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显然,郑钧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谢东当然不敢再含糊其辞,于是便结合这么多年以来自己行走江湖接触到的各种情况,对中医的前景讲了起来。
  真谈起来,他还是有些感触和见识的,林林总总地说了一大堆,最后总结道:“总之,我对中医的整体前景并不看好,现在传统的东西越来越少,绝大多数医院的中医大夫,都是按照西医的治疗理论来看病的,很多传统技法频临失传。更麻烦的是,很多骗子也打着中医名家旗号,导致老百姓对老祖宗传承了几千年的东西渐渐失去了信心。所以,如果从就业角度来看,还是学西医的明显要占优势。”

  郑钧听得很认真,偶尔还点头表示赞许,目光竟然渐渐有了一丝暖意,令他不由自主地放松起来。
  “你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女儿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她是针灸专业的硕士,毕业之后想进北方医院,可北方医院压根就没设中医科。如果去低一级别的医院,又感觉有点屈才,连她的导师都劝她改行呢。”
  对于这样的话题,谢东自然不敢妄加评论,只是小心翼翼的微笑了下。郑钧站了起来,在桌子边上活动了下腰腿,看了一眼手表道:“好了,不聊这些了,谈谈你的案子吧。”
  一听说要谈案子,他的心又悬了起来,偷眼瞄了瞄郑钧的脸色,似乎并没有异样,于是仗着胆子试探着说了一句:“我……我确实是被冤枉的……真的…….”
  话还没说完,却被郑钧挥手制止了。
  “这里是看守所,我只负责嫌疑人的羁押,对案件的侦查和审判是无权过问的,所以,就算你有冤屈,跟我说也没什么意义,我最多能帮你往有关部门反应一下,还不一定管用。”他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的接着道:“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谢东当然能听明白,只是搞不懂这个早上还凶巴巴的主任,下午突然就换了一副模样,不光东扯西扯的聊半天,还说了如此一番似有深意的话…….
  见他有点发愣,郑钧也没做过多解释,仍旧面无表情的继续道:“既然刑拘了,那下一步就是要移送检察院,由检察院决定是否对你正式逮捕,如果逮捕的话,就会进入诉讼阶段,最后由人民法院进行宣判。”
  听他这么说,谢东把心一横,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我能请律师吗?”

  “可以请,但是,按照法律规定,你的案子目前尚处于侦查阶段,一般是不允许请律师的,只有在检察院起诉,案件进入审理阶段,律师才可以真正介入。”说完,他斜了谢东一眼,又点上一颗烟道:“别看电影电视里演的热闹,实际上现行司法体制中,律师的作用还很有限,尤其是你这种证据链很模糊的案子。所以,你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律师身上,还是通过其他渠道想想办法吧,比如说……想一想是否得罪过什么人……”

  谢东听得两眼发直,有心再问几句,却发现郑钧的脸又板了起来,眼神甚至比早晨的时候还要锐利,吓得把话又咽了回去,心中暗道,我的乖乖,这人是啥毛病,刚才还好好的,咋说翻脸就翻脸啊。
  郑钧板着脸拿出几页纸递过来,表情严肃地道:“这十五条监规必须做到倒背如流,今天是周日,下周一早会,我要抽查。”说完,也不看谢东,直接朝门外喊道:“小王,把人带回去。”
  目送谢东出了门,他才深深叹了一口气,将双手放在脑后休息了一阵,在心中自言自语道: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总算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了。
  半个多月转眼就过去了,没有提审和问话,有关案子的事情就好像被警方遗忘了一样。这令谢东从委屈变得愤怒,最后竟然有些绝望了。
  监舍里的每一个夜晚,都是在潮湿和闷热中渡过的。
  这几天气温非常高,即便是晚上,人满为患的监舍里仍旧如同蒸笼一般,人的体味和下水道的臭气混合在一起,令他根本无法入眠。夜半时分,终于有一丝凉风从狭小的窗户中吹了进来,这才稍微有了点睡意。
  这段日子以来,他始终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要凭空诬陷自己,为什么派出所民警要刑讯逼供、强加罪名,为什么郑钧的态度前后差别如此之大,这一连串的为什么把他的头都快憋炸了。

  也许是郑钧暗示的那句话吧,是否得罪过什么人,可想来想去,自己得罪过的就那么几个人,似乎哪一个也没必要搞到这个程度。魏霞的老公刘世杰算一个,可事情已经过了一年多了,要想报复的话,在平原县下手多方便啊,天高皇帝远的,咋折腾也不犯病,何必非要省城呢?秦枫也算一个,但毕竟是老同学,即便没交情,也不至于下黑手吧,就算那天晚上吃了点亏,可从小到大都是他占便宜啊……

  每天都是这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然而,今天眼睛刚一闭上,忽然感觉被人轻轻捅了一下,睁眼一看,却发现刘勇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一缕月光正洒在那张凶悍的脸上,让笑容看起来怪怪的,有点渗人。
  “东哥,这么多天了,我一直想问你,你还记得我不?。”他凑过来,贴在谢东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还是微笑着,似乎在等着回答。
  因为刘勇浓重的云山地区方言,所以这件事他倒是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位仁兄肯定是把自己当成那个黑老大了,其实,这也难怪,就连云山市的刑警也认错过,自己和那位老大实在长得是太像了。
  事情虽然清楚了,但仍旧非常棘手。
  实话实说,还是将错就错呢?他最近一直都在琢磨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都不能!
  实话实说,万一把这位刘老大惹毛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用别的,一脚把自己踹到厕所边的下铺去,落到那个猥琐的小偷手里,可就生不如死了!而将错就错似乎也不是啥好主意,自己并不知道这二人之间到底是啥关系,一旦说得对不上号,让他看出了破绽,结果也一定很严重,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拿不定主意。
  没办法,只有尽量和刘勇保持一定的距离。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无时无刻都有一双阴沉眼睛在背后注视着,这令他倍感煎熬和恐慌,甚至连睡觉都提心吊胆,简直快要崩溃了。
  看着月光下那诡异的笑容,他感觉后脊梁一个劲冒凉风,身上顿时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思索了好一阵,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模棱两可的笑了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由于紧张,他的心砰砰乱跳,但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的异样,幸好监舍里早已鼾声四起,否则心跳声都能被刘勇听见。
  好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实在忍不住了,把眼睛欠了条缝一看,刘勇还端坐在那儿,不错眼珠儿的看着自己,这下更是紧张的不得了,生怕自己露出啥破绽,干脆把身一翻,嘴里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先睡觉吧,有啥事明天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