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啥事急成这样?”他笑着起了身,先走到门口,打开门对秘书叮嘱了几句,重新将门关好,这才转回身道:“你能惹啥麻烦?”
  秦枫抓起一瓶矿泉水,仰着脖子猛喝了几口,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这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他隐去了海馨龙宫的尴尬故事,只是简单说与谢东有些私人恩怨,所以就让丁老四想办法给自己出口气,没想到如今闹出了人命,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听罢秦枫的叙述,张力维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皱着眉头略微思索了片刻,然后笑着问道:“这件事,你哥知道吗?”
  “开什么玩笑,我哪里敢告诉他,直接找你来了。”秦枫不无沮丧的道,心想,要是让大哥知道了这件事,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呀!
  张力维点了点头,随即给丁老四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过来一趟,然后若无其事的取来一瓶红酒,为秦枫和自己各倒了一杯,品了一口道:“多大点事儿,看把你急的。”

  正说话间,丁老四推门走了进来。
  “张总,你找我?”他笑呵呵的说道,说罢,朝秦枫拱了拱手:“秦主任也在啊。”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再看秦枫表情凝重,便知道可能出了啥状况,赶紧收了笑容,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下意识的摸了下光头,正想试探着问几句,张力维却先说话了。
  “老四,前段时间小枫托你办的那件事,是安排谁做的?”
  丁老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微微愣了下,眼珠子转了几圈,试探着问道:“咋了,出啥事了吗?”
  张力维笑了笑,随即示意秦枫再简单说一下,不料丁老四听罢却裂开大嘴嘿嘿笑了起来。
  “我还当出了啥大事呢?”他满不在乎的道:“死就死呗,跟咱们有啥关系?人是公丨安丨抓的,关在看守所里,死了难道还能追到我们头上?再说依我看,死了更好,这才叫死无对证、一了百了吗?省了麻烦了。”
  一席话听得秦枫目瞪口呆,可是转念一想,似乎也有些道理,只是这死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事,能这么轻易就完了吗?

  “这几年不都是这么办的吗,前几年瑞生堂大药房那个胡老板不是也死在里面了,后来还不是一笔糊涂官司……”丁老四大大咧咧的继续道。
  张力维轻声咳嗽了下打断了丁老四。
  “胡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扯那么远干嘛?”他瞪了丁老四一眼道。
  丁老四也感觉自己有些失言,尽管知道这位秦主任和张力维交情不一般,但这些话毕竟不能摆到桌面上聊。
  “放心吧,案子是七马路派出所高所长办的,分局刘胜利主审,都是自己人,绝对是铁案一桩。”他信誓旦旦的对张力维道。
  听到这里,秦枫心里多少有了点底儿,偷眼瞧了瞧张力维,仍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于是暗中想道,反正事已经到这个程度,着急上火也于事无补,既然丁老四说办案的都是自己人,那就宁肯多花点钱,办案子坐实也就是了。只要案子翻不过来,即便真死翘翘,那又能奈我何?退一万步讲,就算事情败露了,完全可以矢口否认与此事有任何关系,事情都是丁老四安排的,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是幕后指使?

  虽然说钱不是万能的,但在这个世界上,钱解决不了的问题确实不多,谢东的一条贱命能值几个钱!有个几十万难道还摆不平?自己还是阅历太浅,遇事不够冷静,早想到这一层,何必慌张到这个程度,让张力维白白看了个笑话。
  这样一想顿时放松了许多,又恢复了往日潇洒自如的神态,拿起酒杯微微转了下,然后喝了一口,品味一番才缓缓说道:“这酒确实不错。”
  见秦枫突然转移了话题,张力维随即也笑着应道:“当然不错了,这是68年的法国红酒,口感味道绝对上乘。”说完也喝了一口,放下酒杯接着道:“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让他们从国外在弄些回来。”
  “那就谢谢大哥了。”他笑吟吟的道。
  接下来的谈话就从法国红酒开始,又转到了中国白酒,最后杂七杂八的聊了一个来小时,三个人都没再提谢东那件事,就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
  眨眼天色渐晚,外面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秦枫起身告辞,张力维也没过多挽留,送走秦枫,张力维关好办公室的大门,扭头狠狠瞪了丁老四一眼。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现在不同过去,怎么还干这种事?”
  一见老板发了脾气,丁老四也慌了神,他一个劲挠着自己的光头,咧着嘴干笑了下,正想解释一下,却见张力维气呼呼的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两只手掐着腰,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吓得他把话又咽了回去,小心翼翼的站在原地,连大气也不敢喘。
  半晌,张力维才转过身,仍旧面沉似水,来回在办公室里走了几趟,最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用低沉的语气说道:“那个七马路派出所的高宏伟,仗着姐夫是局长,胆子比天都大,只要给钱,没他不敢做的事,前些年我们还没发展起来,无人关注,如今上上下下多少眼睛盯着咱们,你还找他办这种事,这不是胡闹嘛!”
  丁老四似乎挺委屈,低着头吭哧了半天,最后小声说道:“我不也是看你和秦主任的交情才答应做的吗?谁想到高宏伟刘胜利他们玩的这么大,把人给弄死了。”
  话音未落,张力维冷笑了一声。
  “交情?你想得太简单了!”他将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不出事则已,出了事就只有你顶着,人家会认账吗?你有什么证据啊?到时候公丨安丨会相信你的话吗?”

  一听这话,丁老四眼睛翻了翻,心中暗道,要真这样的话,那老子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把那小子拉下水!想玩我,门儿都没有!有心说几句,可一看张力维那阴沉沉的眼神,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最近集团有大动作,告诉你那帮手下,没事少出去,实在憋的没事做,就去海馨龙宫泄泄火,这段时间谁要是给我捅娄子,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张力维说道,说罢,面无表情的朝丁老四挥了挥手。
  丁老四走后,他思索片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
  “什么事?”听筒里传来秦岭的声音,他说话从来都是言简意赅,直奔主题。
  “还能有什么事,跟您汇报工作呗。”张力维笑着道:“不知道领导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电话那一端静了片刻。
  “晚上九点吧,你来我家。”说罢,秦岭直接挂断了电话。
  到底该不该将秦枫这点事告诉他哥呢?放下电话,张力维则陷入沉思。

  出了维康集团,秦枫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毕竟人命关天,这件事确实有点玩过了。
  不过从丁老四无意中说的那句话来判断,他们这样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么长时间倒也没出过什么事,这样想来,这次有能也是虚惊一场,他这样安慰自己道。总之事已至此,也没地方买后悔药吃,只能静观其变,相机行事了。
  看看时间尚早,忽然想起好几天没跟林静温存了,于是便叫上一辆出租车,朝林家方向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