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胜利显然没什么耐心,他将手中的卷宗一合,气呼呼的站起了身,和身边的李伟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走到谢东面前道:“我说过,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可现在看来,你是不打算配合了。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先给你换个地方好好想一想,等想清楚了我们再谈吧。”

  一句话听得他顿时紧张起来,刚想问到底是啥意思,李伟已经打开了房门,刘胜利则冲着从外面进来的两个武警战士说道:“送一号禁闭室,禁闭三天。”说完便扬长而去。
  两名武警战士二话不说,进了房间三下五除二就把谢东的双手扭道背后戴上手铐,然后拽着就朝外走。
  “你们还讲理不讲理,我要请律师!”谢东真的急了,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没走多远的刘胜利听到叫喊声,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笑着道:“公丨安丨局就是**理的地方,聘请律师是你的权利,但必须要等到案件进入起诉阶段。你还是先在禁闭室想清楚再说吧,三天之后,如果好好配合的话,等到法院开庭的时候,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个好律师。”
  谢东还想再说点什么,胳膊却被武警战士狠狠地拧了一下,剧烈的疼痛疼让他杀猪似的惨叫起来,两名战士也没有废话,架起来便朝禁闭室方向走去。到了门前,一名武警打开铁门,另一名武警一脚将他踹了进去,由于力道太猛,他一头撞到了对面的拇指粗的铁栏杆上,顿时鼻血长流,金星乱窜,等挣扎着坐起来,铁门已经咣当一声关上了。
  此刻他也顾不上疼痛,继续声嘶力竭的高声喊叫,喊了没几声,门外便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不许喊,再喊对你不客气!”
  “我要见郑主任!”他并没有停下来。
  “禁闭期间任何人也不许见,你消停点,别自讨苦吃。”
  “我要请律师!我要告他们!”
  “闭嘴!”
  “我要……”
  禁闭室的铁门突然被打开了,他的喊声到此为止,随后就被一声凄厉的惨叫所替代。电棍的强大电流让他抽搐着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蜷缩在狭窄的铁笼子里,一行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到嘴里,咸咸的,有点苦。
  谢东被提审的那天中午,郑钧去市里开会了,他是第三天下班之前才回来的,此时,谢东已经被禁闭了将近50个小时。
  几天没上班,按例要在监区巡视一圈,当他查看到刘勇所在监舍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谢东并不在里面,随即又见刘勇挤眉弄眼的,显然是有话要说。
  他立刻把刘勇叫了出来,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关上房门,刘勇便抢先说道:“领导,谢东被关禁闭了。”
  郑钧听后愣了下,面无表情的喔了一声,坐在办公桌后面,眼睛看着窗外的白杨树,若无其事地道:“被谁关的?”
  “你去开会的那天下午,分局案审科过来两个人提审,然后说他态度不老实,就给关了。”刘勇语气急切地道:“我昨天偷摸去看了一眼,实在太遭罪了,您给说句话呗,放出来算了。”
  郑钧用鼻子哼了一声,斜着眼看了看刘勇。
  “你操心事还不少!自己那点破事都没整明白呢,倒管起别人了!”说完,把身子往座位里靠了靠,挥挥手道:“行了,这件事你别管了,回去老实呆着吧。”
  刘勇也不敢再说啥,只是嬉皮笑脸地讨了一包烟,便转身离开了。看着这家伙的背影,郑钧不禁皱起了眉头。

  从前,只要有个单独说话的机会,刘勇便没完没了的追问自己案子的进展,如今咋突然关心起别人了呢?再把谢东进号以来种种怪事联系到一起,就更觉得蹊跷。难道这小子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他边合计着边给值班室挂了电话,当得知提审谢东的是刘胜利之后,脸色越发凝重起来。
  在路南分局,刘胜利和局长赵曙光之间的关系尤为特殊,两人不仅是警校同班同学,而且据说还替赵局长挡过罪犯刺过来的匕首,所以,绝对可以称得上生死之交。这些年赵曙光风生水起,刘胜利也跟着沾了不少光,现在已经是分局预审科的科长,在局里是有一定话语权的角色。类似谢东这种芝麻绿豆的案子,原则上是不需要亲自主审的。
  小舅子抓人,铁哥们主审,看来水还挺深啊,郑钧边想边挠头,自己对谢东的照顾是否多了些呢?万一要是传到局长耳朵里,那孩子工作的事岂不是要受影响。就因为这一身酸臭脾气,这些年把人也得罪差不多了,本以为万事不求人,可如今宝贝女儿就业问题让他彻底明白了人情的重要。
  不求人?门儿都没有,求人都未必管用啊。
  好不容易赵曙光同意帮忙,如果再得罪了这位局长大人,那孩子恐怕真要被安排到区级医院了。想到这儿,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算了吧,哪个庙里没有冤死的鬼呢?在看守所这么多年,这样的事实在太多了。还是睁一眼闭一眼的为好,反正案子也不是自己办的,错也好、冤也罢,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再说,对这个谢东已经很关照了,到此为止吧,他想。
  正想着心事,门一开,一名值班警官突然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主任,禁闭室的谢东昏过去了,呼吸和脉搏都没了,怕是不行了。”
  “什么!”郑钧脸色大变,呼的一声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道:“谁负责的监控,怎么才发现,早干啥去了。”
  嫌疑人在羁押期间非正常死亡,绝对是重大事故,如果追究起来的话,监区主任自然难逃其咎。而且,谢东的案子明显有问题,假如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了,良心上也说不过去。
  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禁闭室,却见铁门开着,一个医务室的警员正在对谢东进行心脏复苏,几个武警战士站在一旁,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样,还有救吗?”他急切地问道。
  医务室的医生都没来得及抬头,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够呛。”
  “愣着干嘛,赶紧准备车啊。”郑钧大声说道。
  五分钟之后,看守所所长和政委闻讯也赶了过来,几个人正急得团团乱转之时,却见医生停了下来,挺直身子大口喘了阵儿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车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人怎么样?”郑钧道。
  “还有一口气,不过心跳很微弱。”
  “能不能先给打一针强心剂什么的,最好让他坚持到医院,要死也不能死在这儿呀。”郑钧真急了,说话都岔了音。
  医生点了点头,打开药箱,拿出药剂和注射器,麻利地给谢东注射了药物,然后又观察了下瞳孔和脉搏,回头朝几个人微微点了下头道:“快点吧,估计能坚持到。”
  几个人不敢怠慢,七手八脚的将谢东抬上了车,为了节省时间,就近送到一家条件不错的区级医院进行抢救。进了医院,医生护士手脚更是麻利,几分钟之内,氧气、心电监测、脑电检测等等一大堆设备便安排在了谢东身上,一帮人围着病床,场面相当壮观。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主治医生拿着一把检查单,一边看一边嗦起牙花子。
  “大夫,人到底咋样了?”郑钧焦急的问道。
  医生也不说话,将单子递到一个年长些的大夫手中,两个人研究了半天,最后的结果是一起嗦牙花子。
  “你们给个准话啊,我们领导还等着回信呢。”郑钧有点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