽在脑后,手中拎着一个白色的小提包,远远望去,犹如一朵盛开的百合。

  他下了车,笑吟吟的走了过去。
  “宝贝,你今天太漂亮了。”说着,轻轻在林静脸颊上吻了一下。
  “讨厌。”林静推了他一下,略有羞涩的拢了下耳边的碎发,笑着道:“这么多人,你干什么。”
  “人多咋的,我亲的是自己老婆。”他故意大声说道。

  “一天到晚没句正经话。”林静的脸微微一红,轻轻挽住他的胳膊朝路边走去:“对了,刚刚在电话里我没说,谢东的爸爸来了,我怕你们见面怪尴尬的,所以就没让你去家里。”
  听林静讲完,他没有马上说什么,而是叹了一口气,尽量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道:“这小子也真是不省心,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居然干出这种荒唐事,让爹妈着急上火。”说完,偷眼看了看林静的表情,见没有什么异样,这才又继续说道:“对了,伯父这几天没给问一问吗?”
  谢东被抓高宏伟带走之后,林浩川越想越不对劲,索性去了一趟七马路派出所,到了所里一打听,说是人根本就没过来,直接送分局去了。第二天又赶上周末,直到周一才得知,谢东对猥亵妇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已经移交检察院,人也关在看守所了。这令他感觉有些蹊跷,然而案子摆在那里,谁也无话可说。这段日子,他始终闷闷不乐,好几次忍不住想托熟人打听下案件的进展,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些情况秦枫自然是知道的,开始也并没当回事,再怎么说也退休多年了,人走茶凉是一定的,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可谢老狗从平原县赶了过来,一旦得知儿子没了,势必不肯善罢甘休,岳父大人难免要尽全力帮忙,这样一来,局面就有点不好控制了,所以他才想通过林静打探一下消息。
  林静显然没那么深的心机。
  她将身子朝心上人靠了靠,轻声说道:“爸对司法**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干扰办案呢,我听说谢东的父亲赶来了,还劝他找人疏通一下,哪怕轻判也成啊,可他却告诉我,别说是宝山大哥,就是国家主席也不行,谢东要是真犯罪,该怎么判就必须怎么判。他能做的,只限于找一个比较在行的律师。”
  秦枫听罢,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伸手搂住林静纤细的腰肢,故作深沉的道:“要是我们的干部都有你爸这样的觉悟就好了。”
  林静一时无语,只是看着阑珊的夜色出神,好半天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刚刚我见到谢东父亲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难受,那么大年纪了,还在为了孩子的事奔波,真是不容易,那时候我倒是希望爸爸放弃他所谓的原则,帮忙说句话,赶紧把人放出来算了。”
  “傻丫头,你以为公丨安丨局是你爸爸开的呀,就算老爷子肯说话,也不是说放就放得出来的。你呀,典型的心太软。”秦枫说着,轻轻在林静的腋下捏了一把,惹得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讨厌,人家怕痒。”
  话还没等说完,人已经被秦枫扯进一个角落,趁着四下无人,秦枫的双唇温柔地贴了上去……
  “宝贝,我都想你了。”秦枫的这句话倒是出自真心。
  尽管不是第一次接吻,可林静还是感到一阵眩晕,她微微闭上了眼睛,尽情的享受这美妙的时刻。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将浪漫搅得支离破碎。秦枫含糊的骂了一句,掏出电话正打算关机,可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内容,还是立刻接了起来。
  “秦主任,告诉你个好消息,谢东死了。”丁老四慢悠悠的道,随即开启了电话录音:“这下你就放心吧,死无对证了。”
  秦枫吃了一惊,他看了眼仍旧沉浸在美妙感受中的林静,拿着电话走开几步,然后低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谢东的心脏是在晚上的八点十四分突然停止跳动的。
  当心电监视仪上显示出一条直线并传出刺耳蜂鸣音的时候,郑钧脑袋嗡的一声,一屁股坐在ICU病房门外的长椅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傍晚的时候,看守所的几个主要领导都到了永安医院,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通过查看禁闭室的监控录像,发现谢东的发病前的举止行为有异常,初步分析有自残可能。为此,永安医院再次为谢东做了一个全面的CT扫描,果然在身体的几个隐蔽部位发现了异物。

  从影像上看,这些异物就是普通的缝纫针,四根钢针分别从腋下和脚底插入,穿透了肌肉组织,深深嵌入体内。由于无法判定这些针对病情的作用和影响,医生不敢贸然取出,只好给北方医院的普通外科和神经外科挂了电话,请几名这方面的专家来会诊,然后再决定治疗方案。
  可是,北方医院的会诊专家还没到,谢东的心脏便停止了跳动。
  自残?在看守所干了大半辈子,郑钧见无数自残的嫌疑人,有弄断胳膊腿的,有服毒药的,还有吞刀片割伤消化道的,唯独没见过往咯吱窝和脚心扎针的。这两个地方既没有重要脏器,又皮糙肉厚,别说扎针,就是划上两刀,也起不到自残的作用呀,更谈不上要人命了!
  他根本不相信王教授讲的什么休眠学说,死就是死,活就是活,人又不是狗熊,还能冬眠不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